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大的丫头崔崔

【亲爱的左凌右李】

是花花啊:

听说星期六跟虐熏然更配哦~ 乀(ˉεˉ乀)


---------------


第5更  你知道我有多害怕


李熏然刚睁开眼睛就看到自己脸上的氧气罩,呼吸有些费力,闭上眼缓了一会儿复又睁开,才逐渐看清了眼前的事物,便喊了句“凌远”


正站在床边观察药瓶的滴速,听到微弱的声音叫自己,马上凑过去,"我在呢,醒了就好...别说话先好好休息" 


李熏然想伸手摸摸肚子,稍微移动肩膀,却因拉扯到背部引得一阵疼,难受地皱起了眉毛,看着凌远一脸的担忧,终于想起了晕倒前的情景...


凌远紧张询问着“怎么啦...别乱动,已经让杨医生替你检查过了,小凌没事儿,只是你肩膀软组织挫伤,修养一段时间就会好的”


听到孩子没事,熏然舒了口气,缓缓收了收下巴,才闭上眼睡去。


凌远轻轻抓起他的手,用双手合住,宝贝的一吻。还好,他的熏然没事,但想起那惊险的一幕,心里的疑虑就忍不住地滋生开来...


等到熏然睡得沉了,凌远拿才起电话走到了门外。


“爸,还没睡呢...熏然没事了,这边我一直守着,您和妈都放心”又继续说道“是这样的,今天伤了熏然后从医院跑出去的人抓住了吗...我心里有些疑惑,想请教一下薄靳言教授,您能告诉我他的电话吗...”


............................



简瑶第二天中午才听说了熏然的事,便急着跑到医院来,一走进病房就看到床上的人半躺半坐着,脸色还有些泛白,走近问道“熏然,我听靳言说你昨天被变态砸伤了,都快吓死我了,你伤到哪儿了?究竟怎么回事儿...”听到简瑶一口气自顾自地说了一堆,根本没注意到刚从洗浴间走出来的凌远。


“变态?”


“薄靳言怎么知道的啊?”


听到两个声音同时响起,简瑶这才发现屋里还有一个人,又有些埋怨地说:“出了这么大的事儿,你们也不通知我,要不是今天李叔打给靳言问起他关于异常犯罪心理的分析,我还被蒙在鼓里。”


昨晚凌远冷静下来,把整件事连起来想了一遍,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儿,给熏然爸爸打电话就是想告知自己心中的隐忧,更重要的是想证实一下自己的猜测,否则他始终不放心。


李局长听凌远的一番话后,也觉得是有必要弄清楚,就算不是关系到自己儿子和孙子的安全,也是作为市公安局局长的职责所在,了解薄靳言的为人所以让凌远别着急,自己明天会亲自联络他。


抛开李熏然救了简瑶的关系不说,在鲜花食人魔事件中,薄靳言也对李熏然当时超乎常人的毅志力感到钦佩,而且这样的心理犯罪事件对他来说简直就是小儿科,听完整个事件始末后当下就有了论断。


这显然是思想道德上受过某种刺激后,心理变态的初级行为犯罪,也可以说是精神失常导致的行为极端失控。


听了薄靳言的分析,李局长立刻就安排昨天在事发现场收集指纹的警员,立刻在指纹库里比对核查,才有了些线索。


简瑶看凌远眼神里对自己投来的疑问,继续说道“李叔没有告诉你吗,根据靳言的分析和提示,已经通过指纹比得出些线索,资料显示姓名叫杨恒,原来他曾经在小学、初中都有过被霸凌的经历,本来挺让人同情的,可是那些欺负他的人,在后来都遭到了极端的报复,最严重的还落下了终生残疾,当时他未成年,关进少改接受了半个月的教育和人格调整”简瑶条理清楚的说着。


凌远这才摸出口袋里的电话一看,果然有两个未接,都是李局长打来的,为了不打扰熏然休息,就把手机调整到静音状态。


“太可怕了,这次真幸亏我多了个心眼儿”说完又神色凝重的看向床上的人,熏然背部受到的撞击倒是相对不碍事,只是外力重创下间接的刺激到了本就有些旧疾的心肺,所以那天才会突发性的休克,索性就在医院出的事,抢救及时,凌远心里一阵阵后怕。


 


李熏然听完后反而冷静地看向简瑶,眼神滞了滞:“薄靳言还说什么了吗?”


“有,靳言让我转告你,近段时间你们俩都不要单独行动,犯罪者心理可能已经有了锁定项的扭曲,在警方抓到人之前,你最好就回家休养,以防杨恒还会到医院来实施什么针对性的报复。”


其实就算简瑶不提,凌远也是如此打算的,之前太掉以轻心了,谁也没想到一起医闹事件,会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


“简瑶,帮我谢谢靳言,你也别太担心我,看,现在不还好好的吗。”


凌远听了心里却堵得慌:“什么好好的,那天幸亏是在医院,如果抢救没有及时,你很有可能因为心肺遭到的撞击导致持续性休克!”


