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大的丫头崔崔

狮子饲养手册 35

清和润夏:

35   你个熊孩子!


 


李熏然小跑上楼,急急慌慌开门嘴里一迭声道:“妈唉我手机是不是落这儿了?”


李夫人穿了外套正在打围巾:“嗯,丢三落四的。”


李熏然把手机揣外套里:“妈你出门?我捎你呗?”


李夫人心里着急:“我去医院。”


李熏然一愣:“您不舒服?”


李夫人换好鞋:“刚刚凌远给我打电话……给你打电话,说他胃疼。”


李熏然用手耙耙头发,不好意思道:“……那您去呀。”


李夫人手指点他脑袋:“电话我都接了,能不去吗?”


李熏然挺开心:“好啊妈,我送您去。”


“你下午没事儿?”


“我今天下午正好得去医院查肝功。”


李夫人下楼上车兀自念叨:“我炖的那锅养胃的汤也没剩下,要不然还能给小凌带一点。”


李熏然开着车,只是抿嘴笑。


 


凌远被李睿发现,架回办公室输液。凌远疼得全身颤抖,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嘴里翻滚的血味越来越重,李睿在一边用电脑查他的医院职工病历:“你有毛病吧?五周之前就查出来大面积胃溃疡轻度胃出血,就这么放着不管啦?”


凌远躺在沙发上,一手输液,一手横着放在额头上。


他是忘了。


过得太快活,竟然忘了。


“你媳妇儿呢。”


李睿顿了一下,扶了扶眼镜,有点焦躁:“突然翻脸,回去了。”


凌远呵呵地笑。


李睿丧气道:“你胡想啥,我什么都没干,就是让她等中午一起去吃饭,好好的说着说着她就变脸色了,非要走。你说这女人都怎么回事?”


凌远道:“不懂。”


李睿摘了眼镜揉鼻梁。


“你中午没吃饭呢。”


“没胃口。饱了。”


“你要也想落我这个下场,就别吃。”


李睿叹气,在凌远衣柜里翻出来件大衣给他盖上:“你睡会儿,这一大瓶有的滴了。我半小时之后再来看看。”


凌远闭着眼点点头。


 


李熏然开车到了医院,在大门口停车领了计时卡,跟李夫人道:“妈你先下车去凌远办公室吧,地上停车场根本没空,我得停地下去,太远了,您就别走了。”


李夫人下车。李熏然告诉她院长办公室怎么走,她其实也没听懂,打听着找呗。反正凌院长谁不知道。


李熏然开着车绕的非常远,去了住院部大楼后面才到地下停车场。他开车进去,这个点基本没人,倒是有空位。李熏然在心里祈祷,这次转氨酶千万正常,吃肉都得有数的日子他过够了。他下车,按了车锁,在外套里掏手机打算给凌远打个电话,突然听见有女人的哭声和男人的声音。


地下停车场非常大,声音一回弹很难找到源头。这对李熏然来说也不困难,他小跑着四处张望,终于找到挺黑的墙角处,一个高大的男人掐着一个姑娘的脖子。那姑娘的一头长发像倾倒的可怜的旗子,颤颤地甩来甩去。


李熏然喊道:“干什么呢!”


他声音本来就低沉,重重一喝,在停车场里简直像动物的咆哮。那男的显然吓一跳,骂了一句:“臭婊子!”然后扔了那姑娘,头也不回地跑了。


李熏然两三步跑到,想去追他,那姑娘倒在地上剧烈地边呕边咳嗽,他只好返回来,拉她:“您没事儿吧?您别怕,我是警察……许姑娘?”


李主任未婚妻,他们见过。


许楠没想到竟然遇到了认识的人,还是这个姓李的警官,缓过气来只是抱着头哭,她用长发遮着脸,缩成一团。


李熏然很着急:“许姑娘,刚刚那个人是抢劫的吗?还是你认识?”


