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大的丫头崔崔

【亲爱的左凌右李】

是花花啊:

「别让别人的错,惩罚自己,反复嚼痛,不用遗忘,不用闪躲,一生之中,那未知的曲折和寂寞,让人胆却,让人折磨,用时光的手,将未知的过程换来结果」


-----------------------


第29更  终有值得紧握


 


第一医院大门


 


李熏然今天不仅穿了上次和简瑶一起去买的红色大衣,还乖乖围上了一圈围脖,衬得脸上的皮肤雪白,虽然主要还是因为身体尚还有些虚弱的缘故,凌远一手拥着他,一手提着包,天空还是蓝的,草木还是绿的,风雨过去了,只剩美好的现实... ...以及那些,还藏在现实里等着他们去面对的当下。


 


“凌远,回家之前先去给我买蓝莓酸奶吧”


“以后不用去买,每天会有人送家里去”


“你办了他们的卡?”


“对,办了十年”


“十年?mua~ 我爱死你了”


“早知道酸奶就能让你亲我,当初干嘛给你灌那么醉呢...”


“你说什么?”


“没什么,你看爸的车来了,咱们快走”


“哦好”


 


李局长看凌远最近也累坏了,就让他今天别开车,自己过来接他们一块儿回家,简瑶知道了也嚷着要跟李局来一起接他们,心想顺便去蹭个饭什么的,薄靳言去国外出差一周,这几天快把她给无聊死了,车到了医院门口停下后,她就迫不及待摇下了车窗,寻觅着那两个人的身影,找到目标人物后,就语带热情地喊着:“熏然凌远,这边这边,快上车”


 


凌远小心护着他上了车,自己再上去,两人坐在后排,听着简瑶和李父左一句右一句地询问,凌远慢慢地解释着熏然现在的大致情况,让他们放心,一路上简瑶还是时不时转过头去跟他们说话,像个小话唠:“诶熏然,你今天穿这身就是咱两上次去商场的时候买的吧,我说这么搭配好看吧,你让凌远说说,我挑得怎么样?”


“嗯,简瑶眼光是不错,红色看起来人也精神” 看着简瑶一副你快夸我的样子,凌远立即说道。


听到了认可,心里就美滋滋的了:“是吧,我就说好看吧,不过颜色是他自己要的,款式是我帮他挑的”


“是吗,挺好的,那下次我陪你再去买几件”熏然很少会自己选颜色鲜艳的衣服,听简瑶说颜色是他自己要的,凌远想着也许是跟这次生病有关系吧,以后这孩子可能都不怎么喜欢暗沉的色调了。


熏然无奈地看他们两人一来二去说着自己的穿着,只笑着点头附和,车速逐渐缓慢起来,前面大小车辆长长的一排,像是堵上了,才偏头跟凌远说:“你给妈打个电话吧,咱们可能要晚点才到家了,免得她担心”


凌远马上拿出电话来,跟李妈妈说明了情况,挂了电话又告诉熏然,妈正打算下楼再去买几样他爱吃的,正想着怕时间不够,知道他们晚些才到家,那现在就出去买。


 


近半个小时才恢复了正常的路况,凌远在车上就给熏然服了餐前的药,然后让他靠在自己肩膀上休息,近段时间仍是需要特别注意的,药必须得按点吃,生活作息都要规律起来才行。


 


进了小区,李局长让他们下了车先上楼去,自己把车停了再上楼。


 


三个人在等电梯的时候,有一个老伯在离他们不远处站着,也在等着电梯下来,李熏然注意到他头上冒着汗,呼吸很沉重,出于关心开口问了句是不是身体哪里不舒服,就见那人突然捂着胸口倒在地上。


这一系列的症状凌远和简瑶也看在眼里,凌远让他们两人站在旁边先别过去,自己上前看了看。


“凌远,他是不是心脏病发作了? 我的药可以给他吃吗?” 这些症状对现在的李熏然来说,十分眼熟,他说的没错,凌远也很快确定了症状,就让他们过来,一起把老人扶到了旁边的石椅上坐下,见意识还清楚,凌远就问他是住在几楼几户,家里人在不在,同时连贯地帮他揉按了几个部位,但尚不能确定老人家的具体情况,决不能随意用药的,正跟熏然解释着。


这时候电梯里出来两个中年人,看到老人的状况,惊呼了一声就急得在旁边大呼小叫,看样子应该是病人的家属了。


 


“请问你们是老人家的什么人?”凌远先出口问道。


听到询问,两人才回过神来,赶紧走到老人身边去,那位男士却反问道:“你们又是什么人?我爸他怎么了?”


