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大的丫头崔崔

【楼诚衍生】【凌熏】且将荏苒换深情

照照的坑可以媲美月球表面:

 @素白染 开学第一周总是兵荒马乱,不愿将我生活中的种种忙乱掺进送给你的礼物中,又正巧想到了你要的“永不分离”,于是这就码了生贺给你~~~~提前祝染染生日快乐,和想爱的以及爱着的人永不分离哟~~~~~








Chapter 44




李睿推门走进办公室时,一眼就看见了凌远无名指上的戒指。




其实很多时候李睿都会困惑,他一向觉得自己和眼前人熟识已久,却又从未完完整整地看清他。凌远似乎有很多很多张面具,就藏在他触手可及的地方,面对患者,面对他们的家属,面对整座医院里上上下下的同事,甚至面对市局领导,面对舆论与媒体,应该笑的时候绝对不会皱着眉头,需要一副严肃的面孔时,又随时可以板起脸来。




凌远人前事后无可挑剔,可李睿总是暗暗地担心,又不知道自己在担心些什么,直到他看见了那枚戒指。




李睿并不知道有多少人看到了那枚戒指,或许根本没有人注意到,那枚戒指似乎并非刚刚才出现在凌远的无名指上,反而是好像已经存在了很久,久到所有人都觉得那样理所应当。




“你戳在门口做什么?我这里用不着门神。”




李睿在心里冲着凌远翻了个大大的白眼,难得感怀一次竟是不得善终,“凌大院长什么时候结的婚也没请大家喝顿喜酒”,关了门歪在沙发上丝毫没有工作时的正经模样,“是金屋藏娇,还是丑媳妇见不得人?”




凌远抬头斜了他一眼,继续把目光收回到手里的文件上,“我这儿可正和熏然视频呢,你确定刚才的话不收回去?”




“什么?!”李睿一下子从沙发上弹起来冲到凌远的电脑屏幕前,看到电源键上根本没有亮起来的显示灯才知道自己上了当。他也不恼,扔了一句“无聊”,又回到沙发上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坐好,“我说凌大院长,这么有成就感的事情真的不想分享一下?”




“不想”,这次凌远连头都没有抬,“分享了你还能学到不成?”




“你俩那水到渠成顺其自然天作之合的,谁能学得来”,李睿冷哼一声,可是好奇心却依旧没有消褪,“不过,凌大院长怎么突然想起来求婚了,出现情敌了?”




李睿本是随口一说,不料凌远正在文件上签字的手突然一顿,随之最后一笔拉的老长。




“不会吧?真让我猜着了?”




凌远合上文件放到一边,“情敌倒还算不上,不过是个孩子”,伸手按了按太阳穴,也不知是因为文件还是情敌烦恼。




“还是上次跟来医院献殷勤的那个?”李睿起身凑到凌远办公桌前,支着下颌看他,“不是不久前还不放在心上吗,这会儿就被威胁到了?”




“他也得有那个本事”,凌远瞥一眼李睿那副幸灾乐祸的表情完全懒得理他,“熏然因为这事心情不好,我怕他愁坏了身体。”




“要我说啊,你早该这样了”,李睿直起身子把手插进口袋里,“你放心自己放心熏然,可是你拦不住警校里的小娃娃整天热情似火地围着他啊。”




看凌远没有出声,李睿继续说道,“警校的孩子嘛,多少有些傲气又不服输,没准儿只见戒指不见人也未必会死心呢。”




凌远整个人靠在椅背上,心里慢慢有了主意,他无意炫耀抑或是宣告什么,只是他一直记得熏然那声叹息,浅浅的,却重重地落在了他的心上。凌远从不怀疑这个世界上会有什么能将自己与熏然分开,即便是生死。他们都见惯了死亡,甚至曾经触碰过它冰凉的衣摆,凌远不是没想过万一,他反而想过很多很多次,多到他已经不再害怕任何意外,多到他下一刻就可以毫不犹豫地跟着熏然去到另外一个世界。




这就是永不分离么?明明看起来有些疼有些残忍,可是对于他和熏然,又是那么理所应当。




凌远冲着李睿笑笑,刚想说些什么一个小护士敲门进来。




“院长,李警官现在正在楼下急诊室呢。”




------------------------------------




完结倒计时




照例求建议求评论~~~




再一次预祝染染生日快乐哟~~~





评论

热度(211)

  1. 伟大的丫头崔崔照照 转载了此文字
  2. Nlzt照照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