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大的丫头崔崔

【亲爱的左凌右李】

是花花啊:

爱人,和爱的人在我看来很不一样,一个是名词、称谓;一个是有血有肉的动词;


然后,到现在第9更了,一来二去写着自己心中的凌李码到三万多字,对刚开始决定下笔的我来说真的是天方夜谭,呵呵,希望喜欢的人是真的喜欢就可以了。


---------------


第9更  他是我爱的人


凌远走后,护士长就一直在房间里照顾李熏然,药瓶里的液体刚刚输完,取了吊针,又给他量了量温度,已经降了不少,只是身上发了些汗,人有点虚。


“李警官,来,喝点水”徐护士长在第一医院算是老员工了,多年的护理经验自然比一般护士要专业得多,小心扶李熏然坐起来,等他把水喝下去,瞧他脸色还有些白,就叮嘱他歇一会儿,好好睡一觉,凌院长那边可能一时半会儿还处理不完。


熏然道了声谢,慢慢躺下,高烧过后的身体十分乏力,确实有些想睡,就闭起眼睛休息。过了一阵,徐护士长看床上的人睡得沉了,才又兑了盐水,用棉签沾着,给李熏然擦在嘴上,防止干燥起皮,再帮他掖了掖被角,以免冷风进去,做完这些,就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看护着。


凌远的手术进行到了尾声“好了,关腹”,送来病人腹腔的确有轻微内出血,但还好肝脏等重要器官没有破裂。


脱下手术服出来正洗手,就听到柜子里的手机在响,凌远心想一定是熏然等得不耐烦了。


电话接起来不过几秒钟,凌远人就消失在更衣室。


 


几个护士还有警卫在病房里站着,徐护士长头上缠着一圈纱布,后脑勺上鼓起一个血包。


“凌院长,李警官被人带走了,我...是我失职了!”自责又着急地说道。


凌远看着空了的病床,心顿时凉了半截,病房里也没有一点打斗的迹象,他问着“谁来过?”


“我隐约觉得有人开门进来了,但没声,觉得奇怪正要转过身去看就被敲晕了...”


“带我去监控室”


 


录像带里的影像跟徐护士长说的吻合,杨恒是暗暗观察了不短的时间,他轻车熟路地出现在住院部的各个楼层,看上去对医院的构造已经很熟悉,漫无目的地进出着住院部的病房,手里拿着一个矿泉水瓶,一直到从最后一间病房出来时,手上的瓶子没有了,又躲躲藏藏来到门诊,避开护理站台溜进了李熏然所在的病房,他显然没想到会看见李熏然,这意外中的收获简直令他兴奋不已,打昏了看护人员后,没有多做犹豫,直径走到床边,把还在熟睡的人拉起来,感受到身体被人搬动,李熏然也马上醒过来了,可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杨恒一掌劈在肩井穴上,晕了过去。


看到这里,凌远手里的拳头攥得死紧。


急诊病房里都配有轮椅,就是这轮椅替杨恒省了不少力,看他推着轮椅出了病房,直往医院的后门去,从后门出去时,时间显示在半个小时前,之后的去向现在还不得而知。


凌远看完录像带,身体不稳的往后退了一步,已经是心急如焚,他知道现在最重要的不是追究谁的责任,也不能让情绪控制理智,抓紧时间找到线索才是唯一的希望,首先是保证熏然的绝对安全。


马上联系了熏然的父亲,和简瑶他们,而他自己来不及稀释半点的难过,他想起熏然跟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是:我就在这儿等你...


医院的保安人员一起把第一医院上上下下,里里外外找了个遍,就差没有把医院翻过来,没有熏然...


住院部那几间病房的床上、地上,被倒上了汽油,不知道什么原因,没有被及时点燃。


 


开始的24小时,是警方破案的黄金时间,得到消息后,简瑶第一时间带着薄靳言来到了第一医院勘察现场,李局长则命令警局的行动组人员,马不停蹄地以医院为中心,展开搜捕,医院周围的店面,安置有摄像头能看到街上的,也都要调出来一一查看。


凌远也给韦天舒和李睿打了电话,让他们及时过来,如果今晚就能找到熏然,如果他...万一... ...也好在第一时间做救治的准备。


韦天舒记得上次看到这样的凌远,还是在鲜花食人魔的案件发生之后,两眼通红,焦急难耐,一脸的阴沉气,像是把自己禁锢在深不见底的黑暗里,谁也无法走近。


“凌远,事情我和李睿已经听说了,你现在有多着急我们都明白,不过你要相信他不会有事的,有薄教授那么厉害的人帮忙破案,还有那么多警力都及时出动...”韦天舒的话还没说完,就听见凌远的声音:


“对,我知道”...“可是这一次”...“他就在我的眼皮底下,被人带走”...“他怀着我们的孩子,还发着烧”...“对方很可能是个不知轻重的变态”...“而我完全不知道他想要干嘛”


断断续续的话里,透着无尽的冰冷、自责、和恐惧。


 


病房里,薄靳言把手放在下巴上,视线看似没有规律,实则毫无遗漏扫视着病房里每个可疑的角落,若有所思的转着圈。


了解完事情的始末,录像带他也看过了,现在正沉浸在他那个神秘的世界思考着,梳理着,简瑶就站在一旁,刚流过泪的眼睛也红红的,不一会儿就听见薄靳言叫自己:“简瑶,一杯咖啡,谢谢”