许楠哭得喘不上气,李熏然急得不行。许姑娘缩在墙角不肯动,李熏然不能扔着她不管,可是自己实在弄不了她,幸亏附院地下停车场信号还行,他打算给凌远打电话,让他叫几个人下来。


许楠一看李熏然拿电话,突然伸手抓住李熏然:“李警官……拜托你别说出去好不好?”


李熏然看她嘴角有血:“你……受伤了?”


许楠哭得眼睛发肿,神思却回来了:“不是我的,刚刚我咬那个人的。”


李熏然半蹲下:“许姑娘,我就是警察,你应该正式报警立案……”


许楠焦急道:“李警官,那个人我不认识,对,你看见了,他打算强/奸我。可是我不想让李睿知道。”


李熏然语塞。


许楠的泪水又流下来:“李警官,我马上要结婚了,真的不能出任何岔子,李睿他救过你……”


李熏然不做声。


许楠痛哭:“李警官,谢谢你刚才救我,你能不能再救我一次?”


李熏然明白。这种案子里最后被伤害的永远是女人,他怎么能不明白?


“……我……答应你,但是我建议你最好还是告诉李主任,你们去警局一趟,描述一下刚才那个人的长相,你知道这种人一般不会只犯一次案……”


许楠低声道:“谢谢,谢谢。”


 


凌远缩在沙发上,胃疼的他有点恶心。胳膊输液输得发凉,他闭着眼揉胳膊。脑袋边上的沙发上坐下个人,凌远道:“你今天下午不是有手术么,别跟我这儿耗着了。”


李夫人轻轻叹气:“小凌。”


凌远睁开眼,一看是李夫人,马上要坐起来。李夫人嗔道:“坐起来干什么?再鼓了针。老实躺着。”


凌远尴尬:“阿姨……”


李夫人看他毫无血色的脸,张了张嘴,又什么都没说。凌远心里忐忑,以至于害怕,他不知道熏然的母亲要跟他说什么。他后悔自己不合时宜的脆弱,他痛骂自己:让你矫情!让你矫情!让你矫情!


李夫人悠悠道:“小凌穿的怎么这么少?”


 


这属于母亲的,软绵绵的唠叨和责怪。


 


“这天这个温度,你还穿个衬衣……盖着这么薄的西装有什么用?熏然也是这样,就是不加衣服。现在的年轻人,这样不听话。被冻着了能不胃疼么?”


 


胃溃疡是不能被冻出来的。但是母亲肯定不会听孩子解释,她固执地认为如果胃疼就是衣服穿少了,如同你感冒就是少吃了青菜,晚上失眠肯定是因为早上赖床,理所当然地蛮不讲理。


她恨不得把你身上的病痛一把抓走。


 


凌远抹了把脸,笑道:“唉,下次注意。”


李夫人起身,在凌院长的办公桌上找到一只保温杯:“这是你的吗?”


凌远应道:“是啊。”


李夫人拧开杯盖,里面是一些陈茶叶。她把陈茶叶倒了,用饮水机涮了两涮,再接了一杯热水:“这两天就别喝茶了,这么浓的茶,你茶瘾比然然他爸还大呢。”


凌远苦笑:“不是,是为了提神,有时候连着三台手术,没办法。我咖啡喝久了,不管用了。”


李夫人叹气:“医生是挺辛苦的……”


她把热水放到凌远身前的茶几上:“以后能少喝茶就少喝,多喝点热水。还有……要吃热的。来不及或者太累的话,就回家吃。”李夫人犹豫一下,伸手摸了摸凌远的脸。


“好孩子。”


凌远把胳膊放在眼睛上,笑着应了一声。


过了会儿,凌远平静下来,放下胳膊:“阿姨,那个……熏然在手机里给我起了个啥名?”


