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大的丫头崔崔

狮子饲养手册 11

清和润夏:

11   我宣誓:我志愿成为一名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


 


犯罪嫌疑人在板房被警察堵住的时候,手上还有个幼小的女童。小女孩很脏,似乎很久没有得到清理。李熏然无法判断她是否受到伤害,她一直哭。附近的小商贩根本没有报警说自己孩子失踪的,李熏然忽然很庆幸。那只小小的鞋子一直踩在他的心上,如果这次能救下一个,救下一个……


犯罪嫌疑人姓贺,五十多岁,没有配偶子女。平日里以帮人搬运货物维生。干瘦的胳膊箍着小女孩,一手拿着一只水果刀,比在小女孩脖子上。小女孩连惊带吓不停地挣扎,颈部已经被水果刀刃抵开一条口子,血浸透了衣领。她越挣扎姓贺的箍得越紧,一个女警想安慰她,让她镇静下来,但完全没有作用,小女孩谁的话也听不进去。姓贺的让警察们退到屋外,李熏然领着警察倒退着往外走。


脖子。


凌远和他闲聊的时候说过,切开气管或许还有救,但凡伤到颈动脉谁也无力回天。小女孩发疯地尖叫,在尖锐的哭叫声中嫌疑人也濒临崩溃,他激动地勒住她:“不准叫!不准叫!”


李熏然对着满脸鼻涕眼泪的小女孩笑了。他眨眨眼,用低沉柔和而坚定的声音轻声道:“别怕。叔叔是警察。”


 


救护车夺命地往医院奔,费解坐在车里看着医生给他师父止血,敷料放上去一会便透了。费解想嚎啕大哭,被随车医生狠狠地瞪住了,噎得他打了个嗝。


“让你上车是让你叫他,跟他说话,不是让你制造噪音!”


费解擦把眼泪,又打了个嗝:“师父,师父,你醒醒,你现在啥感觉?是不是特疼?”


李熏然睁着眼睛直直地往上看,费解从来没有见过他师父这涣散的近乎泯灭的眼神。他吓坏了,他潜意识地以为李熏然是最出色的的刑警,有勇气有胆量有智慧,但是没有死这一回事。


李熏然嘴唇蠕动一下。


可是谁都听不清他说了什么。


 


凌远站在急救大厅里,沉稳有条理地吩咐护士长:“去,调血库所有A型血备用。随车的是李睿,他有没有打电话回来?”


护士长道:“李主任说情况不容乐观,那一刀子扎得太狠,扎伤肝大叶,若干大血管。从出血量看不排除已经伤到动脉。而且怀疑胆汁已经溢出,污染腹腔。李睿大夫担心……”


“并发症。”凌远没有什么表情,在护士长看来他还是沉稳的,永远在风暴中心镇定自若的人物。


“李熏然,男,二十八岁,A型血,无药物过敏记录,无重大病史,上次在咱们院体检结果一切良好,除了胃部有轻度溃疡现象。”凌远沉声道:“准备手术。”


护士长跑步去准备。


院办主任老吴凑上来。凌远问他:“联系李熏然家人了么?”


“李局长正在外地开会,接到通知就往回赶。他夫人回老家了,李局长的意思是先不告诉她。”


“很好。韦天舒下午有没有手术?”


吴主任一愣:“韦主任今天的手术已经全做完了。他下午要筹备申请肝胆项目资金的事……”


凌远从容道:“告诉他那个先放一放。让他准备准备,抢救李熏然警官的手术他和李睿上。”


吴主任知道凌院长是肝胆外科最好的大夫,全国都数得着的。但为什么非得叫韦主任来?韦天舒李睿都是主任医师,俩主任医师伺候一个人这规格够高的。吴主任对医学一知半解,但是行政能力杠杠的。说是主任,就是个秘书长,他一直干得挺好。也就没多问,跑着去找韦天舒去了。


救护车刚好到,李睿拖着推床往里跑。他以为这次凌远跟着上,解释道:“需要开口探查,我确定腹腔已经污染。还有那把水果刀实在是太脏,我做了简单的清理但还……”


凌远木着脸:“韦天舒和你,他待会就来。”


李睿一愣:“你今天不没事吗?这可不像你。”


凌远看着躺在推床上带着氧气管的李熏然。面部完全没有了血色,长长的睫毛盍着,铺在下眼睑上。他为什么闭着眼?他应该转着灵动的大眼睛跟自己使坏,笑的时候还会皱鼻子。他似乎刚刚还在得意洋洋地向自己展示漂亮年轻的小肉体,忽然他就倒下了。


凌远伸出自己的双手,咧开嘴笑了一下:“我这个样子,怎么上。”


他的手在抖。


 


凌远和李睿年龄差不多,但凌远是李睿的带教老师。有时候李睿开玩笑还会叫他师父。当年李睿第一次主刀吓坏了,尽管只是个切阑尾的小手术。凌远耐心地教他,上手术台前握住李睿的手,告诉他,医生什么时候都不能慌,双手一定要稳。医生不慌,病人才安定。


李睿记得他那双干燥的,沉稳的,有力的,为了拿手术刀而生的手。


 


现在,这双手在抖。


 


李睿的感慨只是在电光石火之间。他其实根本没有多犹豫,拉着推床就往手术室跑。韦天舒已经换衣洗手完毕,他虽然不理解凌远又作什么妖,可是病人永远最重要,大不了做完手术再揍他。


 


凌远失魂落魄地看着李熏然被李睿拉进手术室。大门一关,生和死,就隔在那一线了。


 


凌远以前做手术最烦家属跟他说:“拜托医生好好给治。”


不说这句话难道他就不“好好给治”吗?这句话有意义吗?


有。


凌远觉得自己的命也被关进了手术室,他刚才差点就拉着李睿的手求他救救李熏然,就算他知道医生为了病患不会轻言放弃,他还是想说。


原来那些家属魂不附体的表情都是真的。凌远头脑发昏。他觉得自己应该难过,懊丧,愤怒,恐慌。


可是他一种感觉都没有。


他的心被挖走了,喜怒哀乐,都空了。


 


李睿,求你救救熏然。



评论

热度(3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