怕发生什么误会,熏然就帮着解释:“我们也是楼上的住户,刚巧碰上了这位老人家发病,刚刚问你们的人是医生,不过他不是心血管科的,如果你们是他的亲属,赶紧打120吧”


听了李熏然的话才弄清了情况,他们马上拨打了急救电话,然后年轻一点的女士说他们是老人的子女,两年前父亲做了心脏移植手术,恢复得一直不错,完全没想到会突然发病,说完就给老人家服下了他常用的药。


 


心脏移植...两年...病发... 李熏然把这几个词反复在脑海里过了一遍,然后拉着凌远问道:“才两年?”


凌远也没想到,会遇上这么巧的事,可他明白熏然此刻在担心什么,只是平静地说:“不奇怪,因患者不同的体质差异,术后恢复情况有好有坏,尤其是老年人,自身免疫力和抵抗力都比年轻人差,出现排斥的几率相对的高,不过我刚测他的脉搏和心率,应该是走路太急了,过激过猛的运动本身就是大忌” 说完又告诉那两个人在救护车来之前,要不停的帮老人揉按哪些位置帮他顺气,千万别平躺。


 


听到凌远这么说,心中的隐忧也淡开来,不过看到那个老伯发病的模样,李熏然还是有些不自在,他紧握住凌远的手说道:“他没什么大问题的话,那我们就回去吧,救护车应该很快就会到的吧?”


凌远再看了看那位病患,说:“我也不能确定,他的病史我毕竟不清楚,能做的只有这些了” 


简瑶挽着熏然的另一边说:“走吧走吧,我快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那要不然,我们跟他们一起等救护车来了再说?” 熏然还是有些担心那个人。
凌远摇摇头说:“不了解具体病史,就算是医生,能做的也只是有限的常规急救措施,这个时候让他的家人陪着他,比我在场更有用,咱们走吧”


熏然这才点点头,跟着凌远他们进了电梯。


回到家中才发现,李妈妈都还没回来,简瑶陪熏然先进去在沙发上坐下,凌远在门口放好东西后,李局长后脚也进了门,凌远想了想冲他说:“爸,妈还没回来呢,这会儿应该也快到家了,门就先开着吧”


见李局长应了声好,才走到沙发旁边说:“熏然,先去洗手,以后要记得,从外面回来第一件事就是洗手,现在要特别注意卫生知道吗,来”


“好~记住了凌院长,对了,怎么没看见周阿姨啊?”从进门到现在也没看见周阿姨,也没听见孩子的声响。


凌远笑了起来,然后牵住他的手往洗手间那边走,李熏然这才注意到家里有什么地方变了样,忽然睁大眼睛问:“我们家楼梯呢?”


“李警官的洞察力变差了,进门这么久才发现自己家里楼梯不见了?”凌远一边给他搓手,一边逗他。


 


简瑶听到也跑过去看了看,然后跟李熏然一样睁大了眼睛:“电梯?太夸张了吧...”她也是好久没来过了。


 


李局长和熏然妈妈刚看到的时候,也跟他们一样,不过现在算是习惯了吧,惊讶过去了,现在正一脸淡定地从他们身边走过,去到厨房。


 


擦干净了手,李熏然不可置信地走到简瑶身边,看到原本的楼梯变成了直升直降的电梯,里面是透明的,跟家里的风格搭在一起竟毫无违和感,又一次睁大了眼睛。


凌远看着这一高一矮两只米老鼠,正保持着惊叹状站在原地,笑着说:“周阿姨和希尧在上面,现在两层楼之间被隔断了,不过电梯口和两层楼的每间房都有安对讲” 经过上次的意外,凌远就想着要把楼梯改一改,但不管改成什么样,他都觉得碍眼,最后想到电调这个额方案,才终于满意了。


简瑶默默地想着‘我回家跟薄靳言也说说?不过我想他应该不会喜欢在家里等电梯的感觉...’


 


三个人正打算一起上楼去看看希尧,就听见了关门声,和李妈妈的自言自语:“哎真是可怜,没等到120来就断气了,真是的...”


