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大的丫头崔崔

【亲爱的左凌右李】

是花花啊:

果然被院长报复了,一年多没感冒,还是暂时决定靠自己的免疫力不打针不输液,但要大把大把的吃药... 药吃多了,脑子就不好使,脑子不好使就坐在电脑面前敲了一下午,又.破.字.数.了...


--------------


第18更  幸福的隐患


凌远来到病房,把李熏然住院这段时间所用的物品一一做一些挑拣,打包装好,走到医院停车场,打开车门把东西放在后座,关了车门,又去往医院的复健中心接他,今天是李熏然最后一次在医院完成复健治疗的项目。


来到门口,看见他正在与江主任还有几个时常陪护的护士们作别,然后笑盈盈的自己穿上妮子外套往门口走来,他走得很慢,右手拄着一支拐杖,下一刻抬头就看到了凌远,笑颜如花,等他走近,凌远再一把抱住,手在李熏然的后背磨搓了一阵,才放开,“走吧,回家”。


希尧比李熏然早两天出院,爷爷奶奶来接的,有几十个小时没看到他们的宝贝,所以现在两人正归心似箭地去往父母家,可想到孩子还不能回自己的家,又有些小落寞,不自觉撇起嘴来看着车窗外,凌远瞥见这副面孔,当然知道他想什么,便开导他:“妈说,尧尧这两天住在她那儿可乐了,整天都能逗得两老笑得前仰后合的,老人家喜欢孙子嘛可以理解,而且你现在身体也没完全恢复,妈也是担心你,等过段时间他们带够了,我们再接他回我们的家,然后再也不分开了,好不好?”


李熏然手肘放上窗沿,把头撑在手掌上面:“啧啧...我妈我还不知道,一辈子她也是带不够的,我妈生我生得晚,一开始因为她工作忙,就请了个阿姨,一直到我四五岁的时候吧,我妈说怕再这么下去,我得管那阿姨叫妈了,呵呵呵...当时也不知道她去哪儿弄了张假病退证明,然后就真的退休在家,全身心的照顾我了,哎,现在想想我还是觉得挺夸张的”


凌远不时转过去笑着回应他,已经被他说的所感染,一颗心盛得很满,也许就是因为熏然在这样的家庭环境下长大,才会这么阳光、积极,现在还给了他一个温暖的三口之家,他的熏然是全世界最好的熏然。


李熏然歪着脑袋看凌远一边开车,一边傻笑,好像有了希尧之后,他就经常看见这样的凌远,不过挺可爱的,听到手机在响才收回视线,看了之后又对凌远说:“简瑶也过去了,问我们什么时候到,还说今天我妈做了一桌子的菜,呵呵...” 


“那真是辛苦咱妈了,告诉她们马上到车库” 熟悉地打着方向盘,到家了。


 


一进门,凌远就看到两双已经摆好的拖鞋,李局长在沙发上逗着孙子,简瑶在门口搀着熏然坐在玄关处的矮凳上,凌远帮他把鞋脱了再换好,然后自己也换好,关好门就跟在他后面进去,李局长在沙发上抱着孙子笑得眉飞色舞的:“回来啦,我这刚给尧尧喂了奶,一会儿就给喝完了,真乖”


李妈妈从厨房出来就和简瑶、凌远一起搀扶着熏然走到饭桌旁边,慢慢坐下,苦笑着说:


“呵呵,你爸他会喂什么奶呀,抱着孩子就不愿意撒手,奶瓶从头到尾还不是我拿着”


大伙儿都笑得合不拢嘴,尤其是李熏然,他从没见过他爸撒小谎又被拆穿的尴尬样子,趴在饭桌上笑得乐不可支,凌远自己忍着笑,给他做了个嘘的手势。


不一会儿菜就上了桌,五个人围坐在一起,李熏然左边坐着凌远,右边坐着简瑶,对面是爸和妈老两口,小希尧已经吃得饱饱的,李局长就抱进屋里,放在小床上让他自己睡觉了。


“熏然,你试试看味道怎么样,多吃点儿” 李妈妈把熏然爱吃的菜都放到他那边儿,就不用站起来夹了,不过没关系,即使远了,不是还有凌远帮他夹么。


“熏然,先喝汤吧,阿姨昨天就开始顿着的,暖暖胃再吃” 简瑶拿过他面前的碗,帮他盛了一碗大骨汤。


“来,熏然,爸给你夹点菠菜,补铁,这回可真的是我自己亲手摘了洗好的” 李局长把自己面前的菠菜夹了一筷子站起来放到李熏然碗里。


坐在旁边目睹一切的凌远都有些感动了,李熏然自然也感动,但他看着两老殷勤得有些过分的神情,实在觉得除了感动还有点儿慎得慌,对着汤碗和菜盘瞅了几眼,抬起头来说:“谢谢爸,谢谢妈,那个,尧尧他...”


