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大的丫头崔崔

【楼诚衍生】【凌熏】且将荏苒换深情

照照的坑可以媲美月球表面:

{昨天说的完结真的是说着玩的啊,我不要刀片啊啊啊,宝宝胆小你们不要吓唬我[委屈对手指]
绝!对!HE!放!心!看!
下面与医疗有关的一切都是我翻了度娘之后感觉差不多瞎编出来的哈😂😂😂
了解相关知识的宝宝们请无视我的胡说八道😂😂😂}

Chapter 27

熏然安安静静地躺在凌远怀里,像只全身沾满了血污的布娃娃。

就在熏然伸向自己的手毫无预兆地垂下去的时候,凌远觉得自己的世界似乎也塌掉了。

凌远从来没有失控过,他不知道绝望中的自己会做何反应。他以为会像电视里演的那般捶胸顿足,或者撕心裂肺地嘶吼,可他只是抱着熏然坐着,任凭心底一道又一道的防线碎裂崩塌。直到救护车一路呼啸着抵达医院,失了魂魄般的凌远被李睿一拳打醒过来。

表情木然的凌院长被向来谦和的李主任狠狠揪住衣领,第一医院从未出现过如此混乱的局面,在场的人瞬间乱了阵脚。

"凌远你想仔细了,你要是救不了他,这里还有谁能救他!?"

凌远这一生从未恨过什么人,除了他自己。

呼吸功能受损导致心脏负荷加重诱发右心衰竭。

这是凌远学生时代就烂熟于心的医学理论,临床病例更是不计其数。他早该发现的,熏然的心脏出了问题。

凌远是出了名的心肺科专家,可他想象不到熏然经历了多少的痛苦。他只记得原本最怕疼的人那双笑得亮亮的眼睛,对自己说,哥,我没事。

熏然被送到医院时候的情况太糟糕,除了凌远,哪怕是李睿都没抱有太多的希望,可是他们看着凌远,所有人都不敢绝望。

那台手术做了三十个小时,几乎是第一医院十几年来历时最久的一台手术。三十个小时后,凌远头昏眼花,两只手臂已经几乎抬不起来,在熏然终于可以被送进重症监护室的时候,瘫倒在手术台边。

凌远醒过来的时候已是第二日的下午,病房里静悄悄的,除了他一个人都没有。他看了眼窗外,天气极差,雾霾严重得像是要把整座城市活活埋葬了一般,只看着就让人觉得呼吸都是疼的。他迫不及待地想知道熏然的情况,掀开被子准备下床,李睿就走了进来。

凌远慌慌张张地向重症监护室跑,他的衣服是乱的,头发是乱的,脸上的胡茬和呼吸的节奏也是乱的。不可能的,他不会相信的。李睿刚刚说了什么来着?熏然怎么会撑不了多久?

凌远跑到重症监护室的时候,医生护士正围在熏然的床边刚刚完成了一次电击除颤。听见有人闯进来的声音,一回头,正对上凌远布满了血丝的双眼。

"院...院长,病人已经是,已经是第三次心跳骤停了。"

凌远点了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然后把所有的人请出了监护室。那三十个小时里他眼睛都不敢眨,他怎么可能会不清楚熏然的身体状况,他其实只是不愿意面对罢了。

这一身以"医生"冠名的铠甲让他这么多年来无忧亦无惧,可凌远知道自己远没有别人想象的那么伟大,他坚守着"医生"两个字应有的道义,只是为了上天眷顾,将他挽救生命所累积下的福与善换回熏然的一世安稳。可是,他的努力还是不够。

凌远从来没有这么疲惫过,他坐在椅子上一动也不想动。一个月以来,他终于可以好好看看熏然了,他居然瘦成了这个样子,一点也不好看。

凌远想说你现在这么难看把你带出国多丢咱们天朝的脸,想说你现在这么难看恐怕过海关的时候人家会拒签,想说你现在这么难看怎么好意思和我一起跟樱花自拍。

他突然想起了熏然最后对自己说的那句话,凌远觉得自己气得在发抖,你现在这么难看我都不想要你了,你不赶快睁开眼睛冲我撒娇讨好我,你怎么敢,你怎么还敢毁了我们的假期。

凌远想,熏然现在这么瘦,打起来一定不是自己的对手,他必须要趁这个机会好好教训这个失了约的人。

凌远走到熏然身边,他说你别以为你病了我就不忍心,你别以为你睡着我就不骂你。

他说,你已经毁了我们的假期。



他说,你不能再不要我了......

------------------------------------------------------
宝宝知道你们想念傻白甜的我
宝宝也想发糖给你们吃啊啊啊
但是!!今天的午饭实在是太!难!吃!了!
嘴巴不开心一个下午心情也不好所以小甜饼难产了😂😂😂
这样好不好
如果我等下实习下班回学校的路上能买到我心心念念的炒河粉
到了寝室码黄曲的小甜饼好不好呀~
别问我为什么不码【且将】
因为我没想好怎么让然宝宝醒过来啊😂😂😂
惯例求建议求评论💋💋💋

评论

热度(243)

  1. 伟大的丫头崔崔照照 转载了此文字
  2. Nlzt照照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