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大的丫头崔崔

【亲爱的左凌右李】

是花花啊:

全身紧绷的写完了有rou的大结局,长舒一口气,我去喝点酸奶,你们慢慢看。我不知道那个连接能不能成功打开,如果不能我再重新发(捂脸)。


---------------------


第35更  亲爱的左凌右李


 


Pm21:00


 


“熏然,前面把脚抬高一点跨过来,慢点啊,好,继续跟我往前走...”李熏然被要求闭上眼睛,凌远说有礼物要送给他,现在只能跟随声音和双手的引领,在黑暗中一步步往前,他不知道,其实自己也是这份礼物的一部分。


李熏然想着现在凌远正以倒退的姿势走路,忍不住提醒他 :“凌远,你也慢点儿,看清身后再走”


“好,别担心...  熏然,你可以慢慢睁开眼睛了” 凌远向上帝借了个礼物送他。  


听到指令后,李熏然将眼睛虚开了一条缝,接着狭窄的视线随即变宽...


 


天空之镜此刻变幻成了星空之镜,漫天的繁星尽布于穹顶,脚下是无尽的星辰,仿佛没有大地,自己就走在银河里,虽然凌远之前给他看过照片,不过现在才真切领会到了这梦幻般的神奇。


李熏然的心脏明明规律地跳动着,却又为眼前的景象陶醉到窒息,在亦真亦幻的空间下,让人不觉有些失真,李熏然忙看了看身边的凌远,心里才踏实下来。


凌远将他的反应收在眼底,然后绕到身后去将他拥住,轻声细语道:“熏然你知道吗,这里的白天像你,夜晚也像你,所以我才喜欢它”


将怀里的人紧了紧接着说:“南美距离中国再远,也远不过半个地球,可我等这一天等了有多久,几乎是一场春夏秋冬”


 


李熏然听得心里一酸,道出一句:“凌远,辛苦你了” 


 


“不辛苦,因为我终究等到了” 我多想清清楚楚告诉你,这爱有多深,原谅我不知如何更好的向你开口,可如果抛却言语,我想,这满目的星辰也能代表我的心。


 


不知为什么,李熏然的脑海里像是有一套自动运作的程序,凌远在仁爱医院对自己说的那串如魔咒的话,此时正字字句句地回放着,当时的感动与此刻的震撼渐渐重叠起来,真实而透明,凌远,我知道了,知道你有多爱我了。


 


最近的凌远和自己刚认识的时候有些不一样,出口就能说一堆让他鸡皮疙瘩掉一地的话来,李熏然也不甘示弱,他想了想,便转过身去看着凌远的眼睛:“我觉得这儿的盐湖水太过静谧了,不过还好有天空照映,否则它得多孤独,可是呢,看得出天空也离不开着盐沼,否则也看不清自己美好的模样”


凌远目光缱绻地对上李熏然的视线,双手捧着他的头说:“是,你说的没错,所以你现在看到什么了吗?”


凌远的声音低到了尘埃里,却像是一种暗示,在李熏然心中开出藤蔓和花来。


李熏然面露张扬地笑着:“我自己” 就是说完,脸有点烫烫的...


 


在这仿若被雕刻的时光里,静谧的湖水和洁净的星空相映成趣,它不顾始终,只默默见证了这份像是在叙旧的爱情。


 


.........................


 


小夜灯笼罩着双人床,凌远将人轻轻放于床上。


 


“熏然,我想你...”


 


“我也是...”


 


李熏然衬衣的扣子被一颗颗解开,接着,凌远的热吻就如雨点般落在他的额头、眼睛、嘴唇、下巴,再触到他修长的脖颈,直至胸膛却忽然停了下来,光影暗淡,李熏然的肩背半裸,可凌远还是看清了那道触目惊心的疤,伤口早已结痂,只留下一条长长的细小的凸起,颜色淡粉,凌远将本来已经探到背部的手掌移到胸前问道:“疼吗?”


李熏然伸手抚摸着凌远的脸说:“不疼”


感觉凌远在那道凸起上温柔地亲吻了良久,李熏然的心里趟过一阵热流安慰他说:“没关系的”。


-----------------删肉线------------------


凌远听着那未完的语句,心里一沉,赶紧将怀里的人放在床上,仔细查看一番后,才松了一口气... ...还好,只是睡过去了。
但他仍是马上坐到床边去,小心翼翼地将李熏然的头枕在自己的腿上,轻轻抚着他的胸口,那张疲惫而虚弱的脸,也足够让他万分的心疼,低声喊了几次“熏然”,怀中的人才缓缓转醒过来。


“你好棒啊,熏然”说完又亲了亲他的额头,眼角的泪水就莫名跟着溢了出来。
李熏然撑起力气伸手去抚摸他的脸,触摸到那些湿润,好似一种苦尽甘来:“我怎么了?”


“你没事,一切都很好” 凌远含笑看着他,将筋疲力尽的人抱起,进浴室清理干净后,再把人放到了柔软的大床上,用自己的下颚缠绵地蹭着他的黑发,一秒也不舍得离开。






................................ 