李夫人想起什么,略略一低头,没回答。


 


凌远第一次近距离观察李夫人。


李夫人年纪不小了,可是神态中还有一股少女的娇俏与柔软。她让凌远想起明衍先生。时光与岁月摧残了她们的容颜,但其实拿她们没有办法。她们是最坚毅优秀的女人,经得起任何磨难的砥砺。


李夫人身量娇小玲珑,李熏然这屯不下膘的体质是随她。还有那对洁净幽深的大眼睛,还是随她。


凌远有点嫉妒李熏然。


 


李熏然进办公室,听见李夫人在数落凌远:“办公室里得常备着点厚衣服,这西装真好看,可是没用啊,你看你冷吧?这不活该吗?”


李熏然道:“妈唉,你等他胃好了再骂他呗!”


李夫人道:“他这胃病没别的,就是冻的!还有你啊,你今天穿得也不够多。”


李熏然赶紧岔开话题:“我得下去抽血了,医生说了,情绪不能激动。是吧凌大夫。”


凌远还是坐了起来:“我这马上打完了,你等我陪你去?”


李熏然笑道:“用得着你陪?我先下去,你们接着聊。”说罢他迟疑一下,看着凌远想说什么。


凌远莫名:“熏然?”


李熏然烦躁耙头发:“没事,回家再说。”


 


李熏然排队交钱抽血一通忙活,再回来时凌远和李夫人聊得很愉快。凌远很会哄李夫人,哄得李夫人把李熏然小时候被鹅追着咬吓得哇哇哭都说出来了。


李熏然站在门外往里瞧,凌远看李夫人的眼神,只有孺慕之情。


他心里酸了一下。


怎么才能帮你呢。


怎么才能真的帮你呢。


他整理了一下表情,咳嗽一声,推开门不满道:“妈唉。”


 


凌远已经拔了针。李夫人给他按着,转头看李熏然。李熏然披着外套,按着自己胳膊:“哎哟哎哟,扎死我了。”他可怜道:“妈哟,扎了我三针。”


他是想跟李夫人撒个娇,没想到凌远勃然变色:“你说什么?”


李熏然吓一跳:“抽血,三管子扎我三针。”


凌远道:“不是负压采血瓶吗?”


李熏然一愣:“啊?”


 


那个倒霉催的采血的小护士似乎是个新手,第一针扎了李熏然三下,李熏然前后挨了五针。他还得安慰那个快哭了的小姑娘说自己没事。


凌远的脸色异常难看:“半年前就该换了的。”


他气得站起来,李夫人没抓住他,让他挣脱了手,手背上立刻一片血。李夫人气急,打他一下:“你这个孩子!坐下!”


凌远一愣,乖乖坐下。李夫人很生气:“你看看,毛手毛脚的,沉不住气!”


李熏然熟门熟路在凌远抽屉里翻出药棉:“妈你给他再按上。”


凌远讪讪的。


李夫人给他擦血按针孔,突然道:“孩子,不管什么事,你得想开点。”


凌远看她。


“什么事都别着急。明白吗?”


凌远默默点点头。


 


李熏然下午请假,不用回队上。李夫人很高兴,让他们晚上来家吃饭。先把李夫人送回家准备晚饭,李熏然开车回凌远那,他想洗个澡。


凌远胃疼被李夫人一顿数落,似乎真下去了。


李熏然进门就脱衣服洗澡,凌远坐在客厅无所事事。下午部里的会王副院长替他去了,他也请了病假,李睿作证他真撑不下去了,需要去丈母娘家吃顿晚饭。


凌院长当然不会是没事翻另一半手机的人,所以一直以来也忽视了李熏然手机里自己的名字。


难道真是小福瑞?


李夫人为啥是那个反应?


凌院长看着李熏然的手机,然后拿自己的手机拨通了小狮子的号码。


伴着李警官特色的青蛙呱呱叫铃声,凌院长终于明白李夫人为啥那个表情,六个字随着欢乐的铃声震撼闪烁——


 


“老房子刚起火”

评论

热度(39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