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大的丫头崔崔

【楼诚衍生】【凌熏】且将荏苒换深情

照照的坑可以媲美月球表面:

Chapter 23

这一年的冬天恐怕会格外的冷,即便只是初冬,也比往年的气温低了很多。

李熏然似乎感冒了,并无什么严重的病症,只是咳嗽得厉害。

凌远把自己的唇贴到熏然的额头,还好不烧,所以只拿了止咳的药出来给他吃。

熏然看着粘稠且黑乎乎的半膏状物体心里老大不愿意,说明书上写着"味甘",可离着老远就能闻见它惹人厌恶的味道。

"快喝,不然今天不用上班了",凌远知道拿这话吓唬他最有用,即便他不喝,警局若真有命令一个电话打过来他也定是拦不得的,却不曾想,熏然居然真的怕这话怕得厉害。

"等下我送你去警局,晚上如果都正常下班的话乖乖等我接你。"

"嗯嗯,行",熏然喝了药,小脸皱得死紧,唇齿间满是又苦又涩的药味。

凌远中午刚到食堂,就接到了熏然的电话,这个时间,似乎比往日都早了一些。

"熏然",凌远的声音从听筒里面传来,熏然觉得再不会有谁可以把他的名字叫得那么好听。

"哥",开口便是撒娇,"我生病了,你下班了快回来陪我好不好?"

"嗯?怎么回事?"凌远一听就着急了,早上的时候熏然就咳得严重,今天明明不该让他去工作,"你已经在家里了么?是不是感冒严重了?你等我马上回去。"

"不用不用",熏然只是想听他说话而并没有什么大碍,更何况他人已经在家里休息了,"我就是咳嗽,连个头疼脑热都没有。就是上午曼丽说什么也不让我在局里待着,说是会传染给大家,就把我赶回来了。"

"那好,你在家好好休息,我下了班就回去。嗓子是不是疼了,家里还有我昨天买的柚子你多吃点能缓解下。中午好好吃饭,不能吃辣听见没,吃完饭把我早上让你吃的药再吃一遍。下午别玩电脑看电视了,多睡一会儿,你就是太忙了睡眠不足免疫力才下降的。"

"知道了知道了,凌大院长你可真啰嗦",熏然听他讲了一大堆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打住,心想着再怎么想听见你的声音听这些也够了。

"小没良心的,我这都是为了谁呀,还说我啰嗦",凌远也不恼,知道他并非真的不耐烦,又嘱咐了两句之后被熏然催着赶快去吃饭也就挂了电话。

熏然怀疑自己可能是真的病了,脑子昏昏沉沉一个劲儿想睡觉,却怎么也睡不安稳。

不知道第几次惊醒过来,天色已经有点暗了。残阳斜斜地照进屋子,熏然只觉这景象忧伤得厉害,连胸口都跟着闷的难受。

钥匙开门的声音把他吓了一跳,意识到是凌远回来了,熏然掀了被子就下了床。凌远打开房门,屋子里光线昏暗,窗外的夕阳像是被谁撞洒掉的红酒,熏然只穿着单薄的睡衣光脚站在卧室门口,整个人显得孤单又落寞。

凌远把手里刚从超市买回来的两袋食材随手放在地上,几步跨过去把人横抱起来,也不说话,直接抱到床上,拿被子裹好。

"我回来晚了,是不是等急了?"嘴唇摩挲着熏然的额头,凌远心里狠狠地疼了一下。

熏然不吱声,摇摇小脑袋然后使劲向他怀里钻,直到身边都是凌远的味道才缩着身子不再乱动。凌远坐在床上静静搂着他,逐渐听到怀里的呼吸声越拉越长,低头看去,熏然已经趴在自己怀里睡了过去。

把人轻轻地平放到床上躺好,看了看药瓶里面的剩余药量确定熏然中午确实有吃药而且并没有发烧的迹象,凌远掖了掖被角,才放心到厨房去做晚饭。

水龙头打开,水流浇到正准备洗的青菜上,发出不小的声响。凌远正仔细地准备着晚饭,他并不知道房间里的熏然又一次惊醒,捂着胸口喘得厉害。

--------------------------------------------------
再说一次,我!是!亲!妈!
下章正式解锁睡眠呼吸障碍(是这个名字吧)
快来告诉我你们还爱我!!!
不然我今晚把剩下的段子都发出去hing~
照例求建议求评论💋💋💋💋💋

评论

热度(232)

  1. 伟大的丫头崔崔照照 转载了此文字
  2. Nlzt照照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