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大的丫头崔崔

狮子饲养手册 10

清和润夏:

10    所有的美,都是最血腥的入侵。




 




李熏然晚上回家,看见凌远蜷在沙发上。




 




凌远这种人,如果你不爱他,那你就一定会恨他。强悍,出色,天赋卓绝,气势非凡。他所站之地,就是世界的中心。




现在他蹙着眉,脸朝里,躺在沙发上。




 




李熏然找不到能盖的东西。他拍拍凌远的肩:“凌院长?凌院长?……老凌?”




凌远睁开眼,怅惘了一瞬间,看见李熏然蹲在沙发前。李熏然的头发不直,打卷,软软地搭在脑门上。一对眼睛黑白分明,目光都清凌凌的。




“小李。”凌远伸手去揉他头毛,李熏然一歪头躲过了:“好几天没洗了,油。”




凌远坐起来,吐了口气,微笑着问他:“想吃什么?”




李熏然眨眨圆眼睛:“你是不是胃疼?”




凌远温和地看着他:“一点点,已经好了。”




李熏然道:“我得洗个澡,你也别做饭了,咱叫外卖吧?”




凌远点点头:“好啊。”




 




李熏然痛痛快快洗了个澡。凌远叫了外卖,下楼去拿。李熏然穿着睡裤光着上身拿着大毛巾擦头。




……还真是挺瘦。但是骨肉匀称,居然并不是排骨。凌远站在门口换鞋,看李熏然一边擦头一边满不在乎地晃来晃去。他以为李熏然脱了衣服会很窘迫,但事实是薄薄的皮肤绷住健康的肌肉。当李熏然转过去的时候,他仿佛看到了腰窝。




小混蛋。




凌远换了鞋子,去洗手。他视力好得很,看得见腰窝,当然也看得到李熏然皮肤都起粟了。毕竟大冷天的,暖气再足也还是不够。




李熏然依旧晃来晃去,凌远提着外卖看着他:“把衣服穿上。”




李熏然终于擦好了,甩了大毛巾颠回房间穿衣服。凌远摆好饭食,李熏然穿着过大的睡衣跑回来。他头发洗过之后更卷,乖乖搭在眉眼之上,阴影让他的眼睛看上去更大了。长长的睫毛,绒绒软软的一圈。




 




李熏然吃东西的时候很幸福,凌远看着都有食欲。他轻声道:“慢点,不跟你抢。”




李熏然整个脸扣在碗里,仿佛动物世界里狮子在进食,珍而重之地低头撕咬来之不易的猎物。




小混蛋很疲惫。




凌远发现李熏然下眼睑发黑,睡眠不足导致血流不畅。




李熏然吃完晚饭,打了个哈欠。凌远看着他拉伸自己修长的脖子,线条延伸进领口,汇入锁骨。




漂亮的小公孔雀得意地展示着自己的尾翎。




凌远放下筷子,平静地看着李熏然:“你什么时候发现的。”




李熏然撑着下巴,歪着脸看他。看了半天,笑道:“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你的表情简直像是要吃了我。”他玩着自己修长的手指头:“然后我看到备用钥匙。就什么都明白了。”




凌远不动声色地看着他,奶狮子在晾獠牙。




“不要跟警察耍心眼儿。”李熏然轻声道:“凌院长,你得记着。”




凌远看着李熏然的嘴唇张张合合。李熏然的嘴唇线条折叠有致,双唇之间含着让人发疯的阴影。凌远觉得奇怪,这个骄傲的小王八蛋似乎专门来克自己的。




凌远只是沉默。




 




李熏然有点慌。




他现在也没搞清楚自己在干什么。他瞪大眼睛看着凌院长,有些无措。凌院长伸手捂住李熏然的眼睛,李熏然吓一跳。他在凌远掌心的黑暗中发傻,只听凌远在另一个宇宙轻声道:




小孩儿,彻底想清楚之前,不要撩我。




 




晚饭之后李熏然有点赧然,缩回屋里睡觉。他卷着被子,在床上滚。凌远在自己的卧室睁着眼睛望着天花板上的月光发愣。静谧的气氛胶着了时间,他们感觉不到时钟在走。




 




第二天早上,凌远起床时李熏然已经离开。小混蛋不好意思,凌远知道。人这种东西,既不能套公式,也不能数据推演,凌远都很费解。小混蛋跑来,很顺理成章地住下来,为什么?




谁知道。




 




等到凌远去上班,医院里还是那样。一切都照旧,凌远找到点安全感。忽然韦天舒朝他跑来,焦急道:“刑警队打来电话,有警察重伤,你快调刑警队警察就医档案。”




凌远听见自己很沉着地问他:“受伤警察是谁?”




韦天舒道:“李熏然。”

评论

热度(3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