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大的丫头崔崔

【亲爱的左凌右李】

是花花啊:

现在是3月30日凌晨2点,码文真的好累,会胃疼,文名想好了,就放在定时发布里,让热腾腾的第1更跟大家说声早安吧~


-----------


第1更  一周年快乐


 


傍晚,华灯初上


凌远还坐在办公室,凝神研究手里的医学报告,“英国男性胚胎生殖实验成功案例分析”、“纽卡斯尔科男性生殖伦理学报告”;


尽管目前男性人工受孕在国外已十分盛行,其相关技术成果显示,成功率已高达90%以上。


最重要的是,他的爱人也曾好几次跟他明示暗示,‘如果能有一个属于我们自己的孩子,就好了’但他仍是无法完全放下心里的担忧。


凌远不是没有设想过,那副温馨的画面有一天能变成现实,只是温馨背后,还有着不可回避的风险,虽然只有百分之几,也令他思虑再三。


此刻他看完打印出来的邮件,正是从英国F.D医学院发来的最新数据报告,最终,凌远紧绷的表情,还是被内心难以抑制的喜悦打破,他认真的想,或许这次,他和熏然真的可以拥有一份完整的幸福… …


正沉浸在长远思考中,短信铃声响起,凌远皱着眉头划开手机屏幕,又随即舒展,浮起一个宠溺的笑容,想着屏幕的另一头,心就是暖的。


只因那个令他心驰神往的人,发来了甜蜜的催促,至少他自认为那是十分甜蜜的。


“凌远,我快到约定的餐厅了,要是敢让我等你超过一分钟,你可以把身上的钥匙扔掉。”


什么? 他可不想再次对着一向熟悉的家门,和突然陌生的锁捶胸顿足了,想到曾几何时真实发生过的凄惨情景,有可能会重现 ,凌院长风驰电掣地脱下了白大褂,换好外套,把刚才的报告麻利地装进了文件袋里,接着就像风一样在办公室消失,直奔停车场去了。


他怎么舍得让他的熏然宝贝等,哪怕一秒。


...........................


 


这边,才准备驱车前往的人正是发完狠话的主,拴好安全带后,将自己修长白净的手不急不慢的搭上方向盘,顺便看了看后视镜里的自己,臭美地眨巴着麋鹿般的眼睛,得意地吐了下舌头,优雅地踩下油门,朝餐厅驶去。


 


不多时,便到了,李警官悠悠走入餐厅,一进门就看到那熟悉的身影,已坐在了自己最喜欢的靠窗位置,还是满意地扬起了嘴角,今天是他们认识一周年的纪念日;


 


“一周年快乐!”凌远抿着一字笑直奔主题,说着就把餐桌上靠近自己这边的文件袋,推向了餐桌对面的人。


李熏然觉得他的老凌依然是那么的帅,随后,目光也落在了自己面前的文件袋上,这是纪念日的礼物? 不会吧怎么看着像地契,很少带EQ出门的李警官天真的打开了封套,有些茫然地翻看着文件内容,半响才看明白,又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口


“这......这是礼物?”


“对,我准备送你的礼物,喜欢吗?”一直观察着恋人反应的凌远,看到对面那个单薄的身体先是微微一颤,一双漂亮的鹿眼泛着光,紧接着有些湿润,最后脸上荡漾开的,应该是幸福的笑容。


“我们的….孩子?”李熏然觉得自己有些词不达意了。


一年了,凌远却还是会毫无防备地,被这张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面孔,晃得失了神。


温柔的回答他“是,熏然,但我希望你能先慎重考虑,然后再告诉我愿不愿意….”


话音未落,只见对面那人便点头如捣蒜,急急打断了他的话“凌远,这是你给我的,这辈子最好的礼物!”


看着他孩子般纯净的脸上,带着浓重的期待,凌远确信了自己的决定,同时,他在心里对自己说道‘ 凌远,眼前这个人,值得拥有让全世界都羡慕的幸福,你一定得给他。’


 


在冷静地给李熏然论述这份“礼物”的意义,和风险后,心底的担忧仍是冒了出来,虽然,他相信无论还有多少困难险阻,都会陪在这个叫李熏然的人身边,一起迎接那份属于他们的小小幸福。


李熏然双手撑着脑袋,看着凌远一直在开合的嘴巴,耐心听他说着,不时配合地点点头,或是弯腰笑着附和,表情极为丰富,他不知道这些自然流露的情绪里,有期待、有紧张、有兴奋、有感动,但就是没有犹豫,这些情绪,又被凌远尽收在眼底、心里。


如果从餐厅的落地窗外朝里看,时光仿佛就定格在这两人一桌,他们谈笑风声间,流动着爱意,看着彼此的眼睛都笑成了一条线,很傻,却很甜。


 .............................


