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大的丫头崔崔

【楼诚衍生】【凌熏】且将荏苒换深情

照照的坑可以媲美月球表面:

{等然宝宝这口血等了很久了吧,今天就满足你们}

Chapter 26

李睿路过院长办公室,正看见凌远站在窗前,穿着白大褂背影被早晨的阳光镶了一圈极为好看的光晕。他走进去拍了拍凌远的肩膀,凌远回身看他,疲惫的脸上笑得尽是勉强。

"怎么了?小李警官的案子还没破?"

凌远没说话,只是点了点头,他在那日熏然说要和他一起去日本后已经把两个人度假的安排计划得妥妥当当,可直到现在,他已经有近一整个月没有见到熏然了,甚至连通电话的时间都短得可怜。

李睿是为数不多亲眼见识过两个人间炙热浓烈的感情的人,他始终记得那天的大火,和他们两个冲进火场里的绝然的身影。而同为医务工作者,他懂得凌远心头的担忧,他们见过太多经历了或天灾或人祸的病患,他们见过太多身体上和心灵上的伤痛,他们小心翼翼地照顾着自己身边的人生怕在手术台上看见一张熟悉的脸,可那个占据了凌远几乎全部世界的人,却每一次都走在刀尖上走在悬崖边。

李睿从心里敬佩凌远,他从来没有因为自己的忧心忡忡去捆绑去束缚李熏然,他总是骄傲又坚定地站在他身后,像一个守护神,就如同李熏然护着这座城一样。

当第一医院接到电话的时候,熏然已经翻进凶手企图逃跑所驾驶的车里。这辆汽车在躲避警方追捕过程中多次受到撞击,此时已经接近失控,且尚未离开市区,伤及无辜路人的可能极大。熏然此时已经顾不上凶手身型壮硕,手臂几乎有自己的两倍粗上面还有丑陋的伤痕蜿蜒着直达手腕,他只能用尽全身的力气和凶手争抢着方向盘。汽车驾驶室本就狭小,已经埋了无数伤痛的身体在一次次剧烈的颠簸中几乎要被甩出去。在两个人的争抢下汽车如同疯了般横冲直撞,熏然死死地抓着方向盘,拼了命不让它伤及路人,直到他们终于把车开到了荒无人烟的市郊。

熏然除了枪法,车技也是不赖,找准了机会猛打方向盘,几乎快要报废掉的车子终于向着凶手所在的方向侧翻过去。

几声巨响后是玻璃碎掉的声音和车门在柏油马路上摩擦的声音,熏然庆幸凶手抢了辆质量极好的车,不至于让两个人在撞击中丧了命。

熏然不知道自己如何挣扎着把自己和凶手两个人从驾驶室里弄了出来,他感觉不到自己的大脑是否在支配着身体,可他确实把刚刚在事故里撞伤
了头,血流了满脸还在挣扎的凶手死死按在身下。

汽油从油箱中漏出来,滴滴答答敲在地面上,熏然听得见却没有多余的力气跑开。他突然想起来那天和凌远打过的那通电话,凌远说,熏然,日本的行程我都计划好了,等你结案我们就去好好度一个假。

凌远从还没停稳的救护车上跳下来和警队的人一起冲过去,他看到熏然制伏着凶手,他以为熏然见了自己会说,哥,你看,我终于抓到他了,我们可以去度假了。

可熏然没有,他说,快跑,车要爆炸。

凌远揽着熏然的腰带着他和其他人一起向远处跑,很快,一声巨响便响在了身后。带着巨大冲击力的热浪把几乎所有的人扑倒在地,凌远把熏然死死护在怀里,庆幸他们跑出了足够安全的距离。

"熏然,还好么?"等爆炸完全结束,凌远才放松了紧紧抱着他的手臂,他爬起身子,只觉被熏然靠过的肩头一片湿热。

凌远见过太多次的血,鲜红的暗红的,流淌着的凝固了的。他也见过熏然的血,在手术台上。那次他的手虽然颤抖过,但终究可以为熏然做些什么。这一次,凌远觉得自己似乎回去了儿时那个夜晚,那晚熏然高烧,那晚熏然不停地哭喊着"凌远哥哥",可他什么都做不了。

凌远看着熏然嘴里不停涌出来的血染红了胸前的衣服,薄薄的衣料贴在他的身体上,勾勒出他单薄的胸膛。他似乎想说话,可刚一张嘴就有更多的血从嘴里溢出来。红色的液体顺着他的嘴角一路蜿蜒向下,在地面上积出一整滩的血泊,凌远看着他,整个人一动不敢动,眼泪却像不受控制般砸下来,溶进熏然胸口的鲜血里瞬间消失不见。

熏然面色呈一片死气的灰白色,眼睛勉强地半睁着,手却费力地伸向凌远。他开口叫了一声"哥",血就又不受控制顺着嘴角和侧颈淌下来。

"哥"


"对不起"


"我"


"好像"


"毁了"


"我们的"


"假期"



为了不肯失约,连伤都不敢痛。

可是,很抱歉,我或许不得不要失约了。

---------------------------------------------------
从十四五章就被大家催着的这口血终于是吐出来了😂😂
我要是说就这么完结了应该会被大家打死吧😂😂
照例求建议求评论
好想知道大家不再催吐血梗之后会说些啥~
千万别不理我了啊,不理我我就在这儿完结hing~
就是这么傲娇!!!

评论

热度(285)

  1. 伟大的丫头崔崔照照 转载了此文字
  2. Nlzt照照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