当然习惯了他奇怪的逻辑和办案风格,没有迟疑,也没有催促的发问,简瑶点点头就准备出去。刚一出门,就差点和人撞在一起,来的人是现在市警察局行动组的副组长,手里拿着一个证物袋,里面装着的手机,是李熏然的。


不出薄靳言所料,手机就在医院旁边的下水道里被找到,绑架的人显然还有保有一份冷静,知道搜出李熏然身上的手机扔在附近,不然直接通过定位就会被找到。


“离这家医院最近的医用化工厂在哪儿? 还有,这附近有没有配备大型地下室的房子?简瑶,通知他们,我要一份位置地形图”薄靳言突然说道。


“薄教授,这附近大大小小的医院加起来有十多家,往石家口方向过去上高速,大概七八公里距离,有一个医用化工厂,是离这儿最近的了,至于配备大型地下室的房子,需要让有关部门协助调查,但相信花不了多少时间就能落实,到时候我可以带着大伙儿去搜捕”回答的人是行动组副组长,姓林,也是之前跟李熏然在局里共事的好兄弟。同时,简瑶给还在警局留守的李叔叔打了电话,让他按照薄靳言说的准备一下。


薄靳言点了下头,一边说着“嗯,告诉凌远,让他就在医院等着,以防万一”,一边离开了病房。


 


李熏然在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空间里醒来,身体侧躺着,好像还是在床上,嘴被胶布贴得死死的,手和脚被什么东西绑住动弹不得,我在哪儿?孩子!本能地想要摸一下肚子,却发现手被绑在背后,想试着挣扎坐起来,却被身体失重的反作用力跌躺回来,紧紧被束缚的身体和封住了的嘴,都让他感到极度不适。


可因着警察的职业天性,下一刻大脑系统还是自动运作起来,刚刚自己是在凌远医院里输液睡觉,直到感觉有人把自己拉扯着醒来,然后就被打晕了,等等,还有什么... 仅仅只有几秒钟的清醒,但还是看到了那张脸,是...杨恒


大脑正在运转着,忽然听到门被打开,看不清楚是什么人进来,只听见脚步声走到了自己的正前方,房间突然亮了些,刺得李熏然不适应地闭了闭眼睛,很快适应后睁开,才看清了自己所在空间的大致模样。自己睡的床像是医院里的病床,正前方有一张桌子,一盏台灯,一个铁盆,几个喝水用的一次性纸杯,几瓶矿泉水。门口还有一张断了脚的破椅子,还有一些医用器械歪歪倒倒的在房间里各处放着。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男人也能怀孩子,真是大开眼见”杨恒的声音里带着一丝兴奋和好奇。


嘴巴被封住,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呼吸也渐渐有些吃力,李熏然只能睁着愤怒的眼睛看着说话的人。


“真是天意,本来只是想吓吓医院里那些罪有应得的人,可没想到老天把你送到了我的眼前,于是,我有了一个计划”杨恒走到门边,把那张破椅子拉着走过来,铁摩擦着地面的声音回荡着,有些空旷,房里混合着难闻的气味。


听他继续说道 “你跟那家医院的院长,是什么关系?”见没有回应,才想起人被自己贴上了胶布并不能作答。放下手里的椅子,走到床边去蹲下,再用手一点点把李熏然嘴上的胶布撕开来,像是享受地看着胶布撕开的每一个瞬间,杨恒的眼睛里放着光,胶布是趁李熏然昏迷时直接粘黏上去,嘴唇并没有往里收,而嘴唇的皮肤与脸部其它组织成分不一样,毛细血管丰富,彻底撕下来的时候,上下的唇瓣都渗出些血来。


李熏然一直忍着没有发出声音,只是一个劲儿的喘息,他的意识被刚才的痛感刺激得反而更清晰,结合刚才观察的环境来看,他几乎可以肯定,这里应该也是个地下室,但跟当初谢晗囚禁自己的地方又不同,应该是某个被废弃的医疗场所。


“杨恒,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现在不是你审问我的时候,回答我的问题!”


“关你屁事!”


“呵~ 好,我看你还能撑得了多久”说完就站起来,打开桌子下面的抽屉,拿出一只注射针筒,和一个小瓶子,把针插进去抽着里面的液体。


“你敢!”如果不是现在身体情况特殊,李熏然绝不会这么慌的暴露自己的真实情绪,他不知道药瓶里是什么,不管是什么,都绝对不能让他注射到自己身体里去。


“那你猜猜我敢不敢?”说着就拿针走了过来


“他是我爱的人!”李熏然立刻说道


听到想要的答案,杨恒把手上的针放下了,悲切的笑了笑,接着拿出了手机“你让他中午12点之前,把给我妈抢救的那两个医生,带到医院的楼顶上去,我要亲眼看着他们跳下去!”


李熏然听到他的要求,心里反而踏实了,知道了他想要做什么就好办“好,我答应帮你”。


按说的号码拨通了,杨恒警告道“别给我耍花样!”


 


“凌远,是我”


“熏然,你在哪里!?”


-----------------


 写这章的时候,一直循环着刘若英的“知道不知道”,觉得好悲伤


你们着急吗... ...

评论

热度(69)

  1. 伟大的丫头崔崔是花花啊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