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大的丫头崔崔

【亲爱的左凌右李】

是花花啊:

大家愚人节快乐!o(≧v≦)o~~


一颗玻璃糖送大家!


----------------------


第4更  还好他没事


次日清晨,熏然一觉醒来,没看到凌远,心想着应该是给自己买早饭去了,手术前禁食了10个小时呢,这个小吃货已经饥肠辘辘了,然后又自然地覆手上去摸自己的肚子,竟没有了往日的平坦,有些微微的小突起。


活生生的多了一个脏器在肚子里,而且仿生子宫比女性的稍大一些,人工受孕一两个月的话,就相当于平常孕妇三四个月时的肚腹大小了。


还没过24小时,也不能乱动,说来杨医生的医术真不是盖的,麻醉早已过去了,腹部的伤口却也不怎么疼,躺着也是躺着,多摸几下跟宝宝培养下感情,一阵熟悉的脚步声走了进来,果然是买了早餐,“醒啦? 感觉怎么样,肚子会不会疼?”凌远走到床头边,弯腰低下头温柔的询问。床上的人只摇摇头,脑袋斜着看向床头柜上的包装盒,似乎在咽口水。


看出他的心思都在早餐上,凌远又绕到后面先把床头折叠升起来一点,再回步来打开装着小米粥的盒子吹了吹,“肚子空了那么久,饿坏了吧,但是只能吃一些软糯好消化的流食对现在比较好,过几天出院了,我再给你做顿好的。”熏然的目光追着凌远打转,最后停留在勺子上,“知道啦,好了没有,没那么烫吧”语气里满是迫不及待。


“熏然,这就是你醒来跟我说的第一句话?就知道奔着吃啊...有点儿出息行不行”一边埋怨,却又一边小心翼翼的投喂着。“吧唧...是你儿子要吃,吧唧...不是我!”


“是是是,你说什么都对”


一波医生正好到点进来查房,就看见这“和谐”的一幕,杨医生等人收起惊讶,又不禁觉得这两个人,真是般配。


走上前去跟凌远礼貌性的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看着两人停下了动作,赶忙说“哦,不着急,等李警官吃完早饭吧,醒之前已经给他做过血糖检查,正常的饥饿性偏低,正好该补充食物,看起来精神还不错”


“谢谢你了,杨医生”熏然由衷的说道。


之后例行的问诊结束,叮嘱了一些注意事项,医生们也就离开了,熏然吃完一碗粥觉得好多了,胃里好歹有点儿东西,不那么慌。


凌远坐在床边的椅子上,给他削着苹果,“再留院观察几天,没有排异反应的话就带你回去了”说着就拿了一小块削好的苹果喂到熏然嘴里。


 ..........................


 


在留院观察的期间,熏然的身体没出现任何排异的反应,一切稳定,凌远就带着他办理出院手续,准备回国了。


头等舱内,“杨医生?!你怎么也在...”看到就在自己座位后面,李熏然吃惊的说。凌远在他身后,左手拿着外套,右手微微扶着他坐下。


“呵呵,李警官,我去第一医院报道啊”


“别乱动,规矩点儿,一会儿要是有什么问题的话,再跟杨医生讲。”凌远正帮他系好椅座上的安全带,就看到他整个身子要转过去。


在后面听见凌远话的杨医生也附和着说道:“没错,李警官,你现在时刻要有这方面的安全意识,可不能开玩笑”熏然是觉得拿后脑勺对着人家说话有点不礼貌,还是偏着头回应了一句“杨医生,就叫我熏然吧,别老是警官警官的了”


 “好吧”


..........................


 


一路上跟凌远有一搭没一搭的拌着嘴,感觉没一会儿就到晚上了,开始觉得超饿的李熏然,在稍稍吃了一些甜点后,就吃不下了,看着凌远喂过来的水果摇着头,和孕中的女性一样,食欲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等到了下飞机的时候,李熏然凑到凌远耳边小声说又想吃关东煮了。


凌远说:“回家我给你做,吃外面的我不放心”,手臂里揽着的人点了点头。


 ............................


