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大的丫头崔崔

【楼诚衍生】【凌熏】且将荏苒换深情

照照的坑可以媲美月球表面:

Chapter 8


"我知道,熏然,你忍一忍好不好,很快就会好的",凌远有些哽咽,眼眶里有隐隐的泪水,更多的,是大片大片的温柔。


"凌远...哥哥...你...你是医生...对...对不对...是你救了...救了我...对不对"熏然一字一句说得费力,每一次呼吸胸口都疼得像是刀割,更何况断断续续说了许多。


"是,我是医生,是我救了你",凌远伸手去擦熏然额上疼出的冷汗,汗滴冰凉可额头却是滚烫,"你腹部的伤口很深流了很多血,断了好多根肋骨,其中几根还伤到了肺,我花了好大的力气才把你抢回来,你答应我要好好的,好不好?"


熏然看着凌远的眼睛,觉得似乎和以前不一样了,从前那里总是明净得能映出全部的自己,可如今他却发现那里除了自己,还有好多好多的患得患失。


熏然想安慰他,可他的身体没有一丝力气,他想答应他说自己一定会好起来,可开口间便只剩下被一波又一波疼痛折磨下的呻吟。


"熏然我们不说话了,不说了。你烧了好些天了到现在还没退烧,腹部的伤口和肋骨没什么大碍,可是肺伤得厉害。我知道你疼,你闭上眼睛尽量睡一会儿好不好,我不想给你打止痛药,那东西不好",凌远深知熏然承受着伴随着每一次呼吸而来的剧痛,他更知道熏然原本是多么怕疼的孩子,可他找不出哪怕一种有效的止痛办法,他能救熏然的命,却不能替他疼。


熏然喘了几口想攒些力气,却都被疼痛瞬间夺走,他只能说出一个"好"字,然后便又只剩下呻吟。


熏然从小怕疼,连打针都要哭上半天。后来他念了警校,大大小小伤痛不断,他学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忍,再疼也要忍。


可他这一次不想忍了,因为那是凌远哥哥啊,是会哄着自己宝贝着自己的凌远哥哥啊。


熏然皱着眉头,唇边破碎的呻吟像一把把带着无数个棱的刀子,戳得凌远也像快要死掉了一样。他想抱抱熏然,但他只能握住他的手。


"熏然你相信我,一会儿就不疼了,很快就不疼了",凌远一遍遍说着,不是说给熏然,却是说给自己,尽管他自己都不相信,可除此以外再无他法,他强忍着眼泪,不想让熏然看见他早已湿润的眼角。


熏然知道此刻凌远一定比自己还难受,他一向最是心疼自己。熏然觉得自己有些任性,可他不知怎么,在父母面前都能咬着牙死死坚持不让他们担心的自己,在凌远面前却是所有的坚强都溃不成军。


可熏然终究是不忍看凌远心痛,他咬着下唇,强压下又一次涌到唇边的呻吟声,他知道他说自己不疼凌远绝对不会相信。熏然闭上眼睛缓了好一会儿,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勾了勾自己的指尖,他一字一断,费力地说着"凌...凌远哥哥...熏然...有点...困...困了...我要...我要睡...一...一会儿...你...你别走"。


"我不走我不走,我一直在这儿"凌远连目光都不肯离开熏然,又怎么舍得走。


护士小姐悄声走了过来提醒凌远血袋快要输尽了,是时候换另外一种药了。凌远点头说好,却没有一丝离开位置的意思。护士心里明白,把盛着药的托盘放好就转身离开,对于这个病人的一切,凌院长都定是不肯假手他人的。


凌远拔了输血的针头,用洁白的棉花仔仔细细地按好,熏然流了这么多血,如今哪怕只是一滴凌远也仔细得不得了。


熏然胸口的疼痛刚刚还一下下痛得尖锐又清晰,这一会儿又痛得直让人发昏。他顾不得凌远一旁的动作,只想赶快睡过去摆脱这让人发疯的疼痛。


凌远不愿给熏然打止疼药,却也明白若痛感过于剧烈,会抑制病人的自发呼吸,若再一次引发并发症,熏然可能再撑不过去,便不得不在护士端过来的药中又加了镇痛的曲马多液。


熏然本就虚弱,又有了镇痛剂的疗效,慢慢地睡了过去。凌远看着他安安静静的睡颜说不出几分感动几分心安。


药液一滴滴流进身体里,睡着的熏然也渐渐退了烧。可那液体似乎太过于冰凉,凌远只觉得熏然打着点滴的没有丝毫温度。


护士看着凌院长走出了重症监护室,还未等她想出院长去了哪里,凌远已经拿了什么又急匆匆地赶了回来。


凌远抬起熏然的手,把热水袋在下面放好。他突然觉得自己也有点累了,他不知道现在已经是什么时候也不想去管,他只想就伏在熏然的床边,好好陪他睡一会儿,就像小时候那样。


-------------------------------------------------------


感觉有点崩了.............


先发糖缓一缓,双十一过了自然是要开启虐狗模式~~~~~~~


知道大家想要什么,甜的虐的后面都会有的~~~~~~


每次点梗并没有很多人一起玩耍就等人再多些的时候再玩吧~~~~


【且将】纯属心血来潮开的坑,故事框架并不很完整会随时变动,所以有什么想看的想要的,无论细节或是大概都毫不犹豫地砸过来好啦~~~~


求建议求评论哈~~~~

评论

热度(221)

  1. 伟大的丫头崔崔照照 转载了此文字
  2. Nlzt照照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