 


晚饭后回到家,一静一动的两人都窝在沙发里,继续讨论着关于礼物的后续话题。


李熏然操着兴奋得要上房揭瓦的音调,叽里呱啦说着如果有了宝宝后的生活规划;凌远则带着一脸无奈的严肃劲儿,句句偏重于叮嘱利害关系、注意事项,像个老妈子一样努力插着话。


说到关键处,才收起了宠溺,一本正经地看着怀里裂嘴笑的人:“熏然,你现在的年龄和身体情况都还算是在指标内,但孕育的过程,肯定会很辛苦,期间一旦出现了排斥反应,也可能会对你的身体造成伤害,所以我必须把话说在前面,要是万一,身体出现排异的征兆,我会对你施行终止壬辰的治疗措施,明白了吗?”


李熏然顿时面带委屈撇了嘴,正想要反驳,凌远却用更加言辞厉色语气警告说:“这个前提没有半点商量的余地,否则礼物收回,一切免谈!”


鲜花食人魔事件,过去也有大半年时间,但李熏然在那起事件中受到的伤害,对凌远来说至今都是一个噩梦,想想就心疼得紧。


他好不容易花了近大半年的时间,才让熏然在生理、心理上得以基本的复原,虽然或多或少还是留下了一些后遗症。


比如在阴雨天,李熏然的膝关节会疼;偶尔睡到半夜床上的人会突然惊醒,眼神空洞,片刻也回不了神,他知道那是遗留在李熏然内心深处的恐惧;


而最令他不安的是,李熏然当时的皮肉伤,好得很快,部分脏器受损也在及时的手术,和后期自己精心的护理下痊愈,唯独只有靠近胸口附近的枪伤,因感染而引起并发症,致使他的心肺功能比一般人要弱。


尽管他亲自参与研究、制定了治疗方案、全程不假他人之手地悉心照料、日夜陪伴、也只让李熏然恢复了七七八八。


平时应付日常的工作和生活还行,但不能太劳累。


因此,当时得知情况的李局长,也就是李熏然的父亲,就果断把儿子调到了局里的档案科做文职,不管李熏然怎么反对,都无效。


每天朝九晚五平淡的文职工作,李熏然很快被磨得没有了耐性,心有不甘的上下班,直到上个月。。。


 


是休假,到楼下超市买了一大堆零食的李警官,正琢磨着,一会儿回家就可以抱着零食,懒在沙发上看个电影了,哪知道回来就遇上小区电路维修,电梯也停用了,只能走楼梯。


这对于以前在警队训练场,能一口气跑完一千米,两分钟能冲上十六楼抓犯人的刑警队长来说,五楼,就是一眨眼的事儿,可他忘了此一时彼一时。


快步走到三楼,他居然发现自己有点气喘吁吁,再坚持着上了一层楼,李熏然就不敢逞强了。


心慌、气促、胸闷,以上症状统统一起来袭,下一秒,松开购物袋的手就捂着胸口蹲下了,可好一会儿也没能缓过来,就在这个时候,听到了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熏然,你在干嘛!”


巧的是那天凌远也难得提早下班,一门心思就想着赶快回家陪媳妇儿,屁颠儿屁颠儿开着车回到了小区,却发现电梯坏了,害得他要从负二楼爬到五楼,眼看还剩一层楼到家了,却看到一个单薄的背影,正蹲在楼梯间的走道上,还有一大袋零食散落在一旁,那个人不是李熏然是谁。


凌远觉得不太对,喊了一声后就赶忙走到他身边,慢慢把人扶起来,见他脸色苍白又气息不稳,手还仅仅抓着领口,下一秒就要晕厥的样子,把凌远吓得二话不说就将人打横抱起,直奔第一医院。


----------


就喜欢看凌大院心疼他的小熏然,(*^__^*)  第一更结束,不知道亲们看得可还开心?(⊙_⊙)我会对我的脑洞负责的(严肃脸),能否日更现在真说不准!


 

评论

热度(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