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大的丫头崔崔

狮子饲养手册 48

清和润夏:

48   东方之珠,我的爱人。


 


李熏然一到香港受到了热情接待。来接机的是一个举着纸牌子大眼睛大酒窝的爽朗青年,笑起来和李熏然一个路数,热忱的性格颇像香港的天气。


然后,李熏然没听懂他在说什么。


俩人尴尬地大眼瞪大眼,后面同行的警察取到行李陆陆续续都出来,看到纸牌子,又看李熏然,最后看李熏然对面的仁兄。得亏同行有个广东籍警察,充当翻译。这位大眼睛仁兄姓梁,香港的习惯叫梁sir。被抽调到临时办案组里很兴奋,练了好几天“煲冬瓜”,特地来机场秀一秀。


李警官看着梁sir失落的表情,默默地内疚了。


跟着梁sir离开机场,上了一辆小型巴士。开巴士的警察普通话倒是很溜,虽然有口音但不重。本来他该进去举牌子,梁sir踊跃地自己去了。


内地警察们大多数都穿多了,上了巴士开始换衣服,喝水。李熏然瞧梁sir眨着眼看自己,觉得亲切,这老大的眼珠子,这老宽的双眼皮儿,他天天洗脸都能见上一回。


梁sir和李警官一见如故,不知道怎么回事就亲近起来。俩人用李警官的半吊子粤语,梁sir的迷之普通话,还有他们一样不知道怎么形容的英文,交流地热火朝天。


一车的人看着他俩一起闭着眼张着嘴前后晃着大笑,一路就这么很有节奏感地哈哈到了警署。


 


凌院长第二天一直都心神不宁。也不想回家,空荡荡的。俩人平时挺忙的,也不都总一起在家里呆着。可是李熏然飞去香港,身边抽冷子空了,气味,声音,家中物品的使用痕迹这些能给凌院长安全感的东西全都一下子消失。


凌院长特地把李熏然的马克杯拿到办公室用。这是李熏然最喜欢的马克杯,上面是一只胖乎乎的卡通小狮子。凌院长攥着它的时候,心里安稳点。


他拿着手机修改手机屏幕。手机锁屏是李熏然在厨房偷吃的抓拍图,手机主屏幕是李熏然在阳光下仰着脸大笑的特写。凌院长喜欢看他笑,他笑一下,凌院长就是无畏的。


突然跳出来的短信:你说什么比粤语更难懂。


凌远回:?


李熏然回了个大笑的表情:粤式煲冬瓜!


凌远用马克杯接满热水,热热地捂着:到地方和同事好好相处。


李熏然回了个V。


过了一会李熏然又发来一条短信:老凌,我难得来一趟香港,有没有什么想让我带的?


凌院长刚好手头有点事。他把手机揣起来,心想,等会儿再回他吧,反正也不着急。


 


他在起草关于首诊医生问责制的方案,这一出他得罪的人更多。他认为自己是对的,所以不会在乎。凌欢跑上来:“哥,李主任昏过去了。”


凌院长一愣:“昏过去了?”


凌欢叹气:“李主任在门诊大厅发了疯一样拽着每一个人问他们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根本拉不住。发完疯直接就倒地上了。”


“他怎么样?”


“没事,就是激动过度导致大脑暂时性缺氧。好几个男大夫把他架回值班休息室躺着了。哥,现在医院传得沸沸扬扬的,许楠那件事……”


凌院长敲方案,绷着嘴,没说话。


“我待会儿去看看他。”


 


李睿躺在值班室床上,蜷缩着,落魄又可怜,被扔在那里似的。凌远轻轻走进去,拉了个圆凳坐下。


李睿胳膊抱着头,拒绝和凌远交谈。


凌远就那么看着他。李睿背对着他,肩膀有轻微的颤动。


他在哭。


凌远沉默,他也实在不知道说什么。李睿抹了把脸,还是背对着他,闷声闷气道:“这算不算我害了许楠。”


凌远动了动嘴唇。


“其实我也疑惑。找到我父亲的时候,我问过我自己,为什么正义需要用这种方式。”


“许楠……”


李睿蜷缩得更紧了一些:“院长,我打算辞职。”


“辞职?”


“我打算带着许楠离开这里。”


“离开这里,然后呢?”


李睿没说话。


凌远道:“辞职不辞职,你还是要慎重。最近你也挺累的,先睡会吧。”


他不是很擅长安慰人,所以只是握了握李睿的肩。


 


整个附院都在传“妇产科主任办了普外科主任老婆”的段子,病人家属无聊,传一次润色一次,传来传去妇产科的病人开始抵制妇产科男医生,大有揭竿而起的架势。因为反正的确无聊。


秦少白骂:“妇产科主任是我!我干什么了我?啊?都说说明白,我干什么了?”


上次殴打王渊的那个男人是闹腾得最厉害的:“我就说妇产科有男医生就是流氓!你们说说看,你们愿意自己老婆打开腿让别人看吗?老子打爆他的卵蛋!”


妇产科几个老资历的男大夫吓懵了,有几个产妇家属真要上前打他们。秦少白站在他们前面护着:“你们想干嘛?还要打人吗?你,就是你,你老婆难产死去活来孩子差点没保住,谁救下来的?你儿子出生了想起来给你老婆开刀的是男医生了?”


凌远捏了捏鼻梁。


 


薄靳言坐在办公室里,手指撑着头。简瑶小心翼翼地保持安静,降低自己的存在感。薄靳言面无表情,突然问了一句:“李熏然到香港了么?”


简瑶赶紧回答:“到了,昨天晚上就到了。”


薄靳言回归沉默。


当他保持沉默的时候,简瑶觉得他像一颗星球。在宇宙里按照精密的轨道冷漠地运行。遥不可及,拒人千里。


“我不关心解决问题的途径,我关心问题的最终结果。”薄靳言道:“结果,很重要。”


简瑶习惯了他的莫名其妙:“是的,重要。”


李熏然……已经到了香港。接下来……就是他自己了。


“薄教授,为什么咱们不跟着大队一起走?咱们什么时候动身?”


薄靳言转头看简瑶。他目不转睛地看着她:“对我笑一笑,好不好?”


简瑶呆呆地:“啊?”


薄靳言道:“笑一笑。”


简瑶努力没心没肺地笑了一个。


“傻。”


 


他看见他了。


从他一下飞机就看见他了。


拖着箱子,和那个接机的警察聊天,干瞪眼,上巴士。


他好奇他。


要如何研究呢。


解剖?手术刀切割他的皮肤,脂肪层,肌肉。


不好。


把他做成漂亮的标本?


还是不好。


这样好的玩具,可惜只有一个……不,还有一个。


他低声笑起来。


 


梁sir一大早来到警署给内地警察安排的公寓,打算叫醒李熏然带他去吃鱼蛋粉。他敲了半天门,李熏然的屋子一点反应都没有。出去了?打他手机,屋子里竟然传出手机铃声。梁sir一惊,抬腿咣当踹开木门,李熏然所有的东西都在屋子里摆得整整齐齐,钱包,手机,证件,行李箱。屋子里,没有人。


梁sir头皮一炸。


 


与此同时,公寓的垃圾运送车缓缓离开。开车的男子戴着棒球帽墨镜,面带温和的微笑。


 


欢迎来到……香港。





评论

热度(28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