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大的丫头崔崔

狮子饲养手册 15

清和润夏:

15   狮子是很强大的生物。


 


李熏然难受的时候闭着眼不吭声,舒服一点了就朝凌远笑笑。凌远去了两三趟水房,还是没找到水房男士。李熏然在床上不断地练习翻身,又疼又累,翻几圈下来领子上都是汗。凌远在的时候就给他擦汗换衣服,不在他就挨着,除了点滴换瓶他基本不叫护士。


他恢复地非常快。让凌院长心惊胆战的并发症没有出现,刀口愈合情况也良好,每天晚上凌院长亲自更换纱布,纱布上组织液呈透亮的红色,没有脓肿感染的现象。值班的护士会每天定点推微波治疗仪来给他照伤口,这玩意儿有点热,照上去还有点痒。


李局长去结了一次医药费,拿着单子啧嘴:“这可真不便宜,得亏你有医保。”


李熏然躺着百无聊赖,查房医生警告他运动要适度,翻身太频繁也不好。他只是觉得不服气,不想废人一样一动不能动。李局长又发现新大陆:“这个晚上医生来换药还是收费的,你看昨天晚上凌院长手术,没来得及,值班医生过来给你换,收费了。”


李熏然忽然笑了:“值班医生换药收费,院长换药免费。”


李局长放下收费单,很严肃:“你和凌院长有交情?”


李熏然不自然:“嗯……有点。”


“交情深吗?”


“还不太……深。”


“你看这两天你妈不在凌院长里里外外伺候你,不过也得亏他了,帮你翻身弓着腰半天不动。你爸这腰可没辙。”


凌院长白大褂笔挺地往单间病房走,腋下还夹着个病历夹。忙一天他有些疲倦,所以他打算来看熏然一眼。走到病房门口听见李家父子在里面聊天——


“爸,你觉得凌院长这人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伺候你好几天了。”


“你看他人品。”


“我现在评论不出什么。他伺候我儿子这么些天,有些地方我都没想到他想到了,我当爹的能怎么评价他?现在我的主观感情大于理性,不要问我。”


“……爸。”


“但是熏然,你跟他到底什么交情?在我眼里,他做的一切都很不合理。”


“不合理?”


“你以前跟医疗系统的人都没来往,朋友里也没有当医生的。你小时候我带你去医院,你看见穿白大褂的就哭。然而这个凌院长的表现似乎和你深情厚谊到一种境界了,你什么时候认识他的?”


“爸诶……”


“凌远这个人,心思沉。”李局长板着脸:“你和他私交好,我不拦着,这样的人多认识认识有好处。但是你得记得,千万别得罪他。”


“啊?”


“好好跟他相处。别得罪他。我是很欣赏他,够出色。哪像你,一天到晚张着嘴傻笑。”


 


凌远站在病房门口,笑了。他忍不住。他想像病房里的人肯定也笑了,只不过不能大声笑,这对他来说肯定痛苦,他喜欢张着嘴前后晃着笑,像打瞌睡的狮子,满不在乎,漫不经心。


凌院长没进去,转身走了。他走着,衣角被春风撩起来。


 


凌院长心情好,又成了那个优雅强硬的院长。韦天舒看着他欲言又止,李睿拍他一下,便作罢了。凌院长顾不上他,美美地盘算着等熏然好了,带他出去吃,或者给他做些看家菜。他得长点肉,起码把住院期间掉下的长回来啊。


李熏然伤势恢复喜人,凌院长甚至看那些鬼头蛤蟆眼的票贩子都顺眼了。


 


李熏然住院,也住的着实无聊。


李局长不让他躺着看手机,就把他手机没收了。许久没刷微博,李熏然有点郁闷。他练完翻身就躺着,或者歪脸看窗外的云。李局长今天没来,凌远里里外外忙着,准备给李熏然洗头。李熏然几天没洗头,一缕一缕的,难受。实在受不了,跟凌远抗议。凌远多打了开水来,兑在一只烧壶里,然后用小凳架着自己买的塑料盆。他小心翼翼地帮李熏然挪动,避着手背的针和两只引流袋,横着躺过来,小心翼翼调着角度,让脑袋凌空悬着脖子又不太难受。凌远一手提着壶一手揉着头发。


小狮子的毛是卷的。


因为短,看不大出来。一洗就全卷了。握在手里软软的,绵绵的。李熏然仰躺着,脖子拉长,优美的线条顺着水珠流淌下来。


“你有手机没。”李熏然闭着眼睛享受凌院长头皮按摩。


“有啊。”


“待会儿你借我用用。”


温暖柔软的水流冲洗过李熏然的头发。


 


结果凌院长的手机没流量了。医院没wifi,李熏然住院凌院长不用上微博,连流量都没买。李熏然把凌院长的手机盖在脸上生闷气,凌院长挽着袖子打扫地面:“我这就买流量。”


李熏然道:“不用了。你这锁屏也有意思,小狮子?”


凌远道:“嗯。小狮子。”


 


凌远手机里都是小奶狮子。正在吃奶的,遛弯的,瞪着一对黑黑大眼睛看摄像机的,一脸天真无邪活泼可爱。


有一张是草原上,一只小奶狮子趴着睡觉的场景。阳光把它照的绒绒的,暖洋洋的,暖进了它的梦境。


 


“你手机里这么多狮子?”李熏然举着凌远手机惊奇:“你喜欢狮子啊?”


凌远拖地:“嗯,喜欢小狮子。”


李熏然好奇,用他那对黑黑的大眼睛看凌远:“为什么啊?”


凌远低着头:“小狮子啊,又强悍又可爱。”

评论

热度(37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