伟大的丫头崔崔

【楼诚衍生】【凌熏】且将荏苒换深情

照照的坑可以媲美月球表面:

Chapter 29

自那日醒来过一会儿,虽然大多数时间熏然还是昏睡着,可病情渐渐稳定了下来,继创造了三十个小时手术时长的纪录后,又上演了一场几乎可以登上社会版新闻的"爱的奇迹"。

可熏然终究还是错过了北海道的樱花,库肯霍夫的郁金香还有皮埃蒙特的雏菊,但还好,凌远知道他们未来还会有很多机会去日本去欧洲,去看花看海看云,看所有他们想一起去看的风景。

这次住院,熏然乖得像换了一个人,绝口不提警局不提工作,认真吃饭吃药休息,谨遵凌大院长的所有医嘱,可即使如此,凌远依旧守着他一刻也不离开,即使熏然抱怨医院食堂的饭菜难吃想吃它亲手熬的蔬菜粥,他也只是想方设法给他换口味,坚决不让熏然离开自己的视线。

熏然知道自己这次实在是过分了,他知道凌远一向为他高危的职业担惊受怕,可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脆弱又胆小的凌远。那些长久昏迷这的日子,那些能勉强睁开眼睛的日子,那些可以开口和他断断续续说几句话的日子,一切明明都在一点点向最为乐观的方向发展着,可凌远却始终忧心忡忡,眼底永远有沉甸甸的紧张。

其实凌远时刻绷紧着神经并非没有道理,熏然作为一名警察的强健身体自从上一次受伤就已经买下了祸患,警察本就是猝死现象频发的职业,更别提他的心脏此时根本就是一颗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引爆的炸弹,哪怕他现在正在医院养伤,也难保何时情绪出现波动使得他的心脏难以承受。 熏然不知道如何安慰凌远,只好变着花样地对着他撒娇,让凌远每天都要抱他很久,早上起来要抱,天气好要抱,午饭不好吃要抱,睡觉的时候更要一直抱着。因为熏然知道凌远所有的害怕,都会在抱住自己的那一刻稍微安心下来。

警局的领导和李爸李妈一起来探望的时候,熏然已经被允许可以每天在窗子前面小坐一会儿了,那天他正靠着凌远和他一起看马路上塞得一塌糊涂的车流,听到敲门的响声,然后就是李妈妈哽着泪花的数落。

原本凌远就没想过隐瞒李局长和李妈妈,只是他这些日子分分秒秒牵挂着的都是熏然,其余已全然不顾,所以他虽未具体和长辈们描述当时手术和术后的种种,却将熏然的身体状况一五一十说得清楚。

其实这也是熏然第一次真正了解到自己如今的情况,在凌远说完,病房里一片长久的沉默里,他伸手拉住凌远,声音很轻很平静,他说,哥,我是不是再不能做警察了。

警局领导准备了的一肚子的思想工作突然一句也说不出口,李妈妈低声的啜泣和李局长的叹息响在病房里,凌远也一时无语。

最终还是李局长开了口,他向来宠爱自己的儿子却用了最最低调的方式,他很少坐得和熏然这么近,近得可以看清楚他遗传了妻子的长长的睫毛。

"然然",他似乎很久没有这样叫过儿子了,"警官学院正缺几名教员,你是从那里毕业的,校长很希望你能去。"

领导并没有待很久,李局长和李妈妈也回了熏然家说要做些好吃的给他,病房里又只剩下了两个人。

熏然低着头摆弄自己的手指,凌远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

"熏然你......"

"哥,我不难过,真的",熏然抬起头,脸上的笑容温和又好看,"我不想你在手术台上再看见我了,我知道我只要还有一口气你都能把我抢回来,可我怕疼,我更怕自己忘了留一口气给你,你会怨我不要你了,我不想那样。"

熏然拉着凌远的白大褂让他弯腰靠近自己,伸出双臂环上他的脖子然后把自己凑到他的唇边,"其实我又自私又难缠,所以既然已经被我爱上,就什么也别想让我离开你。”

--------------------------------------------------------
宝宝一家子长辈多半都是老师,所以对这个职业执念很深
初中同学有在警官学院就读,说她的导员就是从警局调过来的
于是就给然宝宝安排进了校园,希望大家对此满意哈~
照例求建议求评论💋💋💋💋

评论

热度(269)

  1. 伟大的丫头崔崔照照 转载了此文字
  2. Nlzt照照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