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大的丫头崔崔

【楼诚衍生】【凌熏】且将荏苒换深情

照照的坑可以媲美月球表面:

{昨天刷首页刷的有点方,码完也没太敢放上来就拖到了今天😂😂😂
到爱的距离只看过剧情介绍,他来了只看了然宝宝cut,所以!!!OOC!OOC!OOC!
原剧原著党慎入!!若有任何不妥请告知,求不撕!!!!}

Chapter 9

因为熏然这一次受伤使得肺部受损严重,直到他清醒过来的第七天,才换到了普通病房。这一次,凌大院长稍稍动用了些私权,给熏然准备了一间向阳的病房。

熏然已经可以不借助氧气面罩进行呼吸了,摘下面罩那一刻,凌远第一次真真切切地看清了长大后的李熏然的模样。或许是过去的二十年间熏然一次又一次出现在梦里,或许是近来几天他的视线始终牢牢锁定在熏然身上,凌远竟是觉得熏然并未有太大的改变,尤其是那一双眼睛,满是雨后初晴般的潋滟水光。

尽管凌大院长每天都有忙不完的工作,却从来不会忘记清晨的时候先到熏然的病房来瞧一瞧。若熏然醒着,他就会到窗前把窗帘拉开,让阳光洒进来把病房照得暖洋洋的,他还记得那天熏然侧过脸迎向窗外时被阳光映得几乎看不清的表情,模糊,却是微笑着的。

“早安,熏然”,凌远总会一边把病床调成最有利于减缓肺部压力的角度再扶熏然躺好,一边和他道一声早。而熏然也会回应他,声音低低的,好听得不得了。

可是,自打熏然醒过来后,却再没有叫过一声“凌远哥哥”。

若不是熏然已经彻底脱离了危险,凌远是怎么也不会允许自己有丝毫怀念那几日在重症监护室的时光的。那几日的熏然似乎还是二十年前那般如一只幼鹿,会喊疼,会叫自己"凌远哥哥"。可他忽略了,如今的熏然已然成为了一只无所畏惧的小狮子,清醒着的时候尽管依旧怕疼,却是学会了紧咬着下唇一声不吭。

凌远叹了口气走到病床跟前,帮着想咳嗽却强忍着不敢咳嗽的熏然慢慢顺气。血气胸病人在恢复期间最怕的就是不断的咳嗽,更不必说熏然身上还有断掉的肋骨和腹部的伤口,咳起来难免又是疼得天昏地暗。

"要不要喝点儿水",凌远虽是这么问,却早已将床头放着的温水端过来熏然的唇边。

熏然盯着凌远握着玻璃杯的指甲修剪得极为平整的手指愣了好一会儿,才就着凌远的姿势喝了两口,其实他吞咽东西的时候也不好受,却怎么也不愿意拂了凌远的一片好意。

"远哥,我没事了,你忙去吧不用在这儿照顾我",熏然坐在病床上,可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跟着凌远在他病房里忙来忙去的身影一个劲儿地转,他知道凌远这个大院长每天都有忙不完的工作,所以每每本应是他的休息时间他却出现在自己病房里的时候,明明是很想见到他的心情却立刻就会被满满的愧疚取代。

"我今天不忙,你一个人也无聊,我在这儿多陪你一会儿",凌远把杯子里重新装好温开水放在床头,给熏然掖了掖被角,才在床边的椅子上坐好。

凌远也不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熏然,他很想知道熏然穿上警服的样子,定是像一株挺拔的小白杨,坚毅又勇敢。熏然不知他在想什么,却被他的目光灼得脸上发烫。熏然心里暗骂自己没出息,连罪犯的枪口都毫不畏惧,却偏偏怎么也不敢去看凌远的眼睛。

凌远看出了他的窘迫,笑说他害羞的模样真是一点都没变,没想到竟惹的一直向窗外瞟的小人儿侧过头瞪了自己一眼,只可惜在凌大院长的看来,这一眼气势没多少,倒是更像气急败坏时候无意识的撒娇。

"好了,不逗你",凌远总是将分寸拿捏得恰到好处,更何况熏然刚刚甩过来的小眼神已是让心情大好,"今天李阿姨中午不过来,你想吃什么,我等下去给你打饭。"

"医院的食堂能有什么好吃的,我不想吃",一提到吃饭,熏然的小脸又哭丧了起来,其实也并非他口味挑剔,警察这工作哪容得他对食物挑三拣四,能填饱肚子怎么都好,只是如今吃饭时的每一口都免不了牵扯这一身的伤口,一顿饭下来简直就是受刑。

"不吃?"凌远起身,俯身凑近熏然眼前,脸上还挂着微笑,却让熏然看得向枕头里缩了缩,"不吃也行"凌远突然站起身理了理身上干净的白大褂。

"真的?"熏然诧异他居然这么就答应了。

"不吃饭就不能吃药,不吃药你就好不了,好不了,就别想我放你去工作",凌远勾起唇角,意料中看见熏然撅起的嘴巴。

凌远看着窗外似乎要下雨的阴沉,却依然觉得今天真是有个好天气。

-----------------------------------------------------------------
继续发糖~~~~~~
想让然宝宝住到凌大院长家,不过没想好理由😂😂😂
求建议求评论~~~~~
每次点梗并没有太多人玩,这次就不点了,有什么想看的就直接留言吧~~~能写的我尽量写💋

评论

热度(243)

  1. 伟大的丫头崔崔照照 转载了此文字
  2. Nlzt照照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