简瑶理所当然的接着话:“我怎么了?”


李熏然愣了一秒才反应过来,抿抿嘴继续说:“没说你,我是说希尧他...”


这回接话的换成坐在对面的老两口了:“希尧怎么了?”“我孙子怎么了?”两声儿和在一起,可以去参加我是歌手了,真嘹亮。


吓得李熏然一哆嗦,手里筷子差点儿掉了,然后干笑着说:“额,没什么没什么,我是说,希尧他这段时间就麻烦爸妈照顾了,等我身体好些了再来接他,行吗?”


老两口听了频频点头:“行行行,希尧就妈来照顾,你自己安心养好身体,别操心了”“对对对,你妈说得对,你才刚出院,好好调养一段时间,可不能着急啊”


凌远看着李熏然那不甘又无奈的样子,觉得好笑,抬起手揽了揽他的肩膀说:“爸妈说得对,你有空的时候也可以过来看他的嘛,吃饭吧”然后放开他又对老两口说:“希尧就交给爷爷奶奶,熏然就交给我吧,来大家吃饭,吃饭”


李熏然笑里藏刀的瞥了凌远一眼,随后就跟大家一起其乐融融、欢声笑语了。


吃完午饭,凌远主动要求要洗碗,李妈妈爽快的成全了他,陪着熏然他们一起去看孩子,原本他们只是进屋看看孩子睡得好不好,可小家伙正闭着眼睛,吮吸着自己的小手指,李熏然看到忍不住噗嗤一笑,然后赶紧上前去拿手机出来拍了好几张,又小心翼翼的把手指从他嘴里拿出来,可小家伙还是感觉到嘴里的东西被拿走了,慢慢就睁开了眼睛,茫茫然望啊望的,一副很不满的样子看着李熏然。


“妈,希尧不是才喝了牛奶吗,怎么又饿得吃自己的手了呀?” 李熏然心疼的摸了摸他的头发说道。


 “我看看,兴许是又饿了,他现在就是每顿吃不了多少,但是很快就又会饿的,你这么大的时候也跟他一样”李妈妈把熏然扶到自己身后,去把希尧抱起来:“到客厅去吧,我去给他点儿兑奶”


 


凌远收拾好从厨房一出来,就看到熏然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拿着瓶奶在喂他,再一看简瑶他们都在一旁轮流逗着,凌远慢慢放下卷起的衬衫袖子,走到了熏然跟前,对其他三个人说:“让我来吧,人太多会吸引他的注意力,光顾着看你们,就不吃了”,难怪这么久了才喝掉一半,听了凌远的话,大家都认可地远远站到一边去了。


“熏然,我来吧,抱了那么久,你肯定该累了” 说着就从熏然手里接过孩子和奶瓶,把身体转到一边背对着他们,再继续喂起来。


李熏然没有拒绝,手确实抱得有些酸了,只是悄悄把脑袋凑过去看,手自然搭在凌远肩膀上,这下希尧也老实了,奶瓶里透明的空间越来越大,没几分钟就全喝完了。


简瑶崇拜地看着凌远说:“还是凌院长厉害啊”


凌远把空了的奶瓶放到一边,手掌轻轻托起着希尧的头,让他稍微立起来一点:“喝完奶,就别横着抱了,像我这样呢可以帮他更好的吞咽和消化,简瑶,你跟薄教授也该抓紧了”


凌远自己得瑟完了,就把话题落到简瑶身上去了,接下来老两口就拉着简瑶开始关心起来:“对啊瑶瑶,你准备要了没有啊... ...”


 


凌远逗着小家伙,李熏然把头放在凌远肩膀上,就那么看着希尧,这一刻沙发上的一家三口,彼此都紧紧依赖着。


................................


 


接下来的日子,凌远去上班,李熏然就在家里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每周凌远有空就会陪熏然回父母家看看希尧,有几次实在闲的没事,熏然就一个人到警局去了,帮着看看最新的案子,分析分析里面的疑点,新来的小警员听了总是会有收获,李熏然自己也觉得很充实,虽然凌远知道了会在他耳边唠叨两句,但也没真的去阻止他,只是一次次跟他交代要注意安全,若是觉得累了可以让自己去接他。


家里的冰箱每天都有李熏然喜欢吃的食物,凌远不管多忙也会提前抽空给他做好吃的,放冰箱里,有时候是前一天,有时候是一大清早,有时候是大半夜里偷偷爬起来,总之,他不让李熏然叫外卖,也不许他自己动手做。但李熏然看他有时候累狠了,很晚才回来,也会忍不住动手给他熬上小米粥、蔬菜粥什么的,睡之前会发个信息告诉凌远夜宵放在微波炉里。


