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大的丫头崔崔

狮子饲养手册 12

清和润夏:

12   醒来看见你,真好。


 


李熏然其实一直有意识。他躺在推床上,模糊地看着走廊顶的吸顶灯被拉成长长一条,然后有人在说话……


凌远的声音。


凌远似乎离他特别远,声音只有一点点。他特别想坐起来看看他。李熏然知道自己现在看上去肯定很狼狈,他闻到自己鲜血的味道。他想凌远看到是什么反应?会不会生气?他好像没见过凌远真正和谁生过气。凌远有种老贵族的派头,端着架子,不怎么做不符合身份的事情。


李熏然觉得困。


 


手术时间很漫长。数个小时里李睿和韦天舒奋力抢救,两个身经百战盛名在外的主任医师为了李熏然使出浑身解数。李熏然的情况比李睿预计地还要坏,肝脏开放性损伤,胆汁外溢,腹腔大出血。他和韦天舒打算保住李熏然的胆,以及大部分肝脏。否则李熏然就算不死,下半辈子的生活质量也完了。


 


凌远回办公室办公。他得应付卫生局来的人,还有记者。廖老师虽然已经走了,但是事情还在发酵。医患关系说起来都是血泪,血会召苍蝇。凌远风度翩翩地接受采访,应对记者们提出的各种问题。钱小玉家人还在闹,要高额的赔偿。凌远礼貌地回答,这个需要走法律程序,我们相信司法严明,会给我们每一个人一个公正的答案。一直找凌远茬的那个女记者死咬着他不放,就是问他今后穷人的命还是不是命,医疗资源会不会向资本倾斜。


凌远没有回答她,只是看着她笑。凌远是个英俊的男人,女人喜欢英俊的男人。女记者看着他,忽然脸上有些红,幸而不明显。


凌远回答着各种各样的问题,送走记者还有卫生局检查组,钱小玉的公公丈夫得了高人指点,把这事闹得沸沸扬扬,微博上都是辱骂附院是白衣禽兽的留言。官派的作风凌远太了解了,“顺应民意”,维稳至上。所以他着急让廖老师去休息——如果廖老师还在,她得不着好。


凌远和检查组的人一起召开了高层会议,官话套话凌远信手拈来,还能不轻不重拍上两记马屁,他必须把这件事情压下去,因为这件事危及杏林分院。


凌远的表现,永远那么无懈可击。


 


我在说什么?


我在干什么?


 


凌远机械地说话,机械地笑。他的脑子已经不受他控制,翻来覆去地想他已经做过的肝脏外伤抢救手术。


腹腔灌洗。


肝动脉造影。


经皮锁骨下静脉穿刺。


颈内静脉穿刺。


上腹正中切口,需要时成胸腹联合切口。切口宜大,暴露充分。


肝切开清创。


肝部分切除术。


 


凌远觉得自己分成了两个人。一个人满嘴屁话胡说八道,另一个人无休无止地回忆做过的手术,想像着现在熏然躺在手术室里被清洗,切割,缝合。


凌远想发疯。


 


卫生局的人算是和凌院长达成了些共识。凌院长平时和卫生局处的不错,卫生局也不想搞得太难看。凌远这人上道,而且何时何地都如沐春风,让人心生好感。


送走卫生局的检查组,凌远摸出咀嚼片,一把塞进嘴里。他胃疼,疼得冒汗,刚才的记者还以为他热,他开了个小玩笑绕了过去。


他不热,他疼。


 


凌远扶着墙慢慢下楼,去急诊大厅。手术室外面站了个人,一身警服,身形挺拔。只看笔直如树的背影就能知道他是谁。他是李熏然的父亲,李局长。


李局长相貌严肃,不苟言笑。熏然上了年纪,不知道会不会就蜕变成这样。现在的他一点小事就能乐上半天,张着嘴笑得前仰后合。凌远放下扶墙的手,上去和李局长打了声招呼:“李局长。”


李局长看了凌远一眼。他们有点浅浅的交情,毕竟警察的工伤率高。李局长点点头,然后心生不满。凌远全国数得着这谁都知道,为什么不是凌远亲自救他儿子?当父亲的人在这时候没道理可讲。凌远看出来了,苦笑了一下。


凌远陪着李局长在手术室门口等着。李局长实在太紧张,没精力应付凌院长,凌院长刚好也是。两个男人默默地站着,路过的护士都要瞄两眼。


 


凌远想象了无数种最糟糕的可能,胃越来越疼,像把刀在搅。李睿出来的时候凌远浑身一抖。李局长迎上去:“大夫,我儿子怎么样?”


李睿摘了口罩:“小伙子身体机能非常棒,接下来需要观察。”


李局长要的就是“手术成功”或者“手术不成功”的两种回答。他听大夫这么说,就放下心来,跟着推床往住院部跑。凌远拉着韦天舒远远缀着,低声问道:“切除部分肝脏么?”


