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大的丫头崔崔

【楼诚衍生】【凌熏】且将荏苒换深情

照照的坑可以媲美月球表面:

有在用电脑的小天使们麻烦帮我艾特下总裁哟 @笙歌慢
感谢总裁倾情奉献顾城写给谢烨的情书~

Chapter 46 


很久以后,当小班长长大了毕业了,穿上了和班导曾经一样的警服,他还会时常想起那个下午的急诊室。那副场景里面没有声音,就好像一部默片,可他总是能听见些许声响,很轻却很好听,就好像,他终于遇见了他的真正的爱人的那一刻,路边的玉兰舒展开花瓣的声音。 


可那个下午,他还是年轻又稚嫩的年纪,他看着陌生医生手上再熟悉不过的戒指,他看着班导伸出自己的手与他十指相扣,他看着两枚同样的戒指闪着同样的光,他看着医生久久深情凝视的双眼,以及班导脸上从未曾在他们的面前展现出的万分依赖,他静静地看着,然后在从未曾服过输的心中,给自己画了一个句号。 


他甚至不知道他在完结着什么,一段爱情么?他已经不太敢再说那是“爱情”了,那不是仅仅两个字那么简单,他看了看自己的肩膀,他自信承担得起很多的重量,可是于“爱情”而言,他的肩膀,依然瘦弱单薄。 


凌远主动提出送两个孩子回学校,小班长坐在车子的后排位子上,一路从后视镜里看着副驾上的熏然。广播里正放着一个热线节目,女孩子的声音像是只有初高中的年纪,她在讲她的初恋,新来的地理老师,她说今天地理老师的女朋友来学校看他,她说,她女朋友比学校的校花还漂亮。 


熏然听后浅浅地笑了笑,“这个小姑娘,真有点儿让人心疼。” 


主持人是个很有阅历的成熟女人,说话声算不得温柔,却字字句句都能印进人心里,她说你还没遇见真正他的那些年岁里,山河重重,唯有踽踽独行,她说,你要知道,只要你未曾想过后退,只要你见到真正的他,所有的问题,都会得到答案,她说那答案其实特别简单,她说那答案,就是他的名字,和他轻轻对你说一声“我爱你”。 


她说,顾城写给谢烨的情书中,曾经写过这样一句话:


 “你看着我,回答我,每走一步都有回音”,凌远把广播音量调小,用自己的声音把情话送到熏然耳边,车内的空气都像刹那间有了带着甜味的灵魂。 


熏然眼睛亮晶晶的,却没有说话,换了个频道,是一首很老很老的歌,“任时光匆匆流去我只在乎你”。邓丽君,小班长的年轻岁月里不曾痴迷过的人,却在这一刻,觉得她唱得那么动听。 


到了学校四人下车,受伤的孩子执意不肯再让凌远和熏然帮忙。熏然早些时候的怒气早已消失殆尽,此刻只剩下了满心满眼的疼爱,千叮咛万嘱咐过后才目送着两个孩子的背影慢慢地向校园里面走去。


 “好了别担心,真的没有特别严重,好好休息几天就行”,凌远帮熏然把车门拉开,“走吧,回家。” 


凌远从车头前绕到驾驶室开门坐好,手上熟练地系着安全带,眼睛却一直看向身边的熏然,“咱们今晚吃......” 


“什么”两个字还没来得及出口,就被封进了突如其来的吻里。凌远被熏然整个压过来的身子扑得向后仰了仰,稳住身子的瞬间稍微有些晃神,似乎就是这片刻的不专心让熏然有些懊恼,加了些力道在凌远的下唇上咬了一口。


 一手搭在熏然的腰间,一手解开刚刚才扣好的安全带,凌远轻笑一声,明明刚刚还在耀武扬威的小狮子身体顿了顿,下唇被整齐的牙齿松开,继而一阵柔软与湿热闯进了嘴巴里。熏然难得的主动让凌远很是受用,可狭小的空间显然让掌握主导权的人始终保持着一个极为不舒适的姿势。凌远自是舍不得熏然一直撑着身体,放在他腰间的手掌微微用力,极为怕痒的熏然“嗯”的一声,软在凌远不知何时搂在自己背上的臂弯里。凌远倾身向前,把熏然按在座椅柔软的靠背上用力地吻回吻着,他甚至觉得自己似乎有些失控,而且失控的理由近乎可笑——他搞定了一个本就不能算得上情敌的情敌。 


“今晚想吃什么,嗯?”双唇相抵,凌远的声音很小。 


“今晚?”熏然挑眉,第二次咬在凌远的下唇上,“吃你。”
------------------------------------------------------
我不会卡肉的,亲爱的们放心~~~
因为本来也没有~~~~
以及
不出意外下章完结~~~~
感谢所有看到这里的你们,真的,你们是我的小天使
照例求建议求评论💋💋💋💋💋💋

评论

热度(197)

  1. 伟大的丫头崔崔照照 转载了此文字
  2. Nlzt照照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