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大的丫头崔崔

【亲爱的左凌右李】

是花花啊:

知不知道用吸管插酸奶,插到自己的虎口是什么体验  ಥ_ಥ


----------------------


第14更  希之所寄 尧尧可闻


经过多科室的联合抢救以后,李熏然奇迹般的死里逃生,病情终于开始稳定下来,离开重病监护室后,很快就被转到了第一医院继续后面的治疗,凌远也昼夜不停的忙碌起来。


 


院长办公室


“院长您看,这里是当初的撕裂伤,虽然还未完全恢复,但用药后疼痛的情况已经得到明显缓解,现在麻烦的是骨折区域,由于部位特殊愈合时间会比较慢,治疗加上复健至少得两个多月以后,才能看到显著效果”


骨科主任也是李熏然的主治之一,这是他关于李熏然的最新病情汇报。


凌远看着片子点了点头:“那么以他现在恢复的程度来看,会留下后遗症的几率是多少?”


目前李熏然盆骨的伤是他最担心的,在好转前无法下床活动,暂时也不能坐轮椅,怕椎体再受压会影响骨质的恢复。


“这个您放心,当初他的复位手术很成功,只要接下来的治疗积极配合,绝对不会有任何后遗症” 为了治好凌院长的爱人,主任也是不遗余力地在调整方案了。


凌远听完又点了点头说道:“好”


......................


 


前天,韦天舒就背着凌远给熏然喂了两块儿糖醋小排,说本来是不给吃的,可李熏然竟然梨花带雨向他列举出了十八条自己再不吃肉就可能会病情加重的理由,简直我见犹怜,结果一个下午,李熏然吐了三次,全是胆汁。


凌远甚是寒心的给财务打了个电话:“我是凌远,扣掉韦天舒百分之十八的年终奖金,就这样”


把韦天舒肠子都给悔青了,现在还没红回来。。。。。


 


今天简瑶做了几样小菜,等到了午饭时间,就带着饭菜过来了,李熏然开始听着菜名儿口水直流,“龙凤茄子、糖醋鱼笋、东坡灼玉菇... ...”


但他现在躺在被摇起45度的床上,眼巴巴看着简瑶把饭盒一个个打开,好不容易伸着脖子看到了,绝望的摇着头:“瑶瑶,你真的很不会给菜取名字...”


简瑶暼了他两眼,笑了笑 “等凌远说你可以吃肉了,我再给你做真正的吧”


李熏然听完把头偏过去望着站在床边的人,使了个眼色过去:“你快说我可以吃”


“当然可以吃,只要你能保证不反胃,我现在就回家给你做去”,凌远目光含笑地回答他。


床上的人眨巴了两眼,然后转头过去看着简瑶,特别由衷地说了:“其实吃素也挺好的”


简瑶噗嗤一笑,拿起勺子一口饭一口菜的喂了起来。


 


看他安分吃着饭,凌远心里也踏实了些,忙了一上午,一有空就想过来看看他,可刚收了几个出车祸的,需要马上做手术,又要忙了。


见他要走,李熏然也不管嘴里还包着一口饭:“凌允...忙哇了几马夯聚知换...别嗡了啊”


快走到门口,凌远没听清他说的啥,又倒回来问他 :“什么别忘了?”


终于嚼完吞下去了:“我让你忙完了就马上去吃饭,别忘了”


“呵,傻小子,知道啦”  凌远走出门去突然有些恍惚,刚刚这个让自己别忘了吃饭的人...跟简瑶开着玩笑的人...跟韦天舒耍赖要吃荤的人...


这个人明明不久前才经历过一场无端危及生命的灾祸,明明不久前还在死神手里挣扎,好不容易让自己给拽回一条小命,还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就这么云淡风轻。


熏然,爸说得对,你比我想象中的坚强... 也是这样的李熏然... 才让我更想要去守护,一辈子。 


.......................


三天前


 


杨恒在等待接受审讯期间,老是吵着自己身体有恙,要求外出就医,虽然不知道他想干嘛,可警局里上上下下也没人理会他,直到他把自己的手摔断了,他们才不得不把人送去医院治疗,罪犯也有人权。


但也没有送他去第一医院,像这样并不危及生命的伤情,随便一家小医院或医疗所都能够治疗,而且大家都知道李熏然在第一医院住院,万一碰上了不太好。


 


警车开到附近一家小医院停下,杨恒戴着手铐从后门下来,当他看见自己来到的不是第一医院,乍然间像是发了癫狂之症,挣脱押送人员的束缚转身就跑,谁也没想到,在他跑了不到二十米远的分岔路口,一辆卡车刚好开出来,司机看到从旁边冲出的人已经来不及踩刹车,杨恒直接从车头,被撞出了好几米远,当场身亡,其性质认定是刑事案件,责任认定是罪犯逃逸中自主事故,其负全责,车主也不需要做任何赔偿。


 


杨智成以家属身份被通知,哀痛欲绝...


.......................


岁月都是一样的,只是不同的人把它过成了不同的样子 


 


处理好兄弟的身后事,杨智成准备回英国去了,走之前给凌远发来一条短息


‘凌院长,诸事皆了,我也想明白了,光亮或者黑暗都源自人心,而有人推脱于宿命,有人却拼命珍惜,如果有机会,和李警官再到英国来吧,祝您全家幸福!’