这样安稳的日子过了有一个多月,凌远的胃病好久都没发作了,李熏然不需要拐杖也可以把路走得稳稳的了,就赶紧把希尧接回了他们自己的家,老两口虽然不舍,可也明白终究是要放手交给他们去照顾的,左一句右一句的叮嘱了半天才送他们离开。


 


李熏然和凌远也是最近才开始切身体会到,带孩子是一件比破案捉犯人、做胆囊癌手术还要难上一百倍的事情,尽管希尧真的比别的孩子懂事很多了,也从不胡乱哭闹,但半夜里总也免不了要起来一两次喂他奶喝,有时候凌远大半夜回来,刚好看见希尧醒了就会喂他,可大部分时间还是白天的工作量更大,还要帮着熏然照顾孩子,偶尔的确有种分身乏术的感觉,熏然看凌远最近人都瘦了一圈儿,实在心疼他。


索性这两天就有意比平时喂奶的时间早一点起来,先去厨房温好奶,再轻手轻脚地,走到小床旁,等着宝宝睁开眼睛找吃的了,再抱他起来到外面去喂,喂完以后涮涮口,哄他睡着了再抱他进去,怕打扰到凌远休息。


李熏然到了白天睡眠就严重不足了,只有趁着希尧午睡的时候可以跟着休息一会儿,就是这样日夜不停的照料,却忽略了自己的身体,这天刚给宝宝洗完澡,就突然感到浑身无力,呼吸也不太顺畅,忍耐着身体的不适,先把希尧抱出来擦干再穿戴包裹好,出了一身的冷汗,这些症状对他来说已经不陌生了,但还是吃力地把孩子抱着走到卧房,放进他的小床里,才撑着身子到楼下书房去找药,刚下完楼就是一阵天旋地转,不得不闭着眼睛蹲下来缓了缓,过了好一会儿才又扶着墙壁站起来,走到书房找到了药瓶,接了杯凉水就赶紧吞了一颗,然后手捂着胸口,慢慢卧倒在沙发上休息了一会儿,吃了药觉得好多了,就准备上楼去看看希尧,口袋里的手机却响了起来:“三牛哥,怎么了?”


“哦,没事儿,念初让我问你,明天有没有时间带宝宝过来打这个月的疫苗,她明天有小半天休息,可以开车来接你们”


自那次突发事件过后,他们之间好像就有了一种说不清楚的隔阂,可事情过去那么久了,李熏然早就没有放在心上,听到韦天舒这么说,一口就答应了:“好,那明天电话联系吧”,挂了之后就上楼去照顾孩子了。


 


今天凌远大半夜才回家,进了房间就看见熏然扶着小床,身子有些摇晃,忙走过去扶住他,房间里开了暖气,熏然起来只穿了一件宽松的毛衣,和薄薄的窄脚裤,凌远扶着他坐在床上,把人抱在怀里:“刚才怎么了,脸色这么不好?”


李熏然把孩子放进小床里,刚一直起身子却有些头晕,现在坐下靠在凌远怀里,就好多了,看到他一脸的担心,便撑起来坐着,摇了摇头说:“没事,就是这两天没怎么睡好,对了,我明天要带希尧去你们医院打疫苗”


凌远还是不放心的说:“哎,那我早上就带他去吧,你好好在家休息,你看你现在抱起来都没肉了”


李熏然抬起胳膊肘推了推凌远:“少来,我什么时候抱起有肉啦,再说,念初说了她明天开车过来,接我们去医院,我已经答应她了”


原来是这样,凌远也感觉到了自从上次之后,在医院里,三个人再碰到的气氛有些奇怪,现在念初能这样主动,也许是想通了吧,也好。


此刻,看着在自己怀里的人,还有宝宝,一天的劳累仿佛全消:“好吧,那明天到了医院给我打电话,现在你先陪院长睡个觉” 说完就抱着熏然一起倒在床上,闭上眼睛睡了起来,李熏然轻轻推着他:“呵...好了好了,快去洗个澡再来睡,听话啊院长”


凌远侧着身子撑起头,把李熏然从头到脚端详了一遍,一脸惋惜地说:“熏然,我恨我自己不能分身...”


看着凌远游走在自己身上的视线,明白了他话中的意思,忍不住故意逗他:“没事儿,等忙过了这一阵,院长总会养足精神的” 说完在他耳朵上亲了一口,就坐起身来拉他。


凌远被拉着坐起来,然后学着古人的语气说:“此等佳酿,真是令人,未饮先醉!”


“噗嗤...呵呵呵呵”倒把李熏然看乐了,捂着嘴笑得一屁股坐在地上... ...


-------------------


初中的时候最差的是数学,平时从来没上过80分,有一次临着考试发高烧,考了个98分。看来,发烧是有助于刺激人类大脑二次开发的!(我是不是烧糊涂了...)

评论

热度(74)

  1. 伟大的丫头崔崔是花花啊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