说完之后才发现自己语气里有些责备,赶忙换了语气道“熏然,答应我以后,要是再遇到类似的事情,不能脑袋一热就冲动行事,你知不知道昨天我有多害怕...” 


冲动?看到了凌远有危险,就在片刻之间,哪里有时间冷下脑子,不知道是不是全都化作了可怕的本能,当自己反应过来时,身体居然已经挡在了凌远面前,根本由不得他多想。


熏然拉过凌远的手,忽地眼眶一红:“那所以,你应该也知道,我又有多害怕...”


 


一句话,就让凌远心里仅有的一点责备也消逝。


没错,这一路经历了那么多,你有多少害怕,我就有多少恐惧,我怎么能去责怪你和我一样,没有血脉牵连的身心,却似找到了彼此的残垣,紧紧相依。


坐上床沿,把人轻轻地揽在了怀里,轻轻拍着他的肩膀“好,凌远是笨蛋...”


简瑶一时间觉得自己有些多余...无奈的看着两人温馨的气氛,心里有感动,可就是有点儿,想她的靳言了。


 ...........................


 


李熏然在身体恢复得还算平稳的情况下,很快就出了院,回到家修养了一个多月,杨医生会定期到家里来帮他注射所需的孕激素,和检查胎儿的情况。


经过上次的事件,大家都更加谨慎小心,特别是凌远,要是上班不在家,每天固定三个电话,每一通都要唠叨个半小时,然后让熏然把电话给李妈妈,叮嘱了又叮嘱千万不能让他一个人在家,要是有需要出门,随时联系他,会尽快请假回来。


要是在家,也不会让熏然离开他的视线半步,就连上厕所也跟着,不是在门外守着,就是干脆跟进去看着他解....对于这一点,李熏然开始觉得有些哭笑不得,后来次数多了就忍无可忍,已经到令他发指的地步。


现在,就又为这事儿在跟凌远发脾气。


“姓凌的你给我听着,我不是小孩子,我只是怀了个孩子,上厕所你都要看着,看犯人呢!我跟你说,你已经严重影响了我的正常大小便...”


凌远站在卧室门外,蔫儿蔫儿的看着盘着腿坐床上的小祖宗对自己埋怨着,心里虽有憋屈,却不敢吭声反抗。


李熏然却骂得急了,忽然引来小腹一阵疼,上半身不由得向后倒去,一只手下意识的撑在后面,一只手放在肚子上,脸色煞白。


凌远看了吓得赶紧跑过去一把扶住他,再把脚慢慢打直。


“诶怎么了..你骂我就骂我别动气啊,哪儿不舒服?” ,怀里的人却没力气回应他,只是闭着眼难受着。


听到动静的李妈妈也走了进来,帮着凌远一起把人扶着靠在枕头上,着急的看着凌远说:“怎么了这是,刚刚还听到他声音洪亮的,怎么一下这样啦?”


凌远用手触了触熏然的肚子,又把头凑上去听了听,有些慌张的握住他的手,“没事儿,妈你看着他,我去打电话让杨医生马上过来”


跑到客厅拿起手机又走进来,“喂杨医生,我是凌远,熏然刚刚情绪有些波动,我看不太对劲儿,你现在赶到我家来好吗...你路上也注意安全”


说完就回到熏然身边,看他好像是缓过了一阵,但仍皱着眉头,刚刚肚子里面动静确实有些大,跟胎动不太一样,有一股力一直顶在胃上,疼得他直咬牙。


“哎肚子... 不是,又好像是胃疼... ”


凌远听到熏然断断续续的话,声音虚浮着,心里的焦急又加倍地扩散


“是这儿吗,还是这儿?”凌远用手轻轻触着他腹部的两个位置,问道。


见怀里的人吃力地点了点头,心里便有了初步的推断。


一定是刚刚熏然跟自己置气引起的,胃是受大脑中枢神经控制的,情绪波动太大的话,会引发大脑皮层不断重复对胃的刺激,加上现在熏然已经有孕3个多月了,胎儿的手脚已经开始发育,孕体环境的变化,自然也会连带着胎儿做出反应,估计这会儿两头的症状相加,正是最难受的时候。


果然,李熏然又被疼得卷起了腿,手按着胃底部,这次实在难忍地叫出了声,一转眼的功夫就觉得恶心起来,捂着嘴哇了几声。


李母看了转身出去,走到厨房去倒水。


凌远帮他抚着胸口顺气,“想吐就吐出来,熏然”


“凌远...我....我想去卫生间...” 


“好...”


----------------


肩膀真的快散架了,但我觉得痛并快乐着...└(^o^)┘后妈们快来


但这一章其实虐里还是透着甜,后面的糖会逐渐减量


...不想让熏然下床,别拦我...(一边掐着自己的脖子“能不能别再剧透啦...”)

评论

热度(71)

  1. 伟大的丫头崔崔是花花啊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