凌远回复了‘谢谢,一定’


 


后来,他把这个消息也告诉了熏然,他清楚看到了李熏然听完以后那湿漉漉的瞳孔里,有一些蓝色的小星球在闪动,凌远握住他没有输液管的手:“熏然,现在这里没别人,哭出来会好受些”


“没什么好哭的”很快,熏然眼里仅有那点湿润也蒸发掉了 ,他问凌远:“对了,我们给小凌起名字吧。”


凌远恍然一笑:“好,现在就取,你说叫什么好听...”


 


苏醒过后到现在,凌远在李熏然身上看不到什么难过的情绪,反而跟以前一样,面对所有关心他的人都能绽放出最真的笑容,凌远开始以为,也许是熏然还沉浸在生的喜悦中,没时间去难过,又也许是他认为,不值得再为已经过去了的事情伤感。


而最后,他发现原因其实很简单,真正让熏然无所畏惧的,是爱,是本能的,伟大的爱。


..........................


 


这天凌远刚下了手术,柜子里的手机就响了,接起来却听到电话那头说话的不止一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


“凌院长,你手术做完就到熏然这边来啊,韦天舒在给你儿子取名字呢”


“这都是些什么呀,这也叫名字啊,我的天呐”


“是,我是不会取名字,可咱妈说了,孩子小的时候取个贱名儿好养活... 诶不是,我意思是说给咱儿子先取一个小名儿...”


凌远苦笑着说:“我马上过来”


 


最近大家下了班,都习惯性的往李熏然病房里跑,今天秦少白把孩子也推了过来,一进门就看到韦天舒和李睿在,好像是在讨论什么名字。


秦少白一开始没加入话题,走到熏然旁边跟他说:“我把小宝贝儿给你带过来了,你觉得他是不是又长大了点儿啊,我看着比刚出生那会儿,长得好多了”。


“是,我也发觉最近特别明显,诶少白,他什么时候可以出来啊?”


“呵呵,大概这个月底就可以了吧”,说完才注意到熏然手里拿着个小本子,见少白想看,索性就递给她了,反正自己不需要看了。


“我看看,什么呀这是,凌大毛... 凌蛋蛋?凌二狗?!凌...”秦少白念出几个名字以后,就念不下去了:“韦三牛,你这出的什么鬼主意呀,你忘了你那个韦天舒的名字还是凌远给取的吗,还给人家孩子取名字,你觉得好听吗?!”


“就是,快叫凌远过来,孩子的名字不能毁在他手里”显而易见,连李睿这样的好脾气,在看了这些名字以后都想打他。


这是韦天舒昨天晚上想的,他妈说了现在不急着取大名儿,孩子又是好不容易来到世上的,关键得好养活:“怎么不好听了呀,又不是给你儿子的,拿来。”


 


最后凌远不苟言笑的看完那个小本子,只从容对韦天舒说:“我和熏然已经给他取过名字了”


顿时屋里那三个人就向他投来殷切期盼的目光:“叫什么啊”


“叫‘凌希尧’,希之所寄,尧尧可闻。”   


看到三张茫然的脸,凌远摇摇头,不再去管他们,只绕过去走到孩子旁边,李熏然高兴地看着他说:“凌远,刚才少白说,孩子月底就可以出来,不用在培育舱了。”


凌远低头看了一眼,用手隔着玻璃敲了敲:“小屁孩儿”


“什么小屁孩儿,那是你儿子!你有时间去给他多买些穿的、用的,吃的不用买,他现在只能吃婴儿奶粉。”


“好好好”


 


“韦天舒,你听听,人家凌远取的名字多好听,让你平时多读点书,多读点书...”


“就是啊,怎么能取那样的名字!真是...”


“哎呀,好了好了,不是没用我取的嘛...”


........................


 


快到月底的时候,李熏然的治疗总算看到些效果,凌远给熏然穿好外套,又在轮椅上放了个软软的靠枕,慢慢抱起他坐上去:“熏然,这样坐着会不会疼?还可以吗?”


“还好,不疼”其实躺了那么久,第一次尝试着坐起来,是需要时间适应的,刚刚坐上去那一下就感到了有点酸痛,可他不想让凌远担心,而且骨科主任也跟他说过,维持坐姿时椎体会因久未受力出现轻微的疼痛,不过是正常的,感觉不到痛的话反而麻烦了。


凌远蹲下身来,双手放在他的膝盖上:“要不再等几天,我让主任把你的复健时间往后延一点”


“不用,我可以,而且我也想早点好起来,再这么躺下去都快躺成木乃伊了”,看着韦天舒他们时不时在自己面前腿脚利索地晃悠,早就心痒痒的了。


凌远拗不过他,也知道这个时候他不会逞能的,就没再多说什么,站起身来去拿了毯子给他盖在腿上,然后在后面推着他,往骨科的复健中心去了。


----------------


哎,想小凌的名字真的想了好久,终于体会到了给孩子取名字的纠结心情( _ _)ノ|扶墙

评论

热度(67)

  1. 伟大的丫头崔崔是花花啊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