 


刚回来没多久,两边的亲朋好友就第一时间得知了这一特大喜讯,凌远真是佩服韦天舒散播消息的速度,一大清早就接到不下10通道喜的电话。


李熏然的长假也已经请好了,在生产前,得暂时放下警局里的工作,安心养胎。


这也是之前在英国,F.D的专家就跟熏然沟通过,最后大家达成了一致共识,让这个为了破案,可以长期潜伏在脏乱差的环境好几天的热血警察闲下来,可不是容易的事,当时凌远深深在心里给专家们记了一功。


 


“爸和妈知道了你怀孕的事儿,妈说今天就过来,你在家里一个人我也不放心,这样也好。”凌远换好衣服准备去上班了,对正吃着早饭的人交代着。


李熏然乖乖点着头,接着把碗里最后一口燕麦喝掉,就站了起来朝门口的人走去,走到凌远面前轻柔的说:“给我抱一下”


看着凌远温柔地张开了双手,一下就撞进了这个温暖的胸膛,一个拥抱都能这样缠绵,或许,这就是深爱后才能够体会的幸福。


 


回国后两个多月了,凌远最近忙得死去活来,每天晚上回到家,熏然都睡着了,早上熏然还没醒,凌远就出门了,真的好久没有两个人一起吃个饭了,而李熏然每天就是按部就班的吃好、睡好、玩儿好,又是睡到自然醒的李警官,突然决定去要医院跟凌远约个会,实在太想他了,周末都不能回来陪我吃个饭。


所以午饭后,李妈妈就陪着熏然一起,来到了第一医院,李母只是嘱咐了几句,就自己坐车回去了,今天还要到市场买第二天的食材。


李熏然不想打扰凌远,就没有事先告诉他自己要来,到了医院门口,才拿起手机拨通电话,没人接,算了还是自己去找他吧。


到了院长办公室,发现里面也没人,放在办公桌上的手机闪着信号灯,难道是在做手术?


 


 


“别激动,有话好好说,这里是医院,你不要吓到病人!”韦天舒和李睿看着普外科门口失控的场面,都有些慌。


原来是那个家属的儿子,在他们医院门口自残,刚被送进急诊室做完清创,就冲到二楼的输液区,喊着要让他们给死去的母亲偿命,把那些护士和患者吓得立刻疏散开来


“韦主任,报警!”一直站在最前面的凌远镇静的说。


“为什么报警,我又没犯罪,犯罪的是你们!是你们这群穿着羊皮的狼...”听到说要报警,肇事者情绪更加激动起来,下一秒就抄起手边的木凳向凌远砸过去,“凌院长!”身后的医务人员拉着凌远朝右边躲了过去。


韦天舒他们离凌远有几步距离,正准备上前阻止看看情况,就看到李熏然从楼道的另一边走过来,心想‘他怎么这会儿来了?’


李熏然是循着声音走到二楼的,刚好看到凌远躲开木凳的一幕,转头望过去,混乱的中心站着一个人,像是正要找下一个泄愤的武器。


便立刻加快了脚步,走到凌远的面前,立刻下意识的护着身后的人,接着拿出警官证一亮“警察,不许动!把手上东西放下!”


凌远才反应过来,看着眼前的背影,把人往自己身后一拉:“你怎么来了?快回去,我已经报警了”


举着花盆的人,听到刚才的话,手下意识的抖了抖,可马上,眼神就落在了李熏然微微凸起的肚子上,这个警察帮着那个穿白大褂的人,看上去还关系匪浅,此时,已经扭曲的心理,只有一个念头,我要毁了你们!


凌远看到前面的人,把本来举过头顶的花盆渐渐地放下,但是还拿在手里,于是稍微向前一步想劝他:“你现在回头还来得及...”


可话音还未落,就看到一条抛物线,有些猝不及防,可离他最近的那个人已经挡在了他的面前,“熏然!”


李熏然的背受到沉闷一击,吃痛的啊了一声,就栽进了凌远胸口,肇事者突然笑着疯狂的大叫一声,然后朝出口跑去。


 


凌远没工夫管其他的,赶紧把人扶到一边的软椅上坐下,看着李熏然手捂着胸口,脸色有些苍白,韦天舒和李睿也赶紧过来了。


把他的外套脱下来,慢慢再将里面的衣服自腰间拉上去一看,皮肤红了一大片,还有些泛紫,凌远心里火急火燎的,心疼得不行:“熏然,你感觉怎么样?”


却看到他慢慢把手从胸口放了下来,在肚子上放了几秒,气息不稳地说“还好,没有伤到他...”,说完人就晕了过去。


“熏然...李熏然!”


李睿冷静的拿出听诊器上前,放在李熏然心前区,“呼吸音怎么这么乱,赶紧送急救室!”


只要面对受伤的李熏然,凌远就觉得自己,好像什么医学常识都在瞬间消失,听见李睿的话,立刻把人打横抱起来,朝急救室走去。


---------------


写完就发上来了,可能会有些错别字什么的,晚点再修改,马上要出门去看电影,不知道火锅英雄好不好看,凌院长应该不会在这个时候追杀我的吧...-_-||| 明天还要接着虐...

评论

热度(68)

  1. 伟大的丫头崔崔是花花啊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