 



“您好,这是今天的酸奶,祝圣诞快乐,全家幸福”


李熏然笑着说了声谢谢,便接过门的酸奶礼盒,再把门关上,没想到第一份节日礼物是他喜欢吃的酸奶店赠送的,不过这盒子有点重啊,这是送了多少酸奶啊,想着就开心。


李熏然把东西拿到客厅,迫不及待地拆开来,拿出一支酸奶,插上吸管就大口大口的吸起来,满足地点点头,就准备上楼去了,根本没注意盒子底下还有别的东西,想了想又决定先把这一大盒子的酸奶放冰箱里去,虽然已入冬,但家里的暖气几乎二十四小时都开着,热的酸奶可不好喝。


没一会儿,手机里就躺了一条凌远的信息


”熏然宝贝,今天的酸奶送家里来了吗?“


刚把东西放好了,就回复他


”嗯,刚收到,我放冰箱里啦“


 


”放冰箱!?那东西拿出来了吗?”


”没有啊,不就是酸奶吗,拿出来干嘛?”


”...............你快拿出来!“


李熏然看着凌远的短信一脸困惑茫然,又折回厨房去把冰箱里的盒子拿出来,刚一触到,就听见“喵~”一声!把他吓得一收回了手,但又想着,凌远让他拿一定不会是什么不好的东西,又一把抱了出来,放在餐桌上,重新拆开来一看,竟然一只乳白色的小奶猫在盒子底部!!


中间架了一个透明的隔板,要是不把酸奶全拿出来还真不容易瞧见它,熏然赶紧把小猫咪抱了出来,触摸到它身上冰凉的小短毛,才想起刚刚自己的行为,心里一阵寒战。


“哎呀,你没冻着吧,这个凌远,买猫也不跟我说一声,害我差点虐待小动物!”说着就把它抱到厨房去,看它喝了些水,小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嘴巴,就无辜的望着李熏然。


把他看的心软到一塌糊涂,立刻拿起手机给凌远打了个电话兴师问罪去。


凌远是想,熏然除了在家跟周阿姨一起带希尧,就是整天在心脏联盟的网站上敲个不停,想在家里养一个小动物,说不定能分散一下他的注意力,看着圣诞节要到了,就想到当成礼物来送给他,自己在上班就委托酸奶店的人帮忙给他一个惊喜,结果没想到没得到夸奖,反而被数落了一顿。


今天医院的事情多,凌远忙到天黑了才回家,一进门就看见李熏然抱着希尧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左手放在一个毛茸茸的小东西上揉来揉去,转头看了看是他,就继续看电视,也不理人。


“那个,熏然啊,我...”


“你什么你?别跟我说话”


“我错了,是我不对,不该让他们这么装”


“哼,知道错了?要是我今天没看到你的信息,它就冻死啦”


希尧在李熏然怀里,听见逐渐增大的音量,也偏过头去盯着凌远,小手正要放到嘴上去。


凌远立刻举手说道:“希尧又吃自己的手了”


李熏然低头一看,果然是的,轻轻地把他的手拿下来说:“希尧不乖,这是坏习惯,以后不许再吃手了,否则爸爸会不高兴的啊”


希尧似懂非懂地看着李熏然,说:“baba,哎喔~”


“他说啥?”凌远不解地问道。


李熏然摇摇头,瞬间怒气也全消,无奈地看着凌远说:“他说爱我,说我爱他,现在就知道怎么治我了,以后怎么办呐”


凌远看他笑了,才走近了坐下,把小猫咪抱在身上说:“希尧现在还小,可等他长大了就不能无条件宠着他了,该打就要打,该骂就要骂!”


“你敢!”说着伸手就去揪凌远的耳朵。


凌远一着急就把小奶猫抱在手上去挡,希尧看见那个毛茸茸的物体,等着两个眼珠子正向自己逼近,像是被吓到了,突然呜呜地哭了起来(不过不见眼泪...)。


两人立刻停手,去看希尧,李熏然把他抱在怀里轻轻摇了摇:“哦哦,没事没事,希尧不哭啊,小猫咪不会伤害你的,乖啊”


这一闹,就忘了今天下午的事儿了,凌远赶紧把猫放到一边去,帮熏然一起哄着希尧,又去厨房拿了奶来喂他,才消停。


“好了好了,他喝了奶就不哭了” 凌远把空空的奶瓶拿到厨房清洗,心里暗喜道:希尧啊,我就知道你还是我这边的人呐~


 


 


忙完又是夜深了,结束了一天的忙碌,凌远和李熏然并肩躺在床上,像所有平凡的夫妻一样,聊着琐碎的事情,说着说着就来了睡意,趁着还有一丝清醒,凌远看了看谁在两人之间的小家伙说道:


“熏然,你说那个小猫叫什么名字好啊?”


“不知道,好困,明天再说吧”


“哦,那希尧这几天为什么老是闹着要和你睡啊?”


“不知道,好困,明天再说吧”


“我没问你猫叫什么名字”


“它那么小,叫小咪吧”


“哦,那希尧什么时候才不在咱们中间睡啊?”


“嘘,想吵醒他,这一夜我都别睡了”


“是是是,我不问了,明天再说吧”


“嗯”


 


对啊,还有明天呢,不急。


 


---------END----------


 


此刻,我没有什么话要说,累!555555555是的,完结了


 

评论

热度(66)

  1. 伟大的丫头崔崔是花花啊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