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大的丫头崔崔

【亲爱的左凌右李】

是花花啊:

我必须要郑重的说一下,如果只能接受轻虐的亲们,可以跳过直接看后面一更!


--------------------


第11更  若不是因为爱着你


杏林医院大门外停满了警车,和一辆第一医院的救护车。


李局长命令着警队人员,不一会儿就把医院围得密不透风,杨智成已经等候在门口处,刚才在电话里凌远已经简明扼把事情都告诉了他,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晚了。


凌远和薄靳言同时下车,正好看到杨智成已经在门口。


 


“对不起,凌院长!可是他,他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杨智成还是难以置信的看着凌远。


“杨医生,现在事实已经摆在眼前,你有什么疑问别问我,当着你弟弟的面问去”凌远眼里灼热仍无法退去。


杨智成心里一紧,马上又拉着凌远说“有件事我不知道会不会跟李警官现在的处境相关,产科最近刚接收一批从F.D研发生产的药剂,那些药...就放在地下室,我怕...”


“你怕什么...”凌远问道


“不不不,应该不会的...”说完摇摇头放开了拉着凌远的手。


“到底是什么药?”凌远怒不可遏抓着杨医生追问


“新一代的垂体后叶素”


 


凌远虽然擅长的是肝胆外科,但大临床所有的科目都会涉及,这个名称他当然不陌生,不敢再往下想,可手已经不可抑制的发着抖。


“凌院长,我只是想到了最坏的方向,我弟弟他根本不懂什么医学,而且药剂的包装全是英文,他也看不懂的”像是在对凌远说,又像是在跟他自己说。


凌远不敢往下想,手慢慢地放开杨医生,转过身去脸色铁青,再转回身时,目光里尽是冰冷“这个时候,他的无知才最可怕!”    杨智成听得一阵胆寒。


一直在旁边静静站着的薄靳言,看凌远眼神有些不对,赶快拉开他,现在的时间分秒必争,薄靳言提醒他:“ 凌远!他哥没做伤害熏然的事 ”


凌远眼珠里的血色逐渐退下. . .“ 我知道 ”


 


李熏然被下体撕裂般的痛感,硬生生地逼着从休克中醒了过来,才注意到房间里是有光的,只是周围静得可怕,他躺在房屋中间的水泥地上,硬邦邦的地板透着潮湿和阴冷。


仿佛血肉被撕开的痛,竟迫使他恢复了些许的意识,但眼前的一切还很模糊,只能隐约看到光线从一面墙上透进来,头也浑浑噩噩的疼,什么也思考不了。


药物作用下,仿生子宫正在肚子里猛烈的收缩,并向着胃部以下的脏器撞击。


“啊... 呃...”


疼痛的呻吟难以抑制地宣泄了出来,一声声,一次次,可回应他的只有一次比一次更为剧烈的剧痛,他感到孩子正在肚子里不安分的挣扎,腹部的痛感直冲上头顶,他只想积蓄些力气把身体撑起来,可全身上下都是那么痛,那么无力。


于是只能依附在冷冷的地面,似乎有什么液体从身下流出来打湿了他的裤子,他却连把手从胸口移动到肚子去的力气都没有,他觉得自己像极了脱离水分的鱼,眼看快要完全干涸、窒息。胸腔里的疼痛似乎已经感觉不到,麻麻的,胀胀的,而身体下面的疼痛还一刻不停在继续,他的眼角泛起泪来,他想对小凌说:“爸爸还没来,不要放弃...我也不能放弃”


“熏然!你在哪儿”...“李熏然”...“李警官”... ...


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不止一个人,好像是凌远,他用力张开嘴说着我在这儿,却听不到任何声音,也无法做出其他回应,只能任凭门外面的喊声越来越远。


这一刻李熏然好像才闻到了死亡的味道,眼角的泪水倾泻而下,他想,或许这一墙之隔,真的会让自己再也见不到他了;或许就在下一秒,呼吸就无法再维持;不要走,凌远;


就在这时,身下传来的一阵剧痛,伴随着骨头碎裂的声音,直达他的盆骨。


 


“啊!...啊!!!”


传到耳朵里面的是...惨绝人寰的喊叫声,已经听不出来是不是李熏然的,凌远突然感到一阵痛心疾首“熏然,是你吗?”


凌远立即回过头,转身朝原路走回去,其他人也听到了,那声音让人听得心惊,甚至有些慎得慌,可以说,已经不像是,人能发出的正常声线... ...


当声音戛然而止时,凌远已经站在了这扇上着铁锁的大门前,强烈直觉告诉他,李熏然就在这扇门后面,激动的情绪霎时全在脸上,可他没有用脚去踹门,而是回头对警察说:“熏然在里面,我能感觉到他就在里面!快打开它,快!”


枪声响起,一下,两下,三下... 终于,门开了。


“熏...”凌远刚发出了一半的声音,在看到里面的情景后,就卡在了喉咙里。


 


凌远一眼就看到了地上的人,他破碎般的躺在水泥地上,身下有一小滩血迹,眼睛还半睁的望着门的方向,那张苍白得过分的脸,毫无生气,一缕鲜血从嘴角蜿蜒到耳后,嘴唇泛紫,他的手还放在胸口上,双腿以奇怪的姿势弯曲着,不住地痉挛。


映入众人眼帘的画面,似乎太残忍... 这一刻,几乎所有人都用手掩住口鼻,不是因为难闻的气味,而是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撼,纵然是与无数变态杀手交手过的薄靳言,此刻眼睛也睁得大大的。


薄靳言和凌远最先回过神来,先后走到李熏然身边,探了探他的鼻息,虽然已微不可闻,但未完全消失,门口的警察也散开来,踢开一间间房门,搜捕着...杨医生已经瘫坐在地上。


“凌远!快让医疗队下来!”薄靳言朝凌远斥吼着,再晚一点,恐怕要来不及了...


