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大的丫头崔崔

狮子饲养手册 33

清和润夏:

33   别怕,别怕。


 


凌远半夜被手机惊醒,很熟练地坐起来闭着眼接听:“喂……”


凌欢在那边焦急:“哥,咱爸心脏病犯了,现在抢救呢!”


凌远霎时清醒:“爸在咱医院?”


“是啊哥,大哥在外地正在往回赶。我和妈没主意了,你快来……”


旁边的李熏然也醒了,迷茫地看着他。凌远关了手机从床上跳起来,起猛了眼前一黑。李熏然爬着去扶他,凌远眼神愣愣的:“我爸……心脏病犯了,在医院呢。”


李熏然跪坐在床上:“啊?那赶紧走吧。”他两下爬回床的另一边,伸着两条腿找地上的拖鞋。


“你别动,赶紧进被窝。我先去看看,……你别感冒了。”


李熏然终于试探到拖鞋,套在脚上满地找外衣:“不行我得陪你去。”


凌远忽然伸手抱住他:“没事,没事,我能处理,我先去,我妈我妹妹,她们现在六神无主,她们……”


她们并不认识你。


李熏然黑白分明的眼睛微微一动。凌远感觉他沉默了一下,却不敢看他的表情。凌远听见李熏然笑了一声:“嗳,你先去看看,但是你开车慢一点。”


凌远吻李熏然的耳垂:“对不起,对不起,我家乱七八糟的……我会和你坦白的。”


“嗯。”


 


凌远慌慌张张地跑到医院,凌欢扶着凌夫人站在病房门口,凌夫人哭得喘不上气。凌远上去扶她:“妈,妈您别哭。”


凌夫人着急:“你去看看你爸爸,他到底怎么样?你们医院最好的医生一定要叫来,你听见没有?”


凌远道:“我这就去,我已经打电话给二院的韩教授了,他马上就到。”


凌夫人不再说话,只是默默流泪。


凌欢忧郁地看看凌远,又看看凌夫人。


 


韩教授来得很及时,主要还是因为和凌远私交不错,大半夜顶着冷风往附院跑。几个专家给凌教授会诊,意见是,尽快做急诊搭桥手术。


凌远看凌夫人还站在病房门口,暗自叹了口气。


“妈,几位专家担心爸爸的心肌,建议尽快做急诊搭桥手术。”


凌夫人哭得哆嗦:“不行,急诊搭桥手术太危险了!”


凌远抿了一下嘴:“这个手术风险是大。但是……这是目前最适合的方式。更何况,咱们医院做这个手术的成功率特别高,您看这个统计……”


“你别跟我说统计!”凌夫人就烦凌远的这个声调。统计,数字,凌夫人有点怀疑凌远不论看什么人都是一组组数字:“你爸这么大年纪,又是糖尿病又是高血压,万一,万一……”


凌远吞咽一下:“别哭,别哭,妈,爸爸现在的情况已经不能再拖了。”


凌夫人断然拒绝:“不行,就算要做,等小岳回来!”


小岳。


凌夫人永远叫小岳小欢,却正正经经地叫他凌远,非常严格地区分着亲疏关系。凌远神情闪烁一下,依旧温着声音:“大哥回来起码得二十个小时,妈你去我办公室躺会?”


凌夫人实在站不住,凌欢扶着她往外走。凌夫人一步三回头地看着陷入昏迷的凌教授,忽然停下:“你知道你爸为什么昏迷吗?”


凌远看着凌夫人。


“你爸担心你的胃,问人讨了几个药膳方子,大晚上的不睡觉试着熬,结果就倒了!”


 


都是你!


都是你!


 


凌远没有表情,凌欢跺脚:“妈,咱去院长办公室躺会儿,来来来慢点……”


凌远捏捏鼻梁。


半夜爬起来,忙了一早上没吃东西,胃的确疼起来。他捂着胃,在心里长长一叹。


 


手术最终还是决定要做。凌远和凌欢洗手换衣,进手术室看着。凌远不说话,默默地听着陈主任的医疗方案。凌欢看着苍老的父亲萎顿在床上,身上插着管子,一群人在他身上切切割割,惊得直往后退。凌远伸手揽住她,凌欢惊慌地抓着哥哥的衣角。


原来病人家属的心情如此颤栗。


 


凌欢是经验丰富的护士,在手术室干了许多年。多惨烈的病人多复杂的手术她都见过,可是她从来没这种感觉……陈主任冷硬的语调指挥着医生护士们“开始体外循环”,仿佛是宣读什么判决书。凌欢腿软,只能靠在凌远身上。


凌远揽着妹妹,始终沉默。


 