韦天舒道:“我和李睿打算切除肝脏止血,肝大叶损伤太深,而且伤了肝门静脉,得亏随车去的是李睿,一般医生的话这小警察流血也活活流死。”


凌远起急:“到底切没切?”


韦天舒累得面色苍白:“你着什么急?没切。本来我和老李最坏打算切除坏死部分止血,但是这小警察身体素质真是没的说,而且你知道,肝脏切除对病人身体打击太大。”


凌远道:“胆汁外溢厉害么?”


韦天舒道:“是很厉害,我们都以为他胆保不住了。我和老李进行了彻底的腹腔灌洗,往下几天对小警察的肠胃是个考验。术后得全程观察各种数据,毕竟我们无法保证没有并发症。”


凌远点点头,拍了拍韦天舒肩膀,跟着推床跑了。


韦天舒忽然想过来,忘了揍凌远了。


 


李熏然进了病房,凌远亲自去伺候他,拿掉枕头,放平床板,和医护一人一头拽着床单把李熏然搬上床。李熏然穿着的手术衣全是血,李局长看得腿软。他早年是武警,经过真枪实弹的。但是看到儿子的血,他站不住了。凌远脱了熏然的手术衣,拿病号服给他换上。护士长端着七八个瓶瓶袋袋往架子上挂,架子上挂不下就摆在床头,然后往李熏然手背上的置留针上接。最后上镇痛泵,李局长还以为那是个收音机。李熏然身上接了两个引流管,末端袋子里已经开始有液体积存。李局长手足无措,闹不明白这都是干什么的。


凌远和护士长低声交谈,点点头。安顿好李熏然,凌远看着脸色发白的李局长,温声道:“李局长,今天晚上熏然不会太遭罪,毕竟麻药劲还没过。您去休息吧,明天再来看他?”


李局长摇摇头:“不了,我看着他。起码有个叫护士换点滴的。”


凌远没有反对。


他陪着李局长看着熏然。


李局长虽然奇怪凌院长在这儿守着,但这时候他六神无主,有个院长在这里坐镇他心安。李熏然的病房是个单间,里面有个沙发,李局长风尘仆仆从外地跑回来,实在是太累,在沙发上躺着睡着了。凌远搬了个小凳坐在李熏然身边,看着他。


 


更薄了。


凌远想伸手摸摸他的脸,旁边鼾声如雷的李局长让他放下手。熏然总是那么瘦,现在薄薄地陷在床上,不能枕枕头,硬硬地挺着。凌远低头,用自己的脸悄悄地蹭李熏然的手指。李熏然的手指动了动,凌远就那么贴着,蜷缩着靠在床头,仿佛疲惫的船,终于靠了港。


 


一晚上凌院长亲自给李熏然换点滴。李熏然安安静静地躺着,长长的睫毛像蝴蝶的翅膀,在他漂亮的脸上栖息。凌远忽然笑了。小狮子难得的天真的睡颜,他光明正大仔细地端详。


熏然呐。


 


第二天早上熏然醒了。他缓缓睁开眼睛,麻醉让他思维有点迟钝。凌远蹲在地上观察他两个引流袋里的液体,周围有几个他的同事。他转着眼睛找人,一下子找到费解。费解一宿没睡,嫌疑人归案他们连夜处理。李熏然定定地看着费解,费解千年不遇聪明一回:“师父你放心,女童只是皮肉伤,父母领回家了。”


李熏然又闭上眼。


 


不。


费解没说实话。


女童被嫌疑人多次强丨奸,下丨身发炎。警局由女警采集证据完毕,再由医院处理了她脖子和下丨身的伤之后,她的父母才过来。女童的父亲踢她一脚,觉得她脏。女童的母亲只是哭。


 


费解觉得恶心。


可是他不能和师父说。


 


探望时间不能太长,凌院长出面赶人。李局长昨天睡一晚上心里不好意思,决心今天要好好伺候儿子。他只知道医生说手术成功,就放了心。这几年被李夫人惯的,一直被别人伺候,没伺候过别人,不添乱就不错了。凌院长温柔耐心地劝李局长回去休息一下,顺便给熏然准备一下换洗衣服,并保证附院对病人的照顾绝对是尽心尽力无微不至的。李局长哪是凌院长的对手,也觉得熏然是该准备些换洗衣物,李夫人又不在家,只能他回去。于是同意了,跟着警局的人一起离开。


李局长走后,凌院长换了引流袋,发现熏然似乎对胶布有些过敏,刀口和插引流管的两个洞组织液渗出有点多。他叹了口气,余光发觉熏然又醒了。


李熏然这次更清醒了些。他软软地看着凌院长。凌院长平时里注重仪表,白大褂都硬能穿出晚礼服的气概,现在连胡茬都冒出来了。李熏然抬起手,用手指摸了摸凌远的脸。


 


“扎。”他说。

评论

热度(39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