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大的丫头崔崔

【亲爱的左凌右李】

是花花啊:

本来是想立刻让这两个人甜起来,但一个是熏然伤得的确不轻,需要时间苏醒,另一个是,凌远心里的伤也该趁这个机会好好治一下。


---------------------


第12更  亲情不是选择题


飞机刚降落在祖国的土地上没多久,秦少白就坐着第一医院的货运车辆去往本部,原本是想把车上这批进口的仪器送去医院安顿好,就回家洗个澡,好好睡一觉倒到时差,没成想一到医院就得知这么惊心动魄的消息。


她还记得,当初自己看着李熏然在F.D做完那个手术时,还打趣说过,不看好孩子能顺利出生,以这个人好动的个性,要是都能安分守己地在家待上大半年,她就把名字倒过来写,如今这句玩笑成了真,她怎么这么不好受。


秦少白火急火燎地给凌远打电话没人接,想了想又打给李睿,然后把那个她不知名的罪魁祸首祖上十八代都问候了个遍,申领了一台刚到的仪器,就往杏林医院赶去。


 


手术室里齐刷刷投过来的目光,被秦少白统统抛诸脑后,很快穿戴好了手术服、口罩、手套,直接走到凌远旁边。


“少白?!”韦天舒有些惊讶,李睿忙解释道“哦,我在换衣间接到少白电话,才知道她回来了,话也没说完就给我挂了”看她浑身的火药味儿,李睿继续说:“少白,现在李熏然的情况不太好,终止妊娠是不得已的选择...”


秦少白尽量收起脾气:“凌院长,检查报告我都看了,新一代的垂体后叶素经过改进,大幅度的减弱了宫缩时对胎儿的影响,你听,胎心音是正常的,李熏然怀了快六个月,你说结束妊娠?”


凌远依然面无表情,头也不抬说道“我不想听你这些,现在我只要他,活下来”。


秦少白骂了句,“混蛋!”


然后对已经放下器械的李睿吼道:“给我让开,这大的我管不了,小的你们谁也别管!一会儿胎儿取出来,帮我放进仿生子宫培育舱里!”


凌远这才注意到了在她身后的设备,并又把秦少白刚才说的话快速在大脑里筛过一遍,表情有了微小的转变,平静地说:“好,10分钟后我要开始做修复术...”


 


秦少白不再跟他废话,“我只跟你要五分钟!马上剥离胎儿,控制溶血,快!”


...................


 


晚上六点十分,李熏然被送往ICU,孩子在仿生子宫培育舱保护得好好的;


凌远悬着的心稍微安定下来,看着李熏然被推出了手术室,便要跟着他去ICU,韦天舒拦着他,一天一夜,凌远跟李熏然一样水米未进,看着从手术台上下来的人,嘴唇有些发白,左手正用力地抵着胃部,韦天舒说什么也不让他再跟过去,“凌远,如果这个时候你因为胃穿孔倒下了,那李熏然有什么事我们一概不管,我说得出做得到!”


被拦着的人这才停下脚,点了点头,“好,吃饭”。


他知道韦天舒只是想威胁自己,照顾好自己的身体,现在他的确不能倒下,吃完饭韦天舒把胃药拿给凌远,拍拍他的肩膀“还有这个”。


 


 ...........................


到了晚上快八点,凌远终于可以去看看那个人,刚走到病房门口,就看到李局长和简瑶也还在外面守着,虽然一大一小都救回来了,可现在还没脱离危险期,ICU里除了医生护士,亲属也不能随便进去。


看到凌远来了,简瑶把双手从监控室窗口的玻璃上拿下来,红着眼睛问他:“熏然到底怎么样了?”


凌远没有回答她,而是把目光看向在简瑶后面站着的人,然后膝盖一弯...


 


 


秦少白刚从产室过来,就看见ICU门口站了几个人,那个比其他人略高一些的背影让他看了就来气,憋了那么久,现在她可要好好发泄发泄,可下一秒,含着怒气的视线就随那个背影往下走...他这是干嘛?


 


李局长看着跪在地上的人,两只眼睛布满了血丝,原本总是精神奕奕的一张脸,似在一夕之间变得凋零、憔悴,也有些痛心。


“爸,对不起,我没有把他照顾好,让熏然,受到这么大的伤害,希望您能原谅我”


 


李局长听完走上前去,一把扶他站起来:“起来凌远”,然后盯着他的眼睛说:“你叫我爸,我告诉你... 打从答应把这孩子交给你,我就对我自己说,从今天起,我有两个儿子。”


凌远心怀敬爱地听他继续说:“从小到大我对他严苛的教育和培养,造就了他在任何困难面前也坚不可摧的意志,你看,这回他还不是一样挺过来了”说完眼眶里泛起水汽。


“我知道,接下来他可能还需要面对,更很大的困难,你会坚定不移地,陪他走下去吗?”


凌远看着这双苍老而锋利的眼睛,突然觉得自己的内心比原来的更加强大起来,用力点了下头“ 我肯定会的... ”


李局长突然提起音量“那你跟我说什么对不起!”原本在眼眶打转的泪水,划过满是皱纹的脸庞。


同时,凌远也明白了他说的话,疲惫的意志瞬间被灌注着力量,将那些尚在摇摆不定的脆弱和恐慌,全都消灭殆尽。


 


而那个单薄得几乎与病床融为一体的人,正靠着呼吸机努力地维持着生命。


.........................