凌远手足无措的拿出电话,却因手指剧烈的颤抖而迟迟无法顺利拨出号码... 他立刻着急地抬起头张望着,最后目光落在薄靳言身上,伸出手把电话递了过去,那眼神里的无助,刺得薄靳言都心酸。


 


凌远几次颤抖着双手想去抱他,又把手收回来。


熏然柔软的头发被汗水浸得湿透了;


熏然好看的眼睛,怎么没有冲我调皮的笑;


熏然精致的五官为什么这么扭曲;


熏然柔润的嘴唇,现在一片紫乌,对了,昨天还因为生他的气,都忘了吻吻他;


 


很快,韦天舒和李睿就冲了下来,跟其他人一样,在门口看到李熏然的第一眼,都震撼到怔住,但不同的是他们很快恢复了专业和冷静,和身后的医务人员一起,小心翼翼的搬动着李熏然。


凌远脸上纵横着的泪水,泄了堤地向外涌,而视线一刻也没有离开过李熏然的身体和脸,看到李熏然的嘴巴在动,却没有声音,凌远在看懂以后,心疼到无以复加。


薄靳言疑惑地看着凌远问道“他在说什么”


凌远觉得喉咙里酸得厉害:“他说...”仿佛又说不下去,深吸了口气:“爸爸来了...”


 


凌远觉得自己就快要崩溃,彻底的崩溃...


谁都不知道李熏然到底经历了什么,只知道他身体各处都可能有或轻或重的内伤,除了医务人员谁也不敢去碰,担架上的人双腿仍然还不由自主地痉挛着。


从看到李熏然到现在,凌远一次也没叫过他的名字,也没跟他说一句话,只是安静的守在一旁,他比任何人都害怕,他怕喊出那个人的名字后,却得不到任何回应...


 


医院周围已经拉起了警戒线,刚刚赶到的消防队,正在给一个宽大的气垫充着气。


杨恒


在楼顶的围墙上。


.......................


 


听到电梯作响,简瑶和李局长一起跑了过去,看到了熏然躺在急救床上被推了出来,老局长低下头的一瞬间,脸上肆意流露出的何止是心痛:“孩子,你看看我,我是爸爸!”


.简瑶看了,也控制不住地摇晃着身体,薄靳言见她这样,过去把人扶住,抱在怀里。


“李局长,快让开,熏然需要马上接受抢救”听韦天舒急吼吼地说道,才马上侧身让开


“凌远,熏然他...”他看到凌远手抓着担架,一直跟着医疗团队,不时低头跟熏然说着什么,却神色木然,好像没有听见自己的话。


 


杏林医院手术室


杨智成正在洗手消毒,准备参与第二阶段对李熏然的救治,护士告诉他,杨恒现在就在医院顶楼上,好像是想自杀,他听后先是怔了怔,然后说道“我不会去见这个畜生”,说完转身走向了手术室。


 


站上手术台的凌远,看上去不知道是麻木还是冷静,和韦天舒他们展开的第一阶段抢救基本上告一段落,集合了第一医院普外、肝胆、心内、产科最好的医生,李熏然还活着。


 


“胎儿是全靠仿生子宫和孕激素来维持妊娠,等到了生产时只能剖腹取出胎儿,除此之外再没有其他生育口,被注射催产剂后,仿生子宫强制性收缩下坠并向下撞击,子宫前壁血管怒张,胃部及以下的脏器都有多处出血点,现已止住,血压暂时平稳...”


“催产剂还会使心回血量突增,他原本心肺上就留有病灶,这么快速的心血逆行根本承受不了,中间应该不止一次出现过休克,呼吸系统和中枢神经受损,肺部的淤血清除,目前生命体征正在回稳...”


“现在最棘手的问题还有两个,胎儿还没有完全结束妊娠,但以孕体现阶段的状况看,显然无法再负荷,而如果现在就取出胎儿,存活几率极低;另外就是熏然的盆骨,由于经受仿生子宫长时间的推挤,造成两侧骶棘韧带撕裂,骶髂关节压缩性骨折,这是整个骨骼的中心,上到脊柱、下到两腿关节,周围还有错综复杂的神经带,如果不马上做修复手术,最坏的结果是下肢瘫痪...”


.....................


李睿最后说完,看凌远还低着头在做自己那部分的缝合,对他说道:“凌远,要做修复手术,就必须先取出胎儿,告诉我们接下来怎么做?”


凌远看了看生命体征检测仪的屏幕,然后是氧气罩下的面容,最后将视线挪到打开的腹腔里,李睿看他面无表情地说:“马上结束体内妊娠,开始修复手术!”


 


 


手术室大门被再一次推开,已经穿上无菌短袖的女人一脸风尘仆仆,她气急败坏地说:“什么结束妊娠,我结束你大爷的! ” 


----------------


谢谢看到这里的亲们,本来只想虐个身,结果心肝脾肺肾都不好了,现在什么都不想说,敲完最后一个字,手心都是汗

评论

热度(93)

  1. 伟大的丫头崔崔是花花啊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