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大的丫头崔崔

狮子饲养手册2

清和润夏:

2   警察凭什么不能相信星座?


 


警察先生叫李熏然,刑警副队长。身板薄得像纸片,可是姑娘们明显很爱这张纸片。她们说他侧面看像悬崖峭壁,帅哥的重要标准之一。


凌院长最近减肥辛苦,不想谈论这个话题。


 


李副队瞄了一眼凌远的胸卡,恍然想起听说警局的定点医院新院长的各种金光灿灿的新闻,于是友善地小幅度笑一笑。他现在脸疼,表情不能太大,这个笑倒像狮子眯起眼睛,打了个小瞌睡。


凌远专业地审视了李熏然的伤。左额上有切割伤,封了两针。颧骨上有瘀血,越见发黑,连带着左半边脸都有些肿。李熏然眼睛没事简直是奇迹。他大约是有点恶心,一直仰靠在椅子上,喉结上下吞咽着。


凌远起身去护士站要了两枚小橘子,慢慢走回他身边,塞进他十根长长的手指中。


李熏然不想低头,把橘子举起来看。


他现在恶心是脑震荡引起的,并不是消化系统问题。不过他还是慢条斯理地剥开橘皮,一瓣一瓣举起来往自己嘴里塞。指尖蹭到嘴唇,并不算厚的唇异常柔软地弹动一下。


凌远笑了。


他很愉悦。


 


李熏然吃橘子,警队终于来人接他。他半仰着头,和凌远摇手说再见。这种挥手的方式有点像小孩儿,或者猫咪。狮子是猫科动物,天底下所有猫科动物都是谜。


忙到凌晨三点钟,急诊大厅终于能缓一口气。几个护士小姑娘睁着熬红的双眼抱着热气腾腾的搪瓷缸子在休息室八卦:“那个李副队哦,你们看见没有?”


“看见了看见了,我以为他是模特儿呢。谁知道竟然是刑警!”


“好帅的警察。我看了他的就诊卡,他是狮子座的诶。狮子座的和什么座最配?”


“狮子座的男人热情起来都叫人受不了。不知道李副队热情起来什么感觉?”


 


哈,给砸成那样你们还看得出来帅不帅呢。凌远往办公室走。狮子座的?狮子……


非洲大草原上年幼的小狮子自己跟自己玩儿,午后的阳光把奶毛晒得蓬蓬松松,软软地拂在凌院长的心上。细细小小一点点的痒,荡漾开去。


 


附院是分局的定点医院,这块大部分归行政管,凌远以前从未关心过。周一例会完毕,他和行政院长聊了聊,高度赞扬他警民共建工作做得好。行政院长没明白他要干什么,这位雷厉风行的院长已经大刀阔斧伤到很多人盘根错节的老底了。云山雾罩侃了半天,行政院长就把知道的全招了。关于李局长,李熏然,刑警队,还有些其他边角料。


凌远拍拍他的肩,放过了他。


刑警是个充斥着各种危险的职业,警局在定点医院给每个执勤刑警建立了详细档案,身高血型病史体检史过敏史社保号。这些资料阅读权限非常高,凌远刚巧是院长。


李熏然二十八。A型血。比他矮一厘米。目前没有发现对什么过敏。初中得过肺炎,警校刚毕业时为了追歹徒摔骨折过。其余历年体检项目一切良好。然而最近一次体检发现胃部大面积溃疡。


凌远在“溃疡”俩字上点了点。


病友啊。


 


再遇李熏然,比凌远预计地要早。二十四小时便利店,既不浪漫,也不温馨。


李熏然蹙着眉,捂着胃,长身玉立地靠在便利店门口,艰难地啃一只冷三明治。


凌远看他一眼,忽然笑了:“你好,李警官。”


李熏然正恨不得扔了手上的三明治。他脸色发白,额上的伤势恢复良好已经拆线,颧骨上的瘀血已经散尽,又是那个板板正正体体面面的漂亮年轻男人。可是他胃疼。


警察和医生都是见惯生死没有标准作息被人各种误会职业。


 


李熏然刚刚在办理一件奸丨杀案,被害姑娘的家人一口咬定自己女儿是意外事故死亡,警察是破坏姑娘的名声,几乎把李熏然打出去。


凌远今天被同事诘问被患者家属辱骂。他认为医生只是服务行业没必要戴什么高帽,服务行业盈利是必然的。他没想到自己的同僚们竟然都不支持他,质疑他冷血。一名肝癌晚期的患者去世,家属闹着要打他。


 


一个疲惫的男人,遇到另一个困顿的男人。


 


再好没有了。


 


二十四小时便利店外的灯箱坏了一根,闪来闪去,挣扎着不死。阴影在李熏然和凌远的脸上掠过去掠回来,一会明一会暗。


“巧啊。”凌远笑道:“我也胃疼。”


 


凌远在二十四小时便利店买了些米。他会做饭,只是懒得做。如果李熏然喜欢,他做也无妨。活人无数的手利落地洗米切菜,时间有限他炖了米粥炒了青菜,简单地能安慰空虚疼痛胃部的饭食。


他捡到的小狮子在客厅打瞌睡。


凌远做好饭,轻手轻脚去看他的小狮子。睫毛很长,盍在下眼睑上,密密匝匝一圈阴影。手上松松攥着手机,屏幕还亮着,微博的界面。一个什么营销号胡扯狮子座的人永远不会被挫折打败勇往直前永不回头,微博上的李熏然转发了,发了好几个大笑的表情,得意张狂地说:壮哉我大狮子座!


全然不是这个胃病发作倚在街边啃凉三明治的落魄刑警副队长。


 


“熏然,吃点东西再睡吧。”


凌远尽量温柔,他都快忘了如何温柔地说话了,平时他不需要这个。为了医院,为了患者,他们只要一个干练的凌院长。凌远用气声说话仿佛三月寒气未尽的厚重春风。拂到此处,应是万物始发,然而料峭之意未退,一片肃穆杀伐。他自己不知道,这阵春风吹进了李熏然耳朵,李熏然醒过来,看见他。


年轻的警察笑了笑:“谢谢。”


 


李熏然喝了粥,吃了菜,在客房睡去。凌远记住了他的微博,悄悄关注了他。几年前的李熏然还发黄色笑话。凌远一条一条地翻着,笑起来。后来李熏然笃信星座,凡是说狮子座昂首挺立绝不认输的微博,他都转发。一只小狮子挥着小爪子为自己加油鼓劲。


凌远恨不得去非洲,给那只年幼的狮子顺顺毛,抱在怀里。


那天晚上凌远梦见一只小狮子冲自己撒娇,细细嫩嫩地叫,然后满地打滚。他梦见自己抱起那只小狮子,温暖的重量实实在在地在他怀中,他仿佛也不怕了,怀中有了支撑,他怕什么。

评论

热度(4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