月光,静静洒在市警局的上空,杨恒已经被警方救下,并成功逮捕。审讯室里,林副组长刚做完他犯案的笔录,听见敲门声,“进来”


是警局的同事,“头儿,他哥哥来了”


 


刑讯室的桌子两端,两个人相对坐着,彼此的眼神里都充满着恍如隔世的悲凉,是杨智成先开口“知不知道你打在李警官身上的是什么?”


“现在知道了...”


他是真的不知道那是什么,那些药剂是他无意中发现的,他不认识英文,可他唯一能看懂的一个单词也在包装袋上面...“die”,当时脑子里已经一片混乱,只有一个邪恶的声音在对他说,这一针打下去一切都可以被掩盖。


“你从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杀人放火什么都做得出来。”


“呵,现在你问这些,还重要吗?”


“我知道你...”


“哥,现在见到你,我就知足了,你什么都别说,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你走吧”


..........................


 


同样的月色,照进杏林医院医生办公室。


“凌远,这孩子对你来说,到底算什么?如果今天我没有出现,你的亲生儿子就这样被你判了死刑”带着指责的疑问,她今天一定要把话问清楚。


坐在办公桌对面的人用手抹了抹脸,“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但我可以告诉你,即使再重来一次,我还是会做相同的决定”语气坦然。


“你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你真没想过会后悔,也没想过李熏然会不会怨你?”还是不死心的质问。


凌远的眼神第一次出现了躲避,似乎被戳中什么要害,却又故作冷静地说:“熏然他就算知道,也会理解我为什么会这样做的...”他可知道自己现在像极了掩耳盗铃那则故事里的主人翁。


“对,没错,李熏然怎么会不理解你... 可你,真的理解他吗?”激动的情绪在后半句突然冷了下来。


这次凌远的表情里满是底气,“在这个世界上,如果说我是第二个理解他的人,就没有人敢说自己是第一” 有多了解一个人,就能有多理解一个人,不是吗...


“在今天之前我跟你一样这么认为,可现在让我来告诉你,李熏然他是怎么想的...”秦少白不再看他,把头撇向一边。


“我问过他,像你们这样的感情,干嘛非得这么折腾自己,实在是想要个孩子去福利院领养一个不也一样吗”回忆起当时在英国的时候,自己怎么那么八婆。


凌远真没深想过这个问题,听到秦少白的话,认真问道:“他跟你说了?”


“呵,他说那怎么能一样,长得既不像我也不像凌远,身体里还流着别人的血,那基因完全没保障。我还笑他说得了吧,就你俩那基因加在一起生出来的孩子,还不知道得多祸害社会”


像是沉浸在当时的愉快氛围里,秦少白停下来笑了笑,才接着说:“然后他就一脸严肃的跟我解释起来,他说... ...‘少白,你也知道凌远小时候的事吧,父爱这件事对他来说,其实应该挺讽刺的,我想让他心里那点儿残缺完整起来,但我发现那个残缺,不是我有多爱他,就能弥补得了的,他缺少的那份血浓于水,也不是我们随便领养个孩子,就可以取代的,你明白吗?’”


 


原来这个臭小子这样想的...为什么从没在我面前提起过呢...嘴才微张,手就不自觉捂了上来。


 


“我听他这么说,也终于能理解了他干嘛和你这么瞎折腾了 ”转过头来看着凌远,“我说句实在话,要是有一个人能这么为我,顾及我,我秦少白这辈子都值了。”


 


是,很值了... 这辈子也不会让他离开的


 


“可是凌远,其实你才是那个只敢付出却不敢要求回报的人,你那么爱李熏然,当初你也拼了命的护着林念初,但是你有没有一次是完全交出自己去依赖他们的,恐怕一次也没有,因为你怕这个满嘴说着有多爱你的人,突然哪天会抛下你,就像当初你父亲义无反顾就抛弃你们母子...”秦少白知道自己挖到了凌远的伤口,但有些伤口,如果不挖开来看,你是不知道它有多深的。


“李熏然是把全身心都给你了,你内心深处那点儿阴影,他能视而不见么,我算是看明白了,他就是认定这个孩子,这份亲情,能帮你将那些冰冷从里到外都给捂热了,如果熏然是清醒的,他一定会说拿他的命也不能拿孩子的命,你明白吗?”


静静听完秦少白的话,没有去打断她,其实这一刻,凌远才真正松了一口气,他早就希望能有一个人站出来,指着自己的鼻子骂,一直到把他骂醒,把那些积攒在心底里的内疚、自责,都骂个干干净净,一点儿不剩。


可他也不得不承认,这些不想暴露的阴暗面,在他成长过程中其实已经生了根,发了芽。而就是因为这些恐惧和自私,他竟然差点亲手磨灭了熏然对他的期望。


看着坐在对面的人一言不发,也不知道自己的话他听进去了多少,又像是自顾自地在思考什么,秦少白又生气地把头一撇“算了,跟你说了你也不明白!”说完离开椅子就站起来。


“少白,谢谢你告诉我这些”


突然冒出来一句,倒把秦少白听得愣了愣,然后看到凌远也站起来,对自己说道:“你能,带我去看看孩子吗?”


 


熏然我错了,要是再重来一次,我一定不会就这么轻易的放弃。


------------------------


在爱情里面,无论多了解一个人,也不一定就能懂得他的全部,因为爱情是最没有道理的。


这几天都在码字,快要废寝忘食了,明天要去新的工作岗位报道了,所以就在这里说一下后天更,谢谢你们对凌李的喜欢  “❤”

评论

热度(96)

  1. 伟大的丫头崔崔是花花啊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