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大的丫头崔崔

【楼诚衍生】【凌熏】且将荏苒换深情

照照的坑可以媲美月球表面:

Chapter 17

李熏然终于意识到自己病入膏肓了。

不是积过血的肺,不是断过的肋骨,而是乱跳的心脏。

自那天起,凌远每天晚上都会和熏然睡在一起,起初熏然并未察觉到自己的任何异样,直到某一晚,他做了一场了不得的梦。

那场梦真实得可怕,凌远的迷人的声线,柔软的嘴唇,赤裸的胸膛,以及,凌远身下的自己。他惊醒时,凌远依旧在他身边睡着,和缓的呼吸声,让熏然对下身的黏腻更加心慌起来。

这是那一晚后第三天,也是熏然没有回家的第三天。警局接到一起连续盗窃案,虽未伤及人命但财产损失之大也足以定性为极其恶劣的案件。窃贼团伙作案,手段高明,侦破起来颇为复杂,整个警队都有些焦头烂额,熏然正不知对自小宠爱自己的哥哥存了这样见不得人的心思后要如何相处,趁机打着工作的名义躲到了警局不肯回家。

凌远并不清楚熏然存了什么心思,却明显感觉到这是在躲着自己,他来不及细想其中原因为何,却被一场严重的交通事故断了思路。

距离潼城大概两小时车程的距离,有一处极好的休假胜地,每逢周末,不少潼城市民驾车出游。可原本晴朗的天气突然在周日下起了多年来罕见的大暴雨,恰逢出游市民大量返程,高速公路能见度又极低,连续二十余辆汽车追尾,几十名伤者全部送往第一医院治疗。

身为院长的凌远除了要参与受伤最为严重的几位伤者的手术,又要负责安排院里配合事故处理的行政工作,连几天不曾见面的熏然都没得空打上个电话,更别提好好照顾自己。这边所有的伤患刚刚安排妥当,就捂着胃昏倒在走廊上。

副院长才庆幸过幸好凌远没有给手机设密码的习惯,却不清楚究竟要打给谁。他戳开通讯录,正看排在第一个的"a熏然"。副院长对"李熏然"还是有很深的印象的,不必说当时被铺天盖地报导的英雄警官和凌远放在心尖上疼的弟弟,就单凭在名字前面多加了一个字母"a"让他排在第一个,他便清楚这个人是一定要第一个通知到的。

熏然故意躲着凌远,可几天来短信电话一个都没有,心里更是难受得厉害,所以看到凌远打过来的时候想也没想就按了接通。

对于凌远每一次因为他的担惊受怕,熏然终于也可以有些许感同身受了。他紧紧攥着手机,指尖发白,脑子里副院长的声音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他说凌远胃病又犯了,他说凌远正在手术室里抢救。

之前熏然只觉得他的心病了,可这一次,他觉得他的心恐怕马上就要死掉了,魂不守舍地就要向门外跑,被正走进门的明台一把拦住。

"出什么事了副队",明台第一次见他如此慌张,全无平日里的镇静。

"是...是我哥...我哥他...他出事了",熏然嘴唇都在抖,几个字说的磕磕绊绊。

"副队你在这儿等着,你是不是要去第一医院,我去开车。"

到了医院,熏然顾不得身后的明台,两条长腿跑得飞快。他拉着遇见的第一个小护士凌远在哪里,若不是良好的家教,恐怕已是吼了起来。

明台赶到手术室门口,正看见熏然扶着墙剧烈地喘息着。他背对着自己,看不到表情。

手术室的门打开,声音不大,却在安静的走廊里显得残忍异常。可出来的并不是凌远,而是主刀大夫。

"医生,我哥他..."

"胃出血",医生摘了口罩,"凌院长不是第一次出现这样的情况了,而且这次并不是很乐观。"

"副队......",明台虽担心凌远但也从未见过清瘦却一向坚强无畏的熏然红过眼眶。

熏然眼睛里蓄满了泪水,几乎下一刻就会汹涌而出。

"明台,你回去吧。帮我请假,我要在这儿等他出来。"

----------------------------------------------------
你们猜猜然宝宝会不会告白呢哈哈哈😁😁😁😁😁😁😁
你们想看的然宝宝吐了一整个世界的血会有的会有的😂😂😂😂
还不快来夸我善解人意[傲娇脸]
不过不是现在哈~
因为我的火灾现场还没用呢哼~
好像透露了什么了不起的事情😣😣😣😣😣
惯例求建议求评论💋💋💋爱你们么么哒

评论

热度(212)

  1. 伟大的丫头崔崔照照 转载了此文字
  2. Nlzt照照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