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大的丫头崔崔

【楼诚衍生】【凌熏】且将荏苒换深情

照照的坑可以媲美月球表面:

{活着熬过考试周的傻白甜回来了哈哈哈[明明八号还有一门专业课没考啊喂]


抱歉让然宝宝晕了这么久~~~~~但愿早上看到醒来的然宝宝会有个好心情哦~~~~~~}


Chapter 37


夜幕逐渐降临,华灯初上,病房里只点了床头一盏暗暗的灯。


凌远曾经觉得自己想要的世界很大很大,要容纳得下高山流水,要容纳得下高空的鹰深海的鱼,他也曾经觉得一个人一生的故事会很长很长,有诗有远方,还应该有勇敢的歌唱与流浪。可他现在只觉那时的自己幼稚可笑,他想要的世界只不过是一个人,他这一生的故事,也只想与一个人有关。


所以他一向自许熏然的守护者,自许只要熏然自己没有放弃就再没什么可以把他从自己身边夺走,可他从来没想过,熏然会有一天躺在病床上,是自己的缘故。


凌远握着熏然的手,看着他呼吸平稳却依旧脸色苍白地睡着仍然心有余悸。他还记得熏然昏倒在自己怀里的时候的重量,他明明那么瘦,可自己几乎要抱不住他,似乎是有千万的重量都撞进了自己的怀里。


凌远小心地亲吻着熏然的掌心,那里向来是暖的,有自己最为贪恋的温度,可现在却只剩一片冰凉,就好像他最爱熏然亮晶晶的眼睛,那里会映着自己,带着倾慕带着依赖,让他无数次沉溺失控,可那双眼睛现在闭得紧紧的。凌远突然怕熏然在做一个并不美的梦,他怕那个梦里,有自己。


熏然并没有做梦,他睁开眼睛只见一片昏暗,可医院特有的消毒水的味道提醒他似乎自己又生病了。熏然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凌远一定又担心得要命,侧了侧头,不出意外地看见床边有个熟悉的身影。房间里很暗,他看不清凌远,却感觉得到他的气息洒在自己的掌心里,温温热热的,可似乎多了些颤抖。


“哥......”熏然在心中暗暗叹了口气,一定又让凌远担心了。


“熏然你醒了,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熏然只觉握着自己的手突然紧了紧,然后又轻轻拿开。熏然本想问凌远要去哪,可没等说出口,就听见椅子挪动的轻微声响,然后是眼睛被覆盖住的温柔,和慢慢调亮的灯光。


熏然适应了灯光,抓着凌远的手从眼前移开贴在自己的脸上,眨着眼睛打量着病房的天花板,胸口规律地起伏着,就好像刚刚只是睡了一觉一样。


“哥”,熏然扭头去看坐到了床边的凌远,“我怎么又进医院了?”


“没事,别想了,醒了就好,饿不饿,想不想吃东西?”


熏然只觉凌远的脸色并不好,虽然一直挂着专属于自己的深情,可似乎下面又掩着些什么。熏然用力回想,对了,好像是凌远出差提前回家,然后......


凌远看着熏然的眉头越皱越紧,生怕他想起事情原委又激动起来,连忙把人捞进自己的怀里,甚至连动作都多了几分慌张,“好了好了,什么事情都没有,咱们不想了啊。”


熏然闭着眼睛枕在凌远的肩窝里,回忆已经沿着线索回去了不久前的下午,身子不禁抖了抖。


“怎么了?还难受么?都是哥不好,你千万别着急。”凌远换了个姿势让熏然倚在自己身上,一手揽着他的身子一手在他胸前一下一下顺着。


“哥我再不瞒你了,你不要不理我好不好”,熏然突然伸出手臂,转过身子牢牢抱住凌远,就好像怕他随时会离开一样,“你可以数落我可以凶我甚至可以骂我,可是你不要不理我好不好?你再不理我,我就...就再病发一次给你看。”


凌远听着怀里闷闷的声音一点点染上平日里撒娇的口吻终于慢慢放下心来,“我哪里还舍得再不理你”,凌远又气又笑地叹着,“你呀,就知道让我心疼。”


熏然动了动身子扭过头望向凌远的时候,虽然身上还是没有什么力气,可是眼睛里已经开始一点点装进了往日里的神采。


“哥。”


“嗯?”


“哥。”


“怎么了?”


熏然也不答话,傻笑了两声闭起眼睛。凌远看着熏然冲着自己撅起的嘴巴,毫不犹豫地吻了下去。


------------------------------------------------


幸好当初写了详细的文案,停更这么久差点忘记后面想写什么来着......


不仅脑容量越来越低,自我调节水平也越来越差,码文码得像答论述题宝宝也是只想狗带啊啊啊


我真的会努力调整的呀,不要抛弃我呀好不好~~~~~


照例求建议求评论~~~~~~么么哒(*  ̄3)(ε ̄ *)

评论

热度(260)

  1. 伟大的丫头崔崔照照 转载了此文字
  2. Nlzt照照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