手术持续很久,凌远像军人一样直挺挺地站着。陈主任冲他点点头,他才发现腿麻了,竟然动弹不得。凌欢手脚发凉,踉跄着跟着推床往外走。


凌教授仰面躺在床上,没有生气,没有意识。


凌教授给他煲汤。


凌远知道自己现在不应该高兴,可他还是挺高兴。他觉得也许自己真不正常,他只好绷着脸,什么表情都没有。


 


凌夫人醒了,凌欢搀着她,站在ICU外面。三个人都包得严实,口罩上面两只眼睛。凌夫人受到了惊吓,凌远柔声道:“前一次做的支架不成功,有点影响这次的手术。现在的风险是担心术后低心排。不出意外的话,爸爸中午就能醒了。”


凌夫人气道:“你现在是医生还是病人家属?”


凌远沉默,绷直肩背站着。


凌夫人道:“你这医生的冷静腔调能不能别用在亲人身上?他是谁,他是你爸爸!”


凌远还是低着头沉默。


凌夫人还要再说话,凌岳终于赶到:“妈!”


凌夫人转头看见凌岳,眼泪一下子流出来:“小岳你可回来了!”


凌岳抱着凌夫人安慰她:“妈,别哭,我刚去见陈主任了,说抢救及时,手术挺成功的,爸爸很快就能醒了。您别担心。”


凌夫人终于找着依靠,急得直哭:“小岳你不知道,我和你妹发现你爸倒在厨房里,我们,我们……”


凌岳笑道:“没事了,没事了,都过来了,陈主任说啦,手术成功呢,是不是小远?”


凌远一愣:“……嗯。”


“我在这儿陪着爸,妈您和小欢先回去吧。折腾一天了,去歇歇。”


凌夫人反对:“我不走!我看着你爸!”


凌欢也道:“我也不走。”


凌岳凌欢环着凌夫人,三个人抱在一起,渐渐把凌远挤出去。凌远默默站着。


“大哥,我让他们……给妈拿把舒服点的椅子过来。”


凌岳点点头。


凌远平静地走开。


 


走到走廊拐角,忽然看见心尖上的人,抱着个保温桶,冲着自己笑得阳光明媚。


老天对自己不算太坏。


“熏然。”


 


李熏然笑道:“我们警队今天食堂熬骨头汤。我跟你讲我们食堂咸菜淡炒菜咸,但是熬骨头汤是一绝。你今天早上中午什么都没吃,胃肯定疼了。”


凌远勉强笑笑:“……我就不想让你看见,你……看见了吧。”


李熏然抱着保温桶,只是笑。


凌远长叹:“来。”


 


李熏然跟着凌远到他办公室,两个人坐在沙发上。凌远看着保温桶,忽然很舍不得打开。他把保温桶放在膝盖上,双手搂着。李熏然道:“快点喝吧。”


凌远抿嘴笑了一下:“我不是凌教授亲生的。”


李熏然瞪着大眼睛认真地看着他。


“我刚出生的时候,检查出来肠胃发育不全。那时候医疗条件太差,我会是个累赘。所以我生父就跑了。我妈……受不了打击,精神上出了点问题。”凌远吐口气:“后来她得了肝病。很严重,治不了。那时候她已经不认我了,疯疯癫癫哭哭笑笑的。其实那可能也算另一种幸福吧。”


李熏然专注地看着凌远,然后笑起来。


“你能跟我说这些,我很高兴。”他想摸摸凌远的脸,又意识到这是在凌远的办公室,也许随时会有人进来。


“把汤喝了吧。我下午还得回队上。”


凌远打开保温桶,很小心地把汤喝了。


 


李熏然兴高采烈地讲起薄教授:“他跟个仙儿似的,总觉得他说话很有意思,总是一针见血噎得人说不出话来,可是又生不了他的气。”


“他破案了?”


“薄教授主要是能提供一些更开阔的思路。他的一些想法确实很了不起。但是他给我的感觉……很奇怪。”


“怎么奇怪?”


“虽然他看上去一直很冷静,但不知道为什么似乎在被什么东西追逐一样。”


“嗯。”


“我们最近遇到个难题,在找一把无名的枪。”


“……熏然。”


“上头担心这把枪会造成恐慌,已经死了两个人了。”


“熏然。”


“就是不知道使用它的人……”


“熏然,你生气了。”


李熏然被凌远打断,小狮子睁着黑黑的葡萄眼发呆……凌远挪过去,抱住他。


“……你不怕有人进来啊。”


“不管。”


“嗯。”


“熏然,对不起,还有……谢谢。”



评论

热度(3809)