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大的丫头崔崔

狮子饲养手册 8

清和润夏:

8   不,没有幸运这回事。想要的,自己去抢。


 


凌远进家门之后,李熏然已经换了凌远的睡衣,很随意地抱着靠枕盘腿坐在沙发上。凌远脱外套,换鞋子,李熏然左手手肘撑在枕头上,手心向里扣着,修长的手指虚虚地扶着脸。他看着凌远的动作,忽然笑起来——这个笑让凌远有一种感觉,似乎这个看上去质朴刚正的小警官非常会使用自己的魅力——李熏然扬扬右手,漂亮的指尖上套着一串钥匙:“你知不知道晚上睡觉前你起码要检查三遍防盗门保险?”


凌远扬了扬眉毛。


李熏然笑得更开心:“大晚上的出门还要特地把我扒拉起来上保险。凌院长,你几乎没有安全感。”他悠闲地转着钥匙:“可是你给我备用钥匙了。所以这说明,起码我是受欢迎的,对吧?”


凌远露出一个没柰何的笑:“我从来没有质疑过你的专业素养,李警官。研究我得出什么结论了?”


李熏然伸了个懒腰,抱着靠枕蠕动了一个更舒适的姿势:“又自大又自负,又空虚又寂寞冷,性格分析和星座分析一样,微博上一搜一大把,而且这套把戏能栽给任何一个高等级精英身上……心理上的抽屉原理。”


凌远倒是实打实惊奇了:“李警官,你难道不是一直很信星座分析之类的么?”


李熏然专注地盯着凌远看。刘鹗在《老残游记》里说一个人的眼睛,“如秋水、如寒星、如宝珠、如白银里养着两丸黑水银”。凌远觉得好像很遥远的以前,这对眼睛曾经也是这么执着地盯着自己的,长长久久,情真意切。


“你猜我信不信。”


李熏然忽然露出一个犯坏的痞痞的笑容。


 


凌远和李熏然吃了胃药,两人缩在沙发上披着毯子靠在一起玩手机。凌远关注李熏然微博之后一直在跟他搞移除关注的斗争,没有很仔细地看过他的微博。李熏然在看视频,好好的视频上面一直在飘乱七八糟的字,凌远扫一眼都觉得晕,李熏然看得津津有味。


李熏然的微博除了星座体育,他自己的自拍非常多。甚至有自己小时候纸质照片的翻拍,特地存在手机里自己欣赏自己。更多的更嫩更年少的李熏然。凌远恨不得给整个新浪微博点个赞,这APP简直就让人不打自招。特别一张李熏然警校刚毕业的照片,一根小警察戳在地上。是的,一根。李熏然现在就够瘦了,那时候竟然更瘦,凌远怀疑他身上有脂肪层吗。眼睛比现在的还大,看人的时候跟吓着了似的,特别惊恐。


李熏然看视频笑得前仰后合,细瘦的脖子在凌远眼前晃。


 


……颈总动脉。头颈部的动脉主干在这里。健康的,不到三十的男性,携带氧气的血液大约以24cm/s的速度奔涌。如果这里破裂,强大的血压会把血液打出去最远十米。全国医院记录中,颈总动脉破裂抢救成功不到十例。


脖子,就是这么脆弱优美的地方。


熏然的颈总动脉。


凌远微微眯眼,在熏然喉结下2到3厘米处。如果用嘴唇轻触,它的移位幅


。这种微小的,活泼可爱的,属于生命的震动是一种极限的挑逗。


挨得很近,凌远透过自己宽大的睡衣看到了熏然的锁骨。




凌远低沉的笑声缓缓地滚动起来。凌远是年长者,有练达的世故,还有洞察世情的宽容。在他的领地里,他可以允许小狮子撒欢发疯,调皮捣蛋。


前提条件是,他的领地。


 


凌远呼噜呼噜狮子毛儿:“不要闹了。洗洗睡吧。”


 


凌远起身去卫生间,拐弯的时候瞟了一眼沙发上的李熏然。小狮子整个脸埋在枕头上,只有个毛茸茸的脑袋。他的手机视频还开着,声音嘈杂纷乱,凌远一点也不觉得会好看。可是李熏让刚才看得非常专注。


至于是不是真的专注,和他是不是真的相信星座一样。


重要吗?


 


李熏然并没有能在家里睡觉。他是特意回来洗漱洗漱,把新买的几包内裤拆开洗了,挂到阳台上。然后立即要返回警队。回到这里,也许有不想住警队又不想打扰父母的借口,但谁知道他是不是想把自己在凌远家落实了。


凌远正好开了一堆胃药,挑了些咀嚼片让他带上:“这些胃药只能缓解,你最好规律地饮食,不要贪凉。”


李熏然轻快地收拾好,冲他挥挥手,离开了家。


 


凌远打开电视机,里面正在放动物世界。两只翠旌绿甤的公孔雀在打架,打得鳞交绮错的尾羽上下翻飞。可是打着打着又不使劲了,撩起来,你撩我一回,我不服气撩你一回。撩得仿佛成了赏心悦目的调情,你来我往,一下还一下。


凌远抿了抿嘴唇,微笑。


小样儿。







评论

热度(30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