听到这句没头没尾的话,李熏然最先反应过来,走上前去问:“妈你回来了,你刚刚在说什么?”


“哎呀,你突然钻出来吓死我了,你们回来啦” 一时沉浸在刚刚的画面,突然听到人说话,还真是吓了一跳。


凌远也听见了,急忙走到熏然身边说:“看你把咱妈吓得,妈,我们也是刚回来,爸在厨房不知道忙什么,您先去帮爸看看吧”


李母刚才在楼下刚好看见120的车停在门口,就上前多看了两眼,但并不知道具体什么情况,只是听那一男一女对着担架上的人哭喊,自己的父亲没等到救护车来就丢下他们走了之类的话,所以也没想太多,一边往厨房走一边继续答着熏然的话:“楼下一个老头不知道什么病,家里人叫了救护车,还没等到车来,人就不行了,哎...真是作孽”


 


听了母亲的话,李熏然愣了一下,继而突然觉得有些心慌,身体往后踉跄了一步,凌远和简瑶赶忙扶住他,凌远见他这个样子有些担心:“熏然,别对号入座”


“熏然,那个老伯跟你的情况不一样,凌远是医生,刚才不是跟你说的很清楚吗,你要相信他”简瑶也赶紧补充的说。


 


之前在医院的时候,凌远就跟他说过术后存活时间的问题,也给他看过不少真实的案例,实际上做过心脏移植手术的人,最关心的问题是同一个,就是他们还能活多久,临床的成功案例再多,可李熏然并没有真实的接触过,凌远的宽慰再合理,可他刚刚亲眼看到了那个活生生的案例,那个跟自己做过同样手术的人,刚才还跟他们说话的,现在就已经...死了?


 


经由情绪的牵引,李熏然觉得自己的心跳越来越快,甚至身旁的凌远和简瑶都开始有些模糊起来,呼吸立马变得有些急促,下意识拉了拉衣领和围巾。


凌远一言不发地把人打横抱起来,放他在沙发上坐好,再让他侧躺在自己怀里,先从熏然的大衣口袋摸出了应急药品,放了一颗在他嘴里含着,再把他的围巾取下来。


“熏然听我的话,先放松,别人是别人,你是你,告诉我,现在感到有哪些不适?”凌远一边跟他说话安抚情绪,一边把手伸进他的大衣里摸着心脏的位置,一阵快速的心跳就传到了他手上。


简瑶只是蹲在地上紧握着熏然的手,除此之外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接着就听见熏然低声说着自己没事。


可看他突然间这么虚弱的样子,怎么可能是没事,焦急地说:“熏然,你快告诉凌远,现在感觉怎么样,别撑着”


看清凌远和简瑶焦眉苦脸的模样,李熏然才又说:“心跳很快...头晕...”


 


“好熏然,把眼睛闭上,慢慢地深呼吸,想想希尧,想想我,想想简瑶,不管想谁都好,暂时别去想刚才的事,你是情绪受了影响,不是身体本身出现问题,先冷静下来,我知道你能做到我说的” 


李熏然听到凌远那像大提琴一样低沉的声音,在空气中振动,再传导成声波一个字一个字的进到了耳朵里,然后几乎是本能地照他说的做了。


 


现在身边没有听诊器,凌远只有通过李熏然的心跳和脉搏计算着他的心率,还好,之前的症状很快退去了,心率慢慢也恢复到了正常,李熏然的父母也早已从厨房出来,担心的看着这一切,李妈妈才意识到刚才自己好像说错了话,也有些自责起来。


“这样,你们先吃饭,我先带熏然上楼去休息一会儿,待会儿我会让周阿姨把吃的拿上去,先让他静一静”凌远见大家还是愁眉苦脸的样子,又说:“他已经没事了,你们别担心,我会跟他好好说的” 然后紧握着熏然的肩膀,抱起他就起身往电梯那边走去。


 


听了凌远的话,简瑶和熏然父母都应声点了点头,他们看着那个不知是第几次把熏然抱在怀里的背影,叫人无比的信任,和心疼。


---------------------------


 「一生之中,那未知的幸福和富有,别怕期待,别怕拥有,用自己的手,将未知的过程换来结果,爱,看似容易,若无勇气,终将褪去,若你愿意,我陪你过去,过去...」

评论

热度(85)

  1. 伟大的丫